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半夜箔歌-第二百一十一章 叛徒看書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小說推薦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天才练习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莫忘初的话让洛惊茶拧起眉,莫忘初看着她说:“你知道那次因为我错算了什么才让你落到冯怡君的手里吗。”
“什么?”
虽然之前的那件事让洛惊茶觉得有点膈应不太想回应他,但既然现在莫忘初决定开诚布公,她没理由再去逃避。
莫忘初自然是清楚她的想法,没多说什么,只是从口袋拿出一枚戒指放到她面前,问:“你知道这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洛惊茶左右看了看他手里泛着青色光泽的戒指,撇嘴道:“不清楚,但长的这么丑总归不可能是求婚戒指吧。”
莫忘初闻言浅笑,“原来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我了吗?”
“……”
洛惊茶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说正事!”
莫忘初笑了笑,也不再逗她,解释道:“这种用青金石作为镶嵌宝石的戒指在我们族群中被称作日光戒,因为巫师在上面施过特定的咒,所以带上它的吸血鬼可以免疫血族的诅咒,能够和正常人一样站在阳光下而不被日光灼伤。”
莫忘初说完,洛惊茶将他手中拿着的戒指拿了下来端详了一阵,道:“也就是说,拥有这个戒指的吸血鬼就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隐藏在人群中根本看不出来区别。”
“是。”莫忘初肯定她的说法。
洛惊茶说:“既然日光戒有这种效用,那这东西应该是所有吸血鬼梦寐以求的东西,而且应该数量稀少吧。”
洛惊茶说到这里,就像是恍然想到什么似的,她抬头看着莫忘初道:“难不成……”
绝爱:哥,别爱我 若雪飞扬
她的话只说了一半,但莫忘初却已然领悟她的意思,点点道:“日光戒的数量不仅稀少,而且极其有限,一方面是因为青金石的产量,二是目前仅存的巫师中能够施展这种咒语的根本十不存一,这两百年里,仅剩的日光戒本应该一直都握在我的手里。”
“本应该?什么意思?”洛惊茶拉直唇线,“你是说有人从你那里偷走了日光戒?”
“从我这偷?”莫忘初语气中带了丝轻蔑。
烟火红尘 空谷幽兰
他眸底划过一丝冷光,“没人能从我这偷走任何东西,除非是我自愿给,是有人重新制造出了新的日光戒。”
“在井彦廷杀死冯怡君并嫁祸给你的时候洪章正约我谈判,他当时被我扔在阳光下,我本以为他早已化作一捧尘灰,但那天晚上他却带着日光戒重新出现,这才导致我失手让你陷入险境。”
原来是这样。
洛惊茶闻言笑了一声,但笑声里却没多少笑意,“你刚不还在说制造日光戒的条件苛刻吗,这么容易就被人制造出来,也太儿戏了吧?”
对于洛惊茶的讽刺莫忘初并未作何反驳,他眯起眼道:“确实是我太大意,居然没有发现Z国还隐藏着这么一位人物,卧薪尝胆上百年,暗中制造几十枚日光戒,再一步一步引我入局,借此折损我的力量,还真是沉得住气。”
“几十枚日光戒?”
听到这一句洛惊茶终于有些坐不住了,问莫忘初:“那你现在有几枚?”
“加上莫起手上那枚,一共五枚。”莫忘初对她说了实话。
“几十枚……五枚……”洛惊茶假笑两声,“莫总不是我说,您也是有皇族血统的人,手里就拿着五枚日光戒,不嫌寒碜吗?”
莫忘初瞥了她一眼,“你以为青金石为什么那么稀有?”
莫忘初的眼神让洛惊茶沉默下来,这个眼神她很熟悉,那是被称作有钱人的眼神。
果然,莫忘初道:“目前世界上能够挖掘出青金石的矿区都在我莫氏名下,而且一旦出现新的产地或者货源不过三分钟便会立刻打上莫氏的公章,我若是想制造日光戒,想要多少我都能立刻拥有。”
洛惊茶有些不明白,既然日光戒对吸血鬼有那么大的吸引力,那莫忘初为什么不利用日光戒来维护血族秩序呢,反倒是被别人钻了空子。
洛惊茶道:“你在R国就是因为这几十枚日光戒才那么久没回来吧?“
“可以这么说。”莫忘初垂下眼帘道。
洛惊茶想,这估计真是一场血战了。
了解完之后的一些事情,洛惊茶理了一下思绪道:“也就是说,一切事情的开端都是从你我结成血契开始的,想要找出这个神秘人恐怕还得从洪章查起。”
“只不过,虽然洪章是从神秘人那里获得的日光戒,但我总觉得他俩一开始应该并不是一伙的,如果洪章跟神秘人是一伙的,那血契的来源最有可能是这个神秘人,然而以神秘人的脑子应该不至于会让洪章来和你签订血契。”
莫忘初点头,“继续说。”
“那很明显血契不可能出自神秘人之手,按你所说,神秘人应该是一个蛰伏了很久摸不清实力的吸血鬼,以他手里握着的底牌,如果他真有血之契约,他不可能忍到现在,他应该早就对你动手了才对。”
洛惊茶说完在屋子里盘旋了两圈接着道:“那为什么神秘人会知道这件事还跟洪章搭上了线呢?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便是洪章在被你打伤之后主动去找的神秘人,告诉了他这件事。但我觉得神秘人当时是在蛰伏状态不可能随意暴露自己,洪章或许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把这件事告诉他。”
万古一梦
“你说的没错。”莫忘初点头,沉下脸色说:“既然第一不可能,那第二呢?”
“第二……”洛惊茶看了眼他的脸色,语气里略带一丝小心说:“第二我想你已经想到了吧。”
“你说。”莫忘初还是坚持让她说出来。
洛惊茶被他盯着,没办法,只得道:“第二就是神秘人是主动找的洪章,那个时候找洪章除了询问血契的事不可能还有其他,也就是说,神秘人是从其他渠道得到的消息,简单来说,你身边可能有叛徒,在井彦廷出现之前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有可能是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