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笔趣-第2550節 諾亞家族推薦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又等了半天的时间,卡艾尔终于返回了洞窟。
他穿的斗篷已经又皱又脏,一脸的风尘仆仆,足以说明他这一次外出,应该不止在沙虫集市范围活动。
“大人,久等了。”卡艾尔恭敬的鞠了一礼,才开始说起自己这次搜集材料的经历。
“我在附近的几个巫师集市里都转了一圈,可还是缺少一些材料,尤其是魇光水晶,各大集市的店铺都没有,这种材料一般出现在巫师集市,也只会在集市的拍卖会上。没办法,我只能去了陷沙之城一趟,这一回运气不错,遇到了伊索士导师的一位朋友,他手中正好有一块魇光水晶,卖给了我。”
话毕,卡艾尔从自己的空间道具里,一件一件的将各种材料取了出来。
很快,就摆了一个小山堆。
安格尔看了一眼,就大致确定无误。
不过,他还是上手检查了一下,看有没有不合格的材料。半晌后,安格尔收回手,所有材料全都合格,只是……
“给你按克计量来列表,你还真的按克买。”安格尔挑了挑眉:“你就完全不担心我炼制失败?”
卡艾尔愣了一下,对哦,要是炼制失败的话,那可怎么办?
沉吟了片刻,卡艾尔小心翼翼的道:“大人应该不会失败吧?”
在等待安格尔回答的时候,卡艾尔的眼里既带着期待,又带着一丝担忧,生怕最坏的结果出现。
凤盗
安格尔看了卡艾尔一眼,站起身开始收起桌面的材料,同时说道:“你要不先收拾一下自己?”
卡艾尔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噢”了一声,立刻使用了清洁术,将尘土彻底的清理干净。
不过,卡艾尔因此也导致衣服变得湿哒哒的,头发也完全是湿的。
安格尔都看愣了,他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使用清洁术能将自己给打湿。清洁术是水风结合的0级戏法,是个学徒都能精准掌控两种元素平衡,卡艾尔居然在0级戏法上失误了。
卡艾尔被盯得也有些不好意思,低头道:“稍等,我用火鸟术烤一烤就干了。”
说罢,卡艾尔就准备释放火鸟术。
看卡艾尔那熟悉的动作,他大概明白为何上次多克斯那么熟练的给卡艾尔使用清洁术,敢情是这家伙的清洁术没过关啊。
安格尔想了想,也没让卡艾尔放出火鸟,真搞出火鸟也不知道是蒸干,还是把自己烤熟。
随手给卡艾尔丢了一道清洁术,这次是水少风多,恰好将卡艾尔身上的湿润给吹干。
卡艾尔有些不好意思道:“谢谢大人……其实,其实我会清洁术的,只是偶尔会失灵。”
安格尔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默默吐槽:0级戏法也能失灵,你也是人才。
不过回头想想,卡艾尔也不是靠清洁术维生,他在空间研究上是有极高天赋的,一项长,自然就有一项短。这也算是平衡之道。
就像安格尔的魔力面包一样,这个基础戏法也能被他搞砸,可见人无完人……当然,这点安格尔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相信这世上一定会有人欣赏他的魔力面包,只是暂时这个人还没有出现。
等卡艾尔将自己收拾干净后,又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安格尔,意思不言而喻。
安格尔坐回桌前,淡淡道:“任何事情有成功就会有失败,炼金也一样。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控制变数,避免失败。否则的话,你就要再跑一趟了。”
其实安格尔有极高的概率炼制成功,但这种事情自己知道就行,要是真出了万一,至少还给自己留了余地。
卡艾尔并不知道安格尔心中所想,只能点点头,重重道:“大人一定能成功的!”
成功与否也不是卡艾尔能说了算的,他这样也是人的本能,自以为是鼓励,其实就是自己欺骗自己,还给了别人压力。
当然,安格尔不存在压力一说,随手一挥:“出去吧,我要开始做炼制准备了,等结束我会叫你的。”安格尔顿了顿,还补充了一句:“无论成功与失败。”
卡艾尔点点头,带着祈祷准备离开,就在他即将踏出门口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对了,大人不需要助手吗?”
在卡艾尔的认知里,别说炼金术士,就连魔纹术士都需要助手做一些边角工作,而安格尔这次没带助手,是打算孤身上阵?
“不需要。”安格尔淡淡道。
卡艾尔没有在说什么,点点头便离开了地窟。
等到卡艾尔走后,安格尔没有立刻动手处理材料,而是思考了片刻“炼金助手”的问题。
其实不止卡艾尔,在天空机械城的时候,米多拉大师,还有缪斯院长都建议安格尔在阿希莉埃学院找一个炼金助手,这是一个互帮互助的过程。
但安格尔已经习惯了独自炼金,真要找个助手,还觉得麻烦。
不过,如果未来需要炼制那种大型的炼金道具,一次就三五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那就需要一个或者多个助手了。
等回野蛮洞窟之后,可以找找看有没有顺眼的……或者,干脆就找戴维试试?
安格尔没有继续深想,助手之事也不着急,还是先将手上的这张炼金图纸给炼制出来。
思及此,安格尔开始了炼制准备。
所谓的准备,自然不是材料的分析,或者图纸的解析,这些他早都做好了。现在唯一的准备便是……
安格尔转过头,看向了泡在淬火浓液里享受的丹格罗斯,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
在安格尔这边如火如荼的炼金时,帕米吉高原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件事,参与者众多,几乎大部分巫师组织都有参与进来,甚至,天空机械城的“机械兽皇”罗森.雅达也偷偷抵达了帕米吉高原。
聚集如此多巫师组织的高层,自然是大事无误。但,却在整个舆论上,却低调的很。
很多巫师期刊是知道这件事的,但他们都隐而不发。
原因很简单,这一次他们集合起来,对付的是一群外来者,而且这群外来者是连源世界的大佬,都感觉头疼的家伙——萌芽信徒。
这群信徒本事倒是不大,但闹出的事却很多,最为重要的是,传播范围极广,洗脑速度堪比一些邪恶教宗。行事肆无忌惮,却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
因为他们背靠着一件失序且无解的神秘之物:萌芽。
当然,萌芽也可以成为非信徒,甚至被己方利用,但是,谁没事去触碰萌芽的霉头,稍微不小心,被吸进萌芽就完蛋了。
只有萌芽信徒,这群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愚痴,一言不和就念动开启萌芽的口诀。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他们自己并不害怕被萌芽吸入,甚至有事没事还自己主动进入萌芽里,是因为他们觉得萌芽里就是他们的神国,是归宿。但其他人怕啊,萌芽里具体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什么“神国”。
迄今为止,只要被萌芽吸入的,不管是萌芽信徒还是其他人,没有一个出来的。
甚至,奇迹之上的也是如此。
否则,萌芽也不会被称之为“无解”了。
以前萌芽信徒在其他巫师界,尤其在源世界活动,那就罢了。反正与南域无关,其他地方管他洪水滔天。
但现在,萌芽信徒居然偷偷的把手伸向了南域,甚至还用败者之箭对付了罗森城主。
这一下,整个南域都轰动了。
各个组织互相通联之后,都明白萌芽信徒是一群绝对有害无利的蛀虫,而且因为人的思想是很难彻底厘清的,导致对付起萌芽信徒来,非常的难。谁也不知道身边有没有看起来正常的人,其实就是萌芽信徒。
最为重要的是,普通人掌握了萌芽开启的口诀,都有威胁超凡者的可能。
所以,各个组织达成了共识:只要是关乎萌芽之事,绝对不能张扬,张扬只会让萌芽信徒得利。毕竟,这世界蠢货与疯子也不少。
在这个共识之下,第二步就是想办法将萌芽驱逐出南域。
彻底的杀尽,是很难的,源世界都杀不尽,南域凭什么杀尽。
不过,南域有一个好处,就是与其他巫师级没有直接通联的传送阵,相当的闭塞。
萌芽教派的人,想要大量的往南域派出信徒,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所以,经过讨论,得出的办法就是有杀有放,控制量级,分化内部,互相制衡。并且,就算“故意”放走人,也必须时刻监控,最好做到反洗脑。
这样可以让萌芽教派不至于得不到这边消息而继续派人,也能遏制住萌芽在南域的发展。
而这个方法,也需要契机。
在南域的萌芽高层,自从上次用败者之箭对付了罗森城主后,就没有再露面。如今发现的一些萌芽信徒据点,都只是小打小闹,以普通人为主。
他们要对付的不是这些普通人信徒,而是从萌芽教派来的高层信徒。
为了等待时机,这段时间各家组织都在蛰伏,谁也不提萌芽之事,正常的有来有往,有敌对也有联盟。
终于,在等待了多时后,高层信徒被预言巫师捕捉到了踪迹。
他们将去的地点,便是帕米吉高原!
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现在几乎绝大多数强者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里……萌芽不除,谁心能安?
……
帕米吉高原的风云涌动,只在金字塔顶端的巫师中传开,并没有被外界所知。各个地方,该过什么还是在做什么。
沙虫集市,十字酒吧。
一切都和寻常一样,身上绣有十字架符号的流浪巫师,在酒吧里欢腾的高举酒杯,放声的大喊“自由”。
喧嚣的酒场,就是这些流浪学徒们的吹牛地,天南地北的吹,不过有的时候也有一些隐秘情报,会从这群热衷于冒险的学徒嘴里说出来。所以,有事没事,经常来酒吧听故事的人,还挺多,其中甚至还有一些非流浪学徒。
与酒场的热闹不同,吧台有隔音措施,安静了许多。正在调酒的高挺男子,一边拿着汤匙搅动酒杯,一边漫不经心道:“第十一桌靠窗的那个打扮的跟吸血鬼一样的学徒,是坎德拉家族的人。第八桌的那个鹅黄衣裙的女学徒,来自沃森家族。”
调酒师一边说,坐在吧台前的多克斯就一边评价。
“坎德拉家族,呵呵,自从他们家主死了后,已经后继无人。最强的居然连三级学徒壁障都迈不过去,居然还穿着十字衣袍冒充流浪巫师,他们这家族的人,根本已经算是流浪巫师了。”
“沃森家族?好久没听到他们的人在外游历,啧啧,果然是出美人的家族。之前看过‘纤红夜蝶’金妮的画像,那可真是一生难忘。”
调酒师默默道:“据说夜蝶巫师已经死了。”
金牌独宠:盛世小魔妃 谜夏初
“死了不就更好,美好的东西活着,就算得到了,也总有一天会让人厌倦。可一旦失去,活着逝去,那美好就会永存。”
毕竟,得不到的东西,永远在骚动。
调酒师翻了个白眼,对这个不着调的酒吧主人论调,实在不敢苟同。不想继续谈这话题,便继续说起冒充流浪学徒的人。
“第二十二桌的那个斗篷男,我没有看到他的真面目,身上也没有十字标志,奇怪,不知道是谁放进来的……”
“是我放进来的,或者说,是我邀请他来的。”多克斯懒洋洋道。
调酒师:“……好吧。”
多克斯:“你就不问问他是谁吗?”
圣武至尊
调酒师:“既然大人放他进来,肯定有原因。这与我一个调酒师,没有什么关系。”
多克斯无聊的将酒杯往桌子重重一放:“你真无趣。本来我还想着,你问我的话,我就回答——我不告诉你。”
“但你没有问我他是谁,我就偏偏要说。”
调酒师默然无语,这种简直无法言喻的诡异逻辑,大概只有多克斯能想出来。
“他的名字我就不说了,不过,我可以说说他的来历,他来自……诺亚家族。”
听到“诺亚家族”时,调酒师正在调酒手,倏地一顿。好一会儿后,才恢复过来。
“难怪,原来是这个家族。”
调酒师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多克斯已经离开了吧台,走向了第二十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