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明末之偉大舵手 愛下-第1033章伏誅相伴

明末之偉大舵手
小說推薦明末之偉大舵手明末之伟大舵手
自从米柱逃回了南洋,正式的宣布登基做皇帝,而且他还在登基做皇帝之前,狠狠的坑了大明一把,让大明欠下了巨额的外债,把整个大明都绑架了,如果大明不支持他,就会被他弄到破产,看见米柱如此的牛逼,如此的手段,范永升他是彻底的惊到了,在这一刻,他也算是彻底的死心,他知道家范家被灭门的仇,他是永远都报不了。
米柱他都已经成为了一个国家的皇帝,他就是至尊无上的存在,他就是这个国家的神,试问他范永升还可以借助什么力量去杀他?
没有!那就是没有,米柱他拥有百万军队,你如何去杀拥有百万军队的米柱,那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的,另外一个就是,他可以花钱聘请杀手去南洋杀米柱,但是他在黑市里面许下了近10万的花红,居然都没人敢接这样子的悬赏。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南洋帝国的皇帝陛下米柱,他是不会武功的,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但是他却拥有当今世上最强大的武力,他的国家安全局也都是高手如云,想要接近他简直就是难如登天,如果说世上有人有排名难杀的人,他肯定就是排到第一去了,哪里有什么杀手敢去刺杀他。
甚至他们这些人,不要说是杀米柱,就连米柱的行踪都不知道,他在何处都不容易知道,世人都知道他住在南洋帝国的白宫里面,但是他的白宫里面戒备森严,机关重重,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近可以进入的,而他进出都有整个团的人对他进行保护,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近。
而且因为他所在的地方叫新家坡,那是一个河道纵横的地方,在白宫的背后就是一条巨大的河流,米柱他大多数出行的时候,都是坐在他巨型的铁甲舰南洋号,这里都是追随他数十年的士兵,哪里有什么人可以接近他?
范永升他基本上都已经是绝望了,他知道这样的仇他根本就报不了。
但是范永升他还是有一丝的希望,那就是他听说世上有一个人叫做千面神,以前他在江湖上可是拥有非常大的名气,他可以千变万化,变成了任何一个人,然后接近他,把他杀死,他就是江湖上最为厉害的人,最为顶级的杀手。
霸宠甜甜圈:夜少,别乱撩 银饭团
当时范永升他在想,只要找到了这位千面神,他就可以报仇了,但是他几经打听,他才知道这位所谓的千面神,就是叫曹随。
豪門 贅 婿 絕 人
范永升也在皇宫里面呆过,自然就知道曹随是谁,这一位可是锦衣卫的都指挥使,掌管着东厂,东厂虽然有宫里面的太监作为主管,但是真正负责东厂业务的,却是这一位叫做千面神,这一位叫做曹随的人,只不过他没有什么外号,范永升对他的来历也所知道不多,就知道他是突然间立了功,然后就封了爵位,据说他封爵是几位大佬一致同意的,至于他具体立了什么大功,这是秘密,据说在场的官员都签了保密协议,不能泄露出来的,但范永升他可以肯定,这一位曹随,应该就是名闻江湖的千面神了。
他肯定是为朝廷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然后获得当官,否则以朝廷的刻薄,是不可能封他一个江湖人为伯爵的,要知道朝廷因为军功而封伯爵是极其的困难,这几百年来也不过是十来位而已。
范永升他见过曹随,这个人显得有些高大,脸色十分的白,但是一双眼睛锐利如鹰,仿佛可以看透你的心事,只是看了一眼,他就知道这人十分厉害,不敢靠近。
既然千面神就是曹随,也就是米柱的走狗之一,指望他来对付米柱,那就是不可能的了,虽然现在的千面神他有些失势,已经有点被边缘化,但他依然是朝廷的高官,依然是为皇帝效力的,不可能为他卖命去杀米柱。
范永生他是真正的绝望了,他知道米柱太强大了,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他永远也都没有办法报此血海深仇。
范永升他正在自艾自怨的时候,他无法找米柱报仇,米柱的人倒是找上他了,米柱的侍卫官李易峰带领着他的亲兵找上了他范永升,就在他兄长范永斗的墓地附近,对他进行了包围。
范永升他对此也都没有惊讶,他就知道米柱十分的厉害,毕竟他就是东厂和锦衣卫的提督长官,掌两大暴力部门多年,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手下可是拥有不少的能人,对方能查出自己,实际上也都不是什么难事,以前自己十分低调和隐忍,他没办法找到,但是现在他做了很多事情,有些事情只要你做了,就会留下破绽,留下蛛丝马脚,让他顺着这些蛛丝马迹,寻到他这里来了。
李易峰他显得有些惊讶,又有些得意,他说道:“你没有想到吧?我们终于还是找到你了。”
范永升他说道:“我既然跟你们厂位做对,跟你们这样的枭雄作对,就想过有这么一天,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找上门来的。”
李易峰他说道:“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害了这么多的人,还想全身而退,这是不可能的。”
范永生他说道:“我没有想过全身而退,只是想报仇而已,只恨这个仇永远是报不了。”
到了此时,他心里面还是有些自艾自怨的,如果不是自己最近做了这么多的小动作,露出了破绽,厂卫还不至于一时半会找得到了他,他虽然已经远去了南洋,不再担任名闻天下的厂卫提督了,但是他依旧在厂卫中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他想调动一些人,使唤一些人,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有的是人愿意为他效力,愿意为他效命的,所以它一条二指来宽的条子,就从大明调来了一批人,为他追查此人。
他们盯上范永升自然是严刑拷问李竹华,从李竹华那里得到了一些线报,大概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也大概猜出对方的身世来历。
当然东厂方面只能大概的猜对方来自山西,是他们当年在血流山西政坛的八大蝗商他们的残渣余孽,更进一步的消息就没有了。
范永升他不免感到好奇,自己做的虽然事情有点多,但是也都称得上相当小心,除了为他的兄长在乡下立了墓碑以外,其他都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破绽,对方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他的?他问道:“你们何处消息得到的消息?”
李易峰他说道:“我们之所以知道这方面的消息,主要就是拷问李竹华,知道有一个人在暗中挑拨别人在对付我们,只是想不到是你这条大鱼,一直在对付我们。”
范永升到了此时,他知道自己算是满盘皆输了,看了兄长的墓碑立的高大而又非常的气派,但是其工程才完成了一半,他不免感到有些感叹,他在想,我应该找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为兄长立一个墓碑,在这一块所谓的风水宝地,是有些张扬了,他只怕连墓碑也是保不住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果然李易峰他冷笑的说道:“一个汉奸走狗,居然还敢想着可以公然立墓碑,让人祭拜?来人!把它拆了改成粪坑。”
听了李易峰的话,范永升他气得发抖,他指着说道:“你等身为朝廷命官,又何至于此赶尽杀绝!”
李易峰他说道:“我们为什么要赶尽杀绝,你自然是知道的,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他有一道命令,那就是对于这些汉奸走狗那是永远的追杀,他下达的命令永远都不会过时,永远都有效,至于你们范永斗做了汉奸走狗,出卖国家的利益换钱居然还想着可以公然立碑,这真的是欺负我中华无人了吗?”
范永升他说道:“只是各为其主而已,你们有必要说的自己如此的高大上吗?就算我求你了,放过我兄长的墓碑,我这里还有一些钱,可以告诉你藏在哪里,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是宁死也不会透露半分。”
李易峰他说道:“钱嘛!或许在以前能够收买到我,但是到了现在,我才会发现这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我们要多少有多少,你想用这些东西就来收买我,让我违背皇帝陛下的旨意,这根本就是不可能。”
就这样躲藏了几年的范永升终于还是被揪出来,然后被李易峰派人处决了,本来李易峰是派人严刑拷问他的党羽的,但是此人实在是嘴硬,受十几种酷刑,浑身都被弄到没有一块好肉了,居然就是不没有吐露了半句,最后李易峰只好把他杀了。
因为他们也都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就是反一直在暗中谋害米柱的主要头领之一,只要他死了,他手下的人自然就会烟消云散,如果没散,他们继续去追杀就是了。
所以范永升他就被李易峰把他给处决了,埋在一个荒郊野岭的地方,至于范永升为范永斗立的墓碑建造的十分漂亮和气派,也都被李易峰令人把它给拆掉了,用他的话来说,作为一个汉奸,有什么资格身后还享受如此的殊荣。
李易峰他是在南洋拷问到了这些重要情报以后,他才亲自的前往大明处理这一样事情的,因为这样一个对手值得他亲自出手,同时他来大明还肩负着米柱的一项使命,那就是前来京城拜访一个老朋友,他一些问题对他进行请教,这一个老朋友就是米柱他一直十分欣赏的老朋友千面神曹随。
李易峰忽然间出现在曹随的仁和伯爵府,这令曹随显得有些惊讶,他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