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znr火熱連載小說 馬林之詩 愛下-第六百二八節:遺憾(一)閲讀-kqlu9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看起来这个叫维克多的家伙应该是一个人类,但是他应该是被那个军用AI改造了。
改造手术需要受术者有足够的‘强度’,这个强度马林到现在还不明白,因为就目前他所知的受术者中,那些出生在紫室中的孩子各有不同,有人有着足够的术式天赋,有人成为了一个高阶战士,还有人有着非凡的商业天赋,而马林的露露……这个小守夜人并没有太过强大的天赋,也没有足够的体质,她甚至……马林皱着眉,将这个除了智慧之外一无所有的女孩移到一旁,然后看向黑暗同业公会的三个成员。
现在,他们才是马林最难以处理的麻烦。
看着他们,马林开了口:“你们似乎不想与我为敌,为什么。”
这是马林最好奇的原因,毕竟他们真要打,就算是马林一时半会也拍不死他们所有人,要是没有拉格洛夫与托德,肯定有人会逃之夭夭。
而马林的回答意外的让这三个年轻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那个满身霰子的倒霉蛋开了口:“我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他们都在军队或是后勤服务……阁下,您应该知道,您的存在帮助了我的弟弟与妹妹们,我虽然是刺客,但也明白,如果没有您,我的亲人只怕早就有人要出事了,毕竟大家都知道,混沌是多么可怕的一种存在。”
“原来如此……那么我看你的年纪不大,你的妹妹才多大啊。”马林坐了下来,他有些无法理解这个年轻人的弟妹为什么要去做那么危险的工作,弟弟就不说了,妹妹们那怕在后勤营地,那也是非常危险的前线。
但……至少也是一份工作。
“弟弟十五岁,大妹十三岁,小妹十岁,虽然两个妹妹无法和弟弟那样作为士兵上战场,但她们可以在后勤营地洗衣服,做饭,送点食物。”这个年轻人说到这里,抽了一口手里的烟头:“我每个月差不多可以给他们四十莫威士,这笔钱足够他们过得不错,但是弟弟是在您来之前就被强制征兵的,我没办法改变什么,那个征兵的家伙把他的儿子也送上了前线,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总不能把这家伙给杀了吧,他也是倒霉的可怜人啊。”
“那你的妹妹们呢。”马林说到这里,又给他弹了一支烟,同时对于他的感叹有些好感——虽然是夺人性命的杀手,但生意归生意,心底里的还有丁点儿良知还没泯灭呢。
这个年轻人接过了烟,用旧烟头点燃了新烟。
“四十莫威士,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在那一片,这是足够救一家人的活命钱,弟弟不在,妹妹们还小,哪怕大妹懂事……您知道吗,我天天怕小妹说漏了嘴,这世道,人命有时候只值一个银板子,所以还是让她们进了军队,有您在,军队就不会是吃人的魔窟,而如果没有您与我在,她们无论在哪儿,都只是在炼狱里前行并随时会丢了性命的可怜虫。”用力抽了一口烟,这个年轻人看向马林:“我们兄弟在这里等追踪者,就想看看会是我们接手这件事情会引出谁来,在我们的想象中,一个助祭,应该引不来什么恐怖存在,谁又能想到会把您引过来,那个战神教会的助祭到底是什么来头。”
“谁知道呢,有人想让他死啊,哈米尔。”乖巧的年轻人米卡这么感叹道。
“他的命挺贵的,一万威莫士,公会抽成之后,我们六个人每个人还能分一千呢。”双腿断了半截的费雪说到这里,似乎是牵扯到了伤口,因此而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个叫V的家伙,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的吗。”马林给这两个年轻人也弹了烟。
“他是挺奇怪的,脾气古怪,什么任务都接。”哈米尔第一个做出了回答。
“我没怎么见过他去店里吃饭,每一次都是在不知道哪儿吃东西。”米卡接过马林丢过来的烟之后叹道。
“我见他吃过大毁灭时代的留存食物,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那跟蜡一样味道的东西吃下去的。”费雪给了马林一个很有意思的答案。
马林和杰森一合计,感觉这个叫维克多的家伙还真是一个改造体,只不过他身上的应该不是军方改造,而是杰森所说的黑市改造——使用各种各样拼凑出来的东西对人体进行一次性的改造,这种改造通常活不了太多,五年,又或者十年,反正最长不过十五年,这是杰森说的,他说以维克多的情况和如今的材料问题,能不能活七年都是问题。
不过杰森说过,这种黑市改造有一点好,用在这种改造者身上的材料都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
换而言之,这个叫维克多的家伙,很有可能并不是他身上这些插件与改造体的第一任主人。
“你的这个军用AI老朋友还真是会勤俭持家啊。”马林给杰森的这个‘老朋友’下了一个定论。
杰森对此还了一个无能为力的苦涩笑容。
马林转身看向这三个年轻人:“三位,我没有话要问了。”
米卡点了点头,然后开始一声不发地抽烟。
费雪一边抽着烟,一边抚摸着他的断腿。
哈米尔举起了手,见到马林示意他可以说话,这个年轻人立即打开了话匣子:“阁下,您要处理掉我们了吗。”
他看马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个年轻人笑了笑,然后指了指他自己:“我兄弟还没抽完烟,先杀我吧,我背上好痛,死了,也就解决了。”
马林听到这个答案,扭头看了一眼拉格洛夫与托德,他们摇了摇头。
是要让马林不要可怜他们,还是爱莫能助?
怎么可怜呢,他们可怜,那些死在他们手上的可怜人又怎么说呢,是他们命不好吗?
马林叹了一声,站起身的他拔出了转轮枪走向哈米尔。
“谢谢您,阁下,如果可以的话,您能照顾一下十七师的洛克·盖伊吗,他是我弟弟,一个只比步枪长一点的小混蛋……”看着马林检查弹巢,哈米尔有些不好意思地陪着笑:“我知道我的请求很过分,我是一个刺客,一个杀手,一个良心早就喂了狗的公会走狗,我只是……我只是真的没有办法,不做这一行,我这个文盲又能做什么呢,父亲与母亲死的时候我年纪大了,连出去卖都会被人嫌年纪大啊,阁下……”
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笑了起来,虽然他开始流泪,但是他依然没有求饶。
马林确认了子弹没有问题,带上了弹巢,最后开口问了哈米尔一个问题。
“哈米尔,还记得你杀了多少人吗。”
“我十五岁入行,到现在二十三岁,一个屠夫,谁还记得住自己杀过多少畜生呢。”这个年轻人说到这里看向马林:“开枪吧,阁下,如果我没有走上这条路,说不定就能够和弟弟一样,成为阁下您的士兵了,多好啊……但是我不走这条路,又怎么可能养活弟弟与两个妹妹。”
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伸出手握住马林指向他的枪管,将它从胸口移到了脑袋上。
“不用怜惜我的这张脸,阁下,别让我弟弟知道我死了,谢谢你。”
“你的请求我了解并切实感受到了,安心去吧,你的弟弟和你的两个妹妹我会帮着照顾一下的,你的罪不会延续到他们身上,你的弟弟会是我忠诚的士兵,而你的妹妹们,会是我最好的小帮手。”
马林说完,扣动了扳机,而失去了生命的年轻人向后倒在了他自身造成的血泊中。
“接下来是我了。”费雪举了举手,已经抽完了手中烟头的他将烟的滤嘴弹到了一旁。
“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马林走过去问道。
“没有,我就一个人,以前还有两个哥哥,但他们都死了,父亲死了,母亲死了,连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也都死了,只是因为我们家交不起租,自由民变成了农奴,然后又在一次意外中得罪了领主,将臭泥不小心地溅到了他的靴子上……您看,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冰冷无情。”这个断腿的男人说到这里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不会帮你复仇,况且,我觉得你也应该不会需要我的帮助才对。”马林想到了从露露听说的一个故事,故事里有一个领主的确做了这种恶事,但是前两年全家暴毙,也没有想去追查。
“是啊,阁下,前年的时候我回了老家一趟,把原领主一家全杀了,您看,人有实力才有一切,我八岁的时候,只能看着自己的家人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却只能藏在水沟里,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开口,因为我知道我叫出声的话,只会让我们家多死上一个人。”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哭了起来:“我跟他们说过,我们完成了任务,不应该和那个维克多同流合污,我们是杀手,不是屠夫,但是哈米尔这个白痴……这个白痴。”
说到最后,费雪放声大哭。
“不好意思,我也不是你们嘴里的那条鱼。”马林说完扣动了扳机,费雪应声倒在了地板上,子弹穿透了他的心脏,这是一个比较体面的死法。
我知道你想说的话,你有那么多的期望,那么多的遗憾,我知道,我也理解,但我更明白你们手上沾的那些不义之血。
枫入江桥
走到米卡面前,马林看着他:“你呢,米卡。”
“我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我从记事开始就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没有家人,快要饿死的时候,丰收女神的一位助祭阁下将我丢进了教会的孤儿院。在那儿,我学了一点数学上的本事,到了年纪,离开的时候那位助祭还帮我联络了一份工作,我做了两年的会计,直到这个该死的国家说会计需要高中毕业,我哪儿来的高中毕业啊。”
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笑了起来,他将手里的最后一小截烟连同滤嘴一起弹走。
“我们五个兄弟,在一起做了差不多六年,原本我以为夏启会是最早提出散伙的,他有一个女朋友,年纪也大了,但是您看,把自己的扭断了,谁都不知道他的女朋友叫什么。”
“抱歉,米卡,我打破了你们的未来。”马林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就像是你们打破了那些死者的未来一样,杀手们终有一天也会死在赏金猎人的枪下。
吃货是战神
“不用抱歉,您来到这里,救下了太多的人,和我一起在孤儿院的同龄人有很多都在军队里,我上个月刚刚和他们吃过一顿饭,三十一个参军的,只死了一个,大家都说不可思议,是您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如今轮到我了……”说到这里,米卡看着马林:“大家都说,您发过誓,说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的可悲命运。”
“是的,我发过誓,而且正在做。”马林点头:“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有了,谢谢您,阁下,如果我能早一些遇到您该有多好,但我想……您的旗帜,应该容不下一个为了钱而战的公会走狗吧。”
说到这里,米卡闭上了眼睛。
“有什么话,要我带给那位助祭吗。”马林追问了一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我还是自己下去找他吧,开枪吧,阁下。”米卡笑了起来。
马林点了点头,然后举枪扣动扳机。
最后的刺客倒在了他自己制造出来的血泊中。
“您的仁慈我们都看在眼里,马林阁下。”托德在马林的身后感叹道。
“如果可以,我宁愿我铁石心肠,但是我受的教育告诉我这样不行,他们再可怜,也是杀手;而那些被他们杀的人再可恶,也是死在刺客手下的冤魂,何况真的有罪的家伙,只怕也轮不到黑暗同业公会也处理吧。”马林收起了转轮枪,扭头看向托德与拉格洛夫。
后者点了点头:“是的,阁下,北方人是可以决斗的,正常情况下复仇任务走的都是冒险者公会,有的是为了钱而愿意拿命来拼的佣兵。”
拉格洛夫的回答让马林感觉好受了一些。
而托德对于那个维克多的家伙还有些耿耿于怀:“还被他们跑了一个。”
“不,没有。”马林这么说道,同时一个传送通道正在他的面前打开:“我们走,去找那位维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