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九章 白嫖是雙向的 (6800)相伴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虽然汤缘听上去像是汤圆,但汤圆毕竟不是汤缘,所以在汤缘的照顾下,苏昼的躯体变得和汤圆一样,显然是一件不太正常的事情。
“和我没关系啊!”
对于苏昼归来后惊愕的暴论,汤缘直接进行一个否定:“部长你肉体食欲好和我可没什么关系,它非要贪嘴吃东西,我可管不住!”
苏昼:“是吗?我不信。”
虽然模仿了一下黄昏的语气,但这只是一个玩笑。
在笑声中,苏昼回到了自己的躯体。
而在归来的一瞬间,苏昼就感应到了,有一股沛莫能当,仿佛比头顶整个星海都要浩瀚庞大的力量正迎接着自己,并毫无任何阻碍地融为一体。
那正是他躯体中蕴含的力量——远比他在埃安世界塑造的躯体要强大,哪怕是他在那个世界领悟了灵之道也是如此。
“这比我原先的灵力储备高了十几倍诶!”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仔细检查这具身体中蕴含的磅礴能量,苏昼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其实就相当于我的躯体单独静修了两年。”
青年的进阶速度,一向比他灵力修持的速度要快许多,除却觉醒至超凡这一阶段他修满了意外,之后的每一个大阶段,都是他境界先突破了,肉体的理论上限没有。
就算是再怎么天赋奇才,也不可能说五年时间连破境界的同时,还把基础属性全部都堆满吧?多元宇宙无限广大,或许有这种人,但是苏昼的机遇没有点在这方面。
所以,在苏昼的灵魂单独前往异世界破境的同时,他的肉体反而相当于不停地吞服天才地宝(异星战舰和各种黄昏强者),不停的静修(胡吃海喝后的消化),几乎抵达了这句肉体当前境界的极限!
别说战舰不是天才地宝,一艘战舰中蕴含的材料合金,还有核心引擎中蕴含的灵能,用来锻造法宝都能锻造一打,吃起来口感嘎嘣脆,富有各种修行者所需的超凡元素。
而现在,苏昼倘若再以自己对灵力的感悟,再次提升的境界,对这个躯体进行改造……很难想象最终的结果会多么强大。
“让我看看,我的躯体在这两年中发生了什么。”
低声自语,苏昼开始检查自己肉体的情况。
黄昏世界群的时间流,即便是雅拉也不能随意干涉,这还是因为黄昏不管事的原因,故而时间比和地球封印宇宙是近乎一比零点八,加上虚空中往返的漫长时光,差不多就是一样了。
而两年时间的吞噬和自我发育,就造就了裁决死星这一形态。
裁决死星形态,乃是以神木战舰形态为根基,进而自发升华蜕变而成,它是苏昼躯体忠实履行革新之道,不断自我增殖,变异,祛除恶性BUG,只保留良性优化的终极形态。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它最终变成了一个球,但是考虑到自己的真身也无非就是一颗开了裂缝的蛋,这样想一想倒也不是特别难接受。
“……但这个质量变得太大了啊,以后我就很难以完全的真身本体进入大气层内执行任务了。”
感应着如今自己恐怕比珠穆山脉几座山加起来都大的质量,苏昼不禁叹了口气。
作为以性之道进阶的仙神,他的肉体质量并不需要特别大,只需要真身有足够的力量去摧毁大体积目标就行——能摧毁恒星的天帝也不一定非要和星球那么大,实际上,传道塔传承中,大部分仙神展现的本相至多也就几百米高。
大小这玩意,差不多得了.jpg
可现在,以苏昼真身的大小,他只要以这个形态进入星球大气层,立刻就能捅破天,随便行动一下踩坏点地质层不成问题,用力蹦跶恐怕连地壳板块都可以直接踩裂。
一言一行皆可天地动荡,天仙之威,到了这里,便可算是抵达了极致。
“不过仔细想想,我大不了分裂出几分之一降临不就得了?”但转念一想,办法总比困难多,苏昼倒也不是特别关注这方面。
身魂合一后,苏昼对自己扩散而出的所有传承感应都有所增强。
在埃安世界时,青年只能感应到这个世界中修持他修法的人——绝大部分天仙一般来说有这个等级就够了,毕竟他们的传承和道法能在一个世界扩散,就足以达成不朽。
可是苏昼不一样,他的传承,流出的修法遍及整个封印多元宇宙。
现如今,重新回到自己躯体的苏昼,就像是骤然加强了信号的信号塔那样,感应到了诸多世界中,传承自己部分修法的人们。
地球上,有关于一些噬恶魔主的传承正在扩散,那是正国官方内部的‘鉴恶眼’等相关内容的传承,在公职人员和安全局内部几乎可以算是必修课。
而类似五德麒麟法和轮转不朽法这样的修法,也已经开始在大众中普及,兽神界九玄界自然也有相关的拟道传播。
神木世界,虽然没有传承,但是和灭度之刃相关的力量和愿力却仍在传播,虽然没有‘道’,但是因果却很重。
哪怕是没有留下传承,但依照信息传播理论,神木世界中出现轮转不朽法的近似版本也只是时间问题。
轮回世界自不用说,整个火之民中基本全部都有烛昼之血,水之魂更是被苏昼改造,他们完全可以从自己的血脉,水之魂,还有审判之龙的力量中,领悟出属于苏昼的修法。
神龙世界,苏昼有奥拉作为自己的弟子,烛昼之名也是始创于此。
完美世界,苏昼传道众生,散播的五德麒麟法和轮转不朽法已经成为全民基础。
埃安世界更是成为了烛昼的大本营,不灭的传承大殿就位于北地,那将会成为一个信息辐射中心,苏昼相信,哪怕是纪元轮回,文明反复湮灭,只要后续的智慧生命找到了那座大殿,智慧的传承就永远不会断绝。
更何况,学会了烛昼的法还想要灭绝?
那也算是正宗的烛昼?
没内味!
“很好。”
同时感应着诸多世界中,自己的直系传承者,苏昼顿时有种游戏打满成就的满足感:“这样,我的安全就得到了好几层保障。”
雅拉:“你都没正儿八经的死过,需要这种安全感做什么?”
苏昼假装没听见,毕竟雅拉是蛇,不是松鼠,他就是喜欢不用道具,然后把所有物质储存满。
而且,多世界皆有传承,其实是非常离谱的。
要知道,寻常天尊都很难在多个异世界传播自己的传承,尤其是地球诸神系开启前往真正多元宇宙的旅程前,基本所有圣席都窝在以地球为中心的那么几个时空界域中,本质上只是在一个大世界中传播。
而他因为天神刻度,在还未成就天尊时,就取得了在多元宇宙中传播自己传承的机会。
熟悉躯体,感知自己的实力,点数收获结束,苏昼本打算去和那些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们打打招呼。
但是忽然,他又感应到了有一大群修行了自己传承的群体浮现。
这登时令青年为之一怔:“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有?”
“我应该还没有去过其他世界吧?”
怀着这样的困惑,苏昼再一次凝神感应。
然后……
他就感应到了一大批先驱的气息!
“草,什么鬼?!”
确定了情况后,苏昼登时为之震惊:“全部都是先驱眷属的兑换结果?”
“感情这先驱空间不付专利费的盗版白嫖烛昼血脉,居然也算是我的直接传承吗?”
“那当然。”对此,蛇灵却有些见怪不怪:“祂向来都是直接复制,就连弱点和暗门都是一齐复制过来,保证绝对原汁原味,算是你的直系传承有什么奇怪的?”
说到这里,雅拉意味深长:“这叫做双向白嫖,先驱白嫖你的知识专利,你白嫖先驱的师资资源和传播渠道!”
——那感情好啊!
苏昼感应的结果颇为奇葩,在先驱空间中,兑换烛昼血脉的大部分都是探索者和先驱者,冒险者比较少。
毕竟,烛昼之民广传诸界,大部分冒险者都有过被烛昼追着打的经历,他们虽然也有‘用烛昼来对付烛昼!’这样的想法,但先不谈龙的确克制龙,烛昼血脉最需要的,其实是一个互相分享心得的氛围。
想要让烛昼血脉得到最大的发展,就需要一个善意,愿意分享自己成果的世界,在这方面,先驱者自然是熟门熟路,而探索者努力一下也未必不可,但那些翻箱倒柜的带恶人冒险者却差了点意思,他们的烛昼血脉大多需要自己兑换模块,自己摸索相关体系,自然感觉事倍功半。
在冒险者圈子里,烛昼血脉甚至算是那种最差级别的兑换,因为想要强大,除却从D的‘烛昼之心’到SS的‘烛耀凡尘,还世昼明’这一真血系兑换外,还需要兑换数量不一的‘超凡生物模块’。
当然,冒险者也可以通过掠夺这一手法去获得超凡生物模块。
但是先不谈值得去掠夺的超凡生物大多都非常强大,很容易陷入‘我打不过它啊!那就去掠夺生物模块啊!我就是没办法掠夺生物模块啊!那就去打啊!’这样的死循环。
就算打得过……互相交流分享模块的群体,肯定也比一个人憨批狩猎来得快。
总而言之,在先驱空间中,甚至有了一个小规模的烛昼血脉社群,其中大部分都是探索者和部分先驱者,他们在内部互相交流自己得到的各种生物模块,而多出来的开辟权限和探索点都用来提升其他方面,算是先驱空间中规模不大,但是实力相当可观的群体了。
察觉到这点后,苏昼心中的喜悦,就像是本来只想刷个日常,没想到掉了把传说武器一样。
意外之喜!
“好家伙,等我进了先驱空间,我一定要去看看这群人是怎么修行的。”
心中定下一个小目标,苏昼便将视角转移回自己体内。
“昼哥昼哥!”
第一时间,他便看见邵霜月一脸欣喜地抬起头,对着天花板打招呼的模样:“你可终于回来了啊!叔叔阿姨他们最近这两年可愁了。”
“还有还有,什么时候能再把身体借我开一下?烛昼之躯好厉害!”
“辛苦你了霜月。”
苏昼也是有些感慨,自己离开地球娘娘,父母肯定也非常担忧,如果不是自己还有邵启明邵霜月两兄妹这两位对自己情况比较了解的人,会过去见面安慰一下,对二老身体也不好。
至于小妹后面的那句话,他只有一个建议:“那我建议你自己修一个烛昼之躯出来比较好,别老惦记其他人肉身!”
“九溟,不错啊,这两年可没懈怠。”
和有些失望的邵霜月对话完,苏昼转移目光,他看向这位熟悉的真龙朋友,不禁点了点头:“霜月你还需要稳固一下自己的基础,肉体有点太弱了,需要再强化一点。”
“反倒是九溟,你居然距离地仙只有一步之遥,等回地球后我们聊聊你日后的进阶目标,在这方面,我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好的!”
听到这里,九溟不禁两眼一亮,作为资深先驱眷属,他最缺的其实不是什么资源,而是经验和思路。
和那些直接给予自己眷属卷子神通力量乃至于传承的伟大存在不同,先驱给予的是渠道。
先驱空间本身不提供任何特异力量,即便是空间提示板都需要自己花探索点和开辟权限来兑换。
但却而代之的是,整个多元宇宙的传承和血脉,都可以随意让先驱的眷属去选择。
每一位先驱的眷属,都有着自己的未来和道路需要去探索,这独属于自己的未知远方,独属于自己一人的冒险之旅,也是他们最重要的‘试炼’。
苏昼在这方面,自然也不可能为一位即将进阶地仙的真龙作出什么决定性的引导,但是他在突破‘道’方面经验丰富,完全可以给予九溟经验,辅助他成长进阶。
而最后,他将视角转移到了汤缘身上。
“谢谢了,汤缘。”
面对那位仍然一脸疲色的年轻男人,苏昼真心实意地感谢道:“这么两年真的辛苦你了。”
真的入驻自己身体后,他也明白汤缘并非什么都没做,而是自己设定的肉体驱动不太完美,需要改进——更何况胖就胖了呗,又有啥不好。
其他人胖了变成球,是因为他们长不高,苏昼真身胖了拉长不就行了?胖瘦岂是不变之物!
“记得给我放假就好啦。”对此,汤缘也洒脱地摆了摆手:“话说回来,部长,你现在的实力足够应付虚无教团了吗?”
“原本还觉得可能有点困难。”
宇宙空间中,硕大无朋的灰黑色死星微微摇晃,水波一般的灵力涟漪便以光速朝着周围扩散出一个球形的形状。
球形的领域空间内,所有的灵力都被死星掌握,达成了绝对的‘领域’。
苏昼感应着自己体内几近于沸腾的灵力,以及体外那无尽等领域,他轻笑道:“至于现在……”
“我都有点可惜真的把那几个虫洞打爆了,不然的话,当场歼灭剩下来的几个歼灭使倒还轻松点。”
“对了,汤缘,我这次从异世界带来了一种传承,思来想去,感觉非常适合你。”
如此说道,伴随着一阵阵灵力波动,汤缘便感应到,有一股无形的灵力信息束朝着自己传来,而自己可以选择接受亦或是拒绝。
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他笑了笑,便选择接受。
然后,一种名为【觉悟心光】的全新传承,便在他的心中浮现。
觉悟心光,是苏昼根据九溟的心灵卡牌,还有埃安世界心光体创造出的一种类似身外化身的心灵体修行法,它具备心光体原本具备的替劫消灾,积蓄灵力,转移灵魂伤害等功能,如今还具备了心灵卡牌以修行者心灵创造出的种种特异能力神通,可以以近乎实体的方法破坏物质宇宙,造成肉体灵魂双重伤害。
其实,九溟的心灵卡牌在苏昼学习前,就有类似的趋势,他进阶过后的本命卡牌【游星冥古渊龙】,相较于最开始的【海渊龙脉巨虫】,不仅仅多出了‘每隔一段时间,可以强制献祭敌方的召唤物,无效化敌方魔法·陷阱·怪兽效果效果’等强大的能力外,还具备了直接操控天地间所有水元素的能力。
这近乎于轮回世界的水之神,但是却并非水之魂给予的权能,是九溟的心灵卡牌自身衍化出的神通。
觉悟心光作为优化版本,自然也可办到这一点。
实际上,苏昼自己也有自己的心灵卡牌。
【启示·七首十冠大红龙】
【效果怪兽】
【种族:恶魔】
【属性:暗】
【星级:12】
【攻击力:?】
【守备力:?】
【这张卡通常召唤的场合,必须将双方场上,墓地和双方卡组中的七只恶魔族的怪兽除外作召唤】
【这张卡的召唤不会被无效化】
【这张卡召唤成功时,魔法·陷阱·怪兽的效果不能发动】
【这张卡的攻击力·守备力上升双方被除外的卡牌总数X1000】
【一回合一次,自己·对方对方的主要阶段才能发动,双方各弃一张卡,赋予双方一个‘启示’指示物,当‘启示’指示物数量大过七时,这张卡的控制者胜利】
【只要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会令场上的卡被破坏亦或是除外的魔法·陷阱·怪兽效果发动时,弃一张卡,将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
【这张卡特殊召唤的场合,结束阶段发动,这张卡送去墓地】
七首的大龙正在撕咬太阳,祂们的身下便是整个世界。
这是击败太阳皇,和黄昏交流过后,苏昼在虚空中凝结而出的心光体,论起强度,比起他最开始凝聚出的雏形要强个七八倍也不止。
虽然不知道这张卡在心灵卡牌界是什么强度,但想来也是也是一卡单出的级别吧。
苏昼向来很乐于分享自己的道路,修法,还有经验。
实际上,稍微聪明一点的仙神都能察觉到,这个多元宇宙的规则,就是在鼓励这一点。
地仙就可以通过传承不朽,天仙天尊甚至可以铭刻自己的道路达成与宇宙同生,而到了更上的级别,只要‘道’还在扩散,那么恐怕就可以触碰到‘永恒’的边缘。
苏昼原本,以为这就是天理。
但是现在想来,这或许的确是天理,可是这种天理的存在本身,或许也要归功于一棵树上。
一颗看似平平无奇,也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只要深思,便可以察觉,祂就是正确基石的‘树’。
这毫无疑问,是大道之树的‘正确’展现。
古老的仙神,本来很有可能演化为独立于文明的不死之兽,但是大道之树的传承,延续之理,令这些仙神开始思索,如何将自己的道传承下去,令自己不朽——这就令力量扩散,也令众生有了更进一步的基石。
总裁的专属女仆 长歌吟风
的确,诸位仙神获得了不朽,这是远胜于凡人获得的超凡之力的事物,诸神什么损失都没有,却可以得到自己渴求的永恒之基。
这是大赚特赚的事情——同样也能为凡人带来改变命运的机会,带来无尽的可能性。
正是因为有了大道之树的天理,所以,混沌,先驱,创造等伟大存在,才有了更加正确的基底!
虽然感觉上去平平无奇,但正是这样的规则,缔造了整个封印多元宇宙的‘秩序’本质!
世界创造了存在,大道定义了天理,双神木合一,才是不破的正确,甚至可以与虚无的黄昏抗衡。
“难怪,其他的伟大存在要阻止世界和大道树互相联系……”
如此思索着,苏昼突然眉头一皱。
他又想到了一个疑点。
“既然双神木的威胁如此之大……那为什么受到委托的我,却没有遭受太多的阻碍?”
虽然可能是大道树和雅拉为自己挡住了很多自己不知晓的麻烦,也可能是在黄昏的世界群,什么伟大存在都不敢弄出什么大动静,但是无论怎么想,都不应该这么简单才对。
“难道说,祂们只是想要一段不受打扰的时间去做一些事情,而等到做完之后,也就无所谓双神木再次联合了?”
这很有可能,蛇灵也微微点头,雅拉显然也认可苏昼这个猜想。
但猜测是得不到答案的。
比起思索这些过于宏大,可能牵扯到整个多元宇宙未来的阴谋,苏昼觉得,还是先把自家宇宙中的害虫,那些虚无教团成员全部都打回虚无比较好。
这些一点也不正宗的黄昏眷属,就应该好好回归虚无,和黄昏见一见面,才能知晓他烛昼老大哥才是对的!
如此想着,他要求邵霜月和九溟开启先驱空间的线路,主动联络上地球一方。
而就在短暂地联络后,线路开通了。
然后,便是声音。
【嗨,诸位,我是苏昼!】
此时此刻,太阳系,木卫六。
生态穹顶中,各大文明的大使和地球代表虽然表面平静,但却都心急如焚。
——现在是什么情况?
自从邵霜月驾驶烛昼之躯,开始和终焉·十面打起来之后,通讯频道就变成了一阵阵乱码,再也无法看清楚情况。
两位接近天尊的强者战斗余波,足以令邵霜月无暇支持频道联络的通畅。
——战斗的结果如何?
——歼灭使联合出击,烛昼之躯能挡住一个,能挡住其他几个吗?
——倘若烛昼之躯被消灭,他们应该如何应对携裹大胜之势回卷的虚无教团?
苦恼着这些问题,会议大厅中,只能听见许多低声朝着母文明汇报信息的轻语。
直到中央大屏幕中,再一次出现清晰的画面,苏昼完美的面容出现在屏幕之上,然后爽朗的声音响起。
【我已经从异世界归来,虚无歼灭使也被地球联合舰队的众人联手歼灭。】
他如此说道,一开口,就是让所有势力的大使震惊到不能言语的大新闻:【黄昏舰队已经开始退却,在战场的最前线,我们已经取得胜利】
【而且】
此刻,苏昼拉长了音调,而接下来,他的下一句话,更是令众多银河上国的大使忍不住直接站起,怀疑自己耳朵是否出错。
【我直面了‘薄暮之神’,寻觅到了虚无教团的缺陷,】
【我找到了他们最大的弱点,得到了‘黄昏薄暮’真正正确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