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 ptt-第1144章 禮物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
……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星皦旖旎 鸭子侦探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