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 愛下-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郭氏家族推薦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我们今天有除夕夜守岁的习俗,但这个习俗的由来却是为了祭祖,祭祖的时间一般都是半夜寅时正,就是半夜四点整,这个时间正好是晨夜交割之时,长夜即去,凌晨将至,也是新一年即将开始的时刻。
寅时正,郭宋全家沐浴更衣,来到了北面的郭氏宗祠,虽然叫做宗祠,但里面供奉的并不仅仅是郭宋的父亲郭怀善,祖父郭良,也包括其他亲人。
比如郭宋母亲杨氏的灵位,还有族祖郭子仪的灵位,还有薛涛的祖父,还有独孤立秋的灵位,甚至还有大姐郭萍丈夫的灵位。
他这个决定赢得全家人的支持,这不仅仅是祭祀祖先,也寄托了对家人的思念。
祠堂内灯火通明,供桌上摆满了大小三牲,众人身穿黑袍,在郭宋的带领下,跪拜、祭祀,并一一上前敬香。
时间稍稍向前推半个时辰,位于大通坊的郭宅内灯火明亮,来自关陇各地的郭氏族人们济济数百人。
郭氏家族也分为长安嫡房、华州房、岐州房和灵州房,其中人数最多是华州房,那是郭子仪的籍贯之地,最北面是灵州房,他们的存在和郭子仪长年在朔方服役有关。
这次灵州房来了五十余人,由族长郭峙带领,郭峙一直为父亲当年短视耿耿于怀,郭峙的父亲郭阳春当年为了照顾郭世昌的情绪而把郭宋从家族除名,以至于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大错,父亲郭阳春也于七年前在悔恨中去世,郭世昌父子也先后病逝。
逝者已往,郭峙也只得无奈地接受现实,吞下了父亲给家族酿的苦果。
不料今晚家主郭曙告诉他,今晚晋王世子将要来参加祭祀,简直让他喜出望外,难道晋王殿下又改变主意,重新加入郭氏家族?
郭峙就像被猫抓了心一样,他好不容易看见了郭曙,立刻迎了上去。
“家主,这边借一步说话。”
大堂内人很多,大家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郭峙将家主郭曙拉到一边。
郭曙呵呵笑道:“贤弟是想打听世子的事情吧!”
今天从早上开始,大家都纷纷向郭曙打听世子的消息,他头都大了。
“正是,世子来了吗?”
郭曙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道:“世子已经到了,不过他暂时不见外人。”
郭峙叹息一声道:“我就想当面给他父亲道歉,当年我们做的蠢事,让我父亲抱憾而终,这么多年,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根刺。”
郭曙点点头,“我理解你的心情,这不仅是你心中的遗憾,也是整个郭氏家族的遗憾,但这种事情不能急,慢慢来,太急切了反而欲速则不达,来日方长嘛!”
“好吧!我能不能和他说两句话,说说灵州的情况,或许晋王殿下很关心的,我保证绝口不提道歉之事。”
郭曙被他缠得无奈,只得答应了,“那就少说几句,不要太激动,否则惊吓了世子,他明年就不来了。”
“不会!不会!我就简单说几句,要不然我回去也没法向族人交代。”
網 遊 之 劍 刃 舞 者
“你跟我来!”
郭曙带着郭峙来到内宅,来到一间书房前,门口站着四名侍卫,郭曙对一名侍卫道:“烦请替我禀报一下世子,这位是灵州郭氏族长,想见一见世子。”
侍卫点点头,进去禀报,不多时,侍卫出来道:“两位请吧!”
郭曙带着郭峙进了房间,房间里,郭锦城正坐在桌前看书,郭曙没有感到异常,但郭峙武艺高强,他立刻感觉到了房间里有杀气,这种杀气竟然是世子身后两名女护卫传来,她们腰佩长剑,粉面凝霜,目光如刀一般犀利。
郭曙刚刚见了郭锦城,倒不用再行大礼,他见郭峙想跪下,连忙扶住他,行大礼会让世子为难的。
“世子殿下,我介绍一下,这位是灵州郭氏的族长,叫做郭峙,晋王认识他的。”
郭峙胀红了脸,躬身行一礼,“参见世子殿下!”
“两位请坐!”
侍女给他们搬了两把椅子,两人坐下,郭锦城笑道:“我父亲一直很关心灵州的情况,他常常说,有很多故人在灵州,很是想念,他也希望灵州郭氏家族能够重视教育,子弟好好读书,能够考上科举,给家族增光。”
郭峙连忙道:“以前郭氏家族重视武艺,现在文武兼重,兴办了三座学堂,给孩子读书,另外,请转告晋王殿下,郭氏家族的三百多名附庸奴隶,我们去年全部释放为平民,官府给了他们土地。”
“感谢族长深明大义,我父亲还问到一个叫做施童的人,族长认识他吗?”
“当然认识,他现在发达了,灵武县最大酒楼西施酒楼就是他开的,还有一座酒坊,专门酿造上等葡萄酒,拥有葡萄园上千亩。”
停一下郭峙又笑道:“需要说明的是,这个施童就是我的女婿。”
“原来如此!”
郭锦城沉吟一下道:“族祭之前,我还有几句话要给家主说一说!”
郭峙闻言,连忙起身告辞退下。
郭锦城又问道:“郭家有人在灵州为官吗?”
郭曙微微欠身,“郭峙的次子郭喜目前在灵州怀远县出任主簿,口碑还不错。”
郭锦城点点头,“我父亲也派人调查过灵州郭氏,他就怕灵州郭氏称霸灵州,为祸一方,但现在看来口碑确实不错,这一点让父亲很满意,我打算向父亲推荐郭喜出任灵武县县令,家主觉得可行吗?”
郭曙想了想道:“从主簿升为县令问题不大,大家都能理解,我觉得可以!”
郭锦城又道:“另外,请家主做好准备,可能新年后政事堂会有调动,曹相国要全力防疫,可能会出任河南道观察使,然后由家主接任枢密使一职。”
这个消息着实来得突然,郭曙愣了半晌,他忽然意识到,晋王是在用实际行动为郭家铺路了。
他缓缓点头,“请转告你父亲,我会接受任命,感谢他的信任!”
这时,外面传来云板叩响,郭曙起身道:“时辰到了,世子,我们请吧!”
………
尽管家家户户开始祭祀,但对于一部分内卫士兵,今年的大年三十就没有那么舒心了,周岷连夜带着一千内卫士兵北上坊州。
按照周岷和王越的商议,他们一方面不能打草惊蛇,另一方面也不能相隔太远,万一元卫直接在庄园出现,他们抓捕都来不及。
他们和卫唐会以及元卫斗智斗勇近一年,深感元卫的狡猾,对方不按常理出手,如羚羊挂角,根本就无迹可寻。
而这一次是他们最好的机会,如果能把握住这次机会,他们极可能抓住元卫,彻底摧毁这个后背毒刺。
为此,内卫精锐尽量出,包括雷震子和应采和,两大高手也出动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战马在雪地里疾奔,四周被一望无际的白雪覆盖,唯有官道被往来的车辆和行人碾成了黑泥,一千骑兵迎着刺骨的寒风冲出了长安城,向东方疾奔而去。
……..
京兆府云阳县,这是长安北面的一座大县,在县城西北有一家占地约五亩的大宅,叫做西北客栈,客栈除了前面一座两层的长楼外,后面还有几座独院,整个客栈由一名掌柜和六名伙计打理,由于客栈附近有几家卖皮货大店铺,所以生意很不错,基本都住满了。
正月初一上午,一名骑马客人在店门前翻身下马,一名伙计迎上来笑道:“贾爷回来了。”
男子把马匹缰绳扔给伙计,搓搓手埋怨道:“奔了一夜,简直把我冻死了,给我准备点饭菜热汤,我回头过来吃。”
“都有现成的,贾爷随时过来。”
男子还有事情要禀报,顾不上吃饭,他急匆匆来到了后院,走进一座独院。
院子里有一名六十余岁的老者,正负手站在水池前沉思不语。
“大管事,外面冷,进屋里烤火吧!卑职向你汇报。”
“见到豆卢家主了?”老者淡淡问道。
“豆卢宝武和豆卢家主都见到了,他们家主说,那批财物要取走可以,但要凭当年的信物。”
“我知道,信物肯定有,但有没有给他们说,我们需要验货?”
“卑职说了,豆卢家主答应了,到时就由豆卢宝武陪同我们验货,就按照大管事的要求,约定验货的时间是正月初五。”
老者抬头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道:“还有四天时间,我们也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