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笔趣-第九章 薑是老的辣(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商见曜毫不退缩地与蒋白棉对视着:
“也可能是误会,教团高层什么都没做过,王亚飞的猝死纯属偶然。”
蒋白棉顿时笑道:
“不错嘛,还找到了第三个解释。”
赞扬了这么一句后,她话锋一转道:
“我刚才其实也倾向这个,觉得你们教团的高层不至于这么冒险。
“可仔细考虑了一下,还是认为他们嫌疑很大。”
不等商见曜提问,她斟酌着说道:
“我们先假设确实是误会和巧合,而你是教团的高层。
“那当你知道任洁说过王亚飞是罪人,神会惩罚罪人,而王亚飞很快就猝死后,你会怎么想?怎么做?”
重生之再世为仙
商见曜思索了一下:
“我会想:
“原来我们教团这么厉害?
“原来司命执岁这么神通广大?
“原来我这么牛逼,竟然加入了如此强大的教团,还混成了高层?”
“……我就不该问你。”蒋白棉抬手扶了下额头。
她想了想又道:
“如果真的不是教团处罚的王亚飞,而且以前也没做过类似的事情,那高层们说不定真会有类似的想法……”
蒋白棉紧接着问道:
“在产生了这些认知后,他们还会有哪些较为正常的想法?”
不给商见曜回答的机会,她自顾自说道:
“一方面会不会心生狂喜,觉得这件事能用来说明执岁司命的神通广大,用来让信徒们更加虔诚,更加听话,更主动地传播信仰?”
商见曜点了下头,表示正常高层应该会这么想。
元首 的 憤怒
蒋白棉继续说道:
“那另一方面,他们会不会有点担忧,觉得这件事情来得太巧合太突然太震撼,很可能会吓到部分信徒,让他们做出过激地、不必要的反应,比如,举报,比如,自杀,比如,开始光明正大地传教?”
商见曜认真想了几秒,再次点头。
蒋白棉舒了口气:
“我们先当那些教团高层的脑子都是完好的。在产生了这两方面的想法后,他们又会做些什么呢?”
她同样没让商见曜开口,自问自答道:
“立刻让手下的‘引导者’们再召集一次聚会,一边安抚大家,一边宣扬司命的神圣和强大,务求不发生意外,将事情往好的方向引导。
“而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你依旧没收到聚会的消息。要知道,这种紧急事务,肯定不会拖那么久,都是第一时间就要解决掉。”
商见曜“嗯”了一声:
“也许他们比较蠢,没想到这点。”
“这确实是一个理由,我们不能要求敌人永远精明,面面俱到,不犯错误。”蒋白棉笑了笑,“不过,你们教团能在公司内部发展这么多年没出事情,说明那些高层也不是一群猪,再加上王亚飞之死实在太巧合了,所以,我现在更倾向于就是他们做的,要么是宗教疯子,要么有足够的自信。”
“更大概率是后面那种情况。”商见曜似乎切换回了正常人的思维。
“嗯……要么两者都有。”蒋白棉赞同道,“纯粹的宗教疯子肯定早就被发现,被逮捕了。”
她随即看着商见曜,叮嘱道:
“我怀疑直接去找‘秩序督导部’的人,很可能会出意外。这也许就是那些教团高层的自信所在,能让所有的出卖都无法成功。
“你不要急着去举报,也不要急着做调查,先等一等。
“等个几天,等个一周,等到教团高层觉得事情已平息下去,没有任何波澜,随之放松了戒备,不再那么警惕,再尝试着做些事情。”
商见曜微皱眉头道:
“再过几天,就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尤其尸体,很快就会被处理。
蒋白棉明显已考虑过这个问题,微微点头道:
“这段时间,我会试着通过私人关系,找机会看一看相应楼层的监控录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她随口解释道:
“你刚才说过,王亚飞是在九点多猝死的,而今天不是休息日,那个时间点,每个楼层的绝大部分居民都在‘工厂区’、‘内生态区’这些地方,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生活区’必然非常冷清。
“这种情况下,如果有谁来到王亚飞当‘物资供应市场主管’的那个楼层,绝对很显眼,电梯口的监控会忠实地记录下他的身影。
“上班时间到处乱走的人,不会多。
“嗯,不仅要看事发楼层的监控,还得看上下两层的,觉醒者的能力应该可以隔着天花板使用,只要满足直线距离。”
这是商见曜曾经说过的事情,而乔初的“魅惑”更是充分展现了这一点。
商见曜却摇了摇头:
“可以隔着障碍物使用,但会有距离的衰减。
“而且,没法确定谁是目标,只能分辨相应范围内,哪些地方哪个位置有人,大致有多少。”
也就是说,若那名觉醒者尝试在楼上或楼下,隔着天花板“处决”王亚飞,很容易造成误杀,无法达成目的。
“这倒是。”蒋白棉思索着道,“王亚飞在特定时刻会独自留在特定的地方,比如,他的办公室?这样一来,把握好时间和地点,就能完美击杀……不对,从他成为罪人到猝死,只有三个多小时,那名觉醒者不可能摸得清楚他的活动规律,哪怕挨个问人,也来不及,嗯……只看事发楼层的监控就行了,看前后时间有谁进入,有谁离开,不,还是看三层,谨慎一点比较好,毕竟不能直接将你的情况等同于觉醒者的共性。”
商见曜突然问道:
“要是没有类似的人呢?”
“那说明杀手可能也工作在事发楼层,甚至就在‘物资供应市场’内部。这概率虽然很低,但不能排除。”蒋白棉抿了下嘴唇道,“可以看一看当时有谁靠近‘物资供应市场’,也可以查一查‘物资供应市场’员工们各自的特点。”
说到这里,她看着商见曜,微微笑道:
“觉醒者不都是用一个代价换来三个能力吗?既然付出了代价,那肯定会表现出一些异常的地方。
“这就是线索。”
商见曜先是点头,继而动了下眉毛。
蒋白棉顿时笑道:
“你想明白了啊?
“用精神病隐瞒思维的跳跃和异常,确实是个好办法,但在公司眼里,这同样也是一种异常啊,值得追踪观察。
“你不会以为公司高层连觉醒者的基本资料都没掌握吧?
“你不会以为研究项目志愿者的异常那么简单就会被放过吧?
“你不会以为一个有中度精神异常的人靠自己申请,就能加入‘旧调小组’,随随便便前往地表吧?
“公司肯定是想将你放到不同的环境下,观察你的情况,确认你是否有问题,而我,就是那个观察员。”
见商见曜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越来越严肃,蒋白棉笑着叹了口气:
“还好我这个人心软……
“虽然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隐瞒,但你想隐瞒就隐瞒吧。”
商见曜沉默了片刻道:
“可以出其不意。”
蒋白棉微微点头,把话题转了回去:
“王亚飞死亡事件,就按照我们刚才说的做:
“你先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再尝试举报,而我趁机做些边缘性、技术性的调查。”
商见曜没再反驳,低声说道:
“小心。”
蒋白棉露出了明澈的笑容:
“我肯定会找别的借口和理由,我又不傻。”
说着,她摸了摸金属耳蜗,揶揄笑道:
“差点就没听清楚!
“以后关心别人,记得大声一点。”
“是,组长!”商见曜中气十足。
蒋白棉吐了口气,指了指桌上的书籍:
“这是一些旧世界的资料,你拿去看一看。
“以后上午都是看资料和讨论,下午训练。”
商见曜接过资料,找了个位置坐下,非常安静地阅读起来。
没过多久,白晨、龙悦红也主动在假期过来加班了。
…………
到了傍晚,在小食堂吃过饭的商见曜和龙悦红乘坐电梯,回到了495层。
他们刚靠近“活动中心”,突然听到了一阵喧闹声。
两人没有说话,默契地快步过去,看见两名穿黑色制服的“秩序督导员”架着一个人从前方经过。
那个人双手被反铐着,脸庞极度扭曲,眼睛睁得很大,非常浑浊,满是血丝。
龙悦红吓了一跳:
“无心病!”
商见曜则认出了那个人:
沈度。
更远一点的地方,有个小孩被妈妈死死抱着,大声哭喊道:
“爸爸,爸爸……”
PS:第三更求月票~明天还是三更,第一更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