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ogm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線上看-第1175章蜀山殷若絀,西山結束-t7vn5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元灵归心术,”殷若绌一声轻喝。
只见他的周身,笼罩出一层薄膜般的灵气。
这灵气缠绕,与他手中的剑凝聚在一起。
一时间剑随心动,仿佛合二为一。
“御剑伏魔,”殷若绌一声轻喝。
长剑极速飞向虚空,带着凌厉的剑芒,朝混沌杀来。
“此剑名逍遥,乃是老夫以仙木为引,玄天重铁为核心,打造数年而成。”
“咣咣咣,”几道清脆的响声落在混沌身上,顿时长剑激起无数的火花。
科技 之 門
弥天大火在虚空中燃烧起来。
混沌巨大的爪子落下,想要去拍长剑。
但这长剑极其的灵活,时而穿梭虚空,时而横跨苍穹。
黑夜 進化
混沌似乎有些怒了,他轻喝一声,磅礴的威势涌动而出。
直接将长剑镇压于此。
“万剑决,”殷若绌一声轻喝。
那虚空中的长剑开始抖动起来,不断的分裂,无数剑意纵横。
整个苍穹上,瞬间出现了无穷无尽的长剑,仿佛就有数万之众。
随着殷若绌右手挥动。
剑随心动、剑心通明。
这数万长剑全部剑指混沌,以冲天的锋芒掀起万般剑芒。
苍穹上仿佛下起了剑雨,尽数落在了混沌的身上。
混沌身后,遮天大的血色双翅开始挥动起来,掀起漫天的风沙,最终飞行起来。
庞大的身躯朝殷若绌扑了过去。
殷若绌丝毫不惧,他一声“天剑”落下,逍遥神剑回到了手中。
直接踏空而起,扬剑刺在了混沌的翅膀上。
不过混沌防御力惊人,口吐雷霆,身披火焰,双眸似陨石。
暴动着继续杀来。
“忘剑五式,”殷若绌手中的长剑化了一个半圈,最终在手心挽了一个剑花。
“怒松横壁,”他持剑而立,犹如扎根地底,甚至悬崖峭壁却丝毫不惧的松柏般。
又似横跨在险地的一道铜墙铁壁。
虽然比起混沌庞大的身躯,他的身型弱小,却一招一式铿锵有力。
当两者撞击而来时,剑意凌然,他竟然纹丝不动。
“第二式栖鸾舞凤,”殷若绌的大喝再次落下。
犹如横挂虚空的天鸾,又似张牙舞爪、栩栩如生的天凤。
他单脚而立,另一只脚则悬浮而起,身后长袍飞扬。
一头披着的黑白发也是飞散开。
剑鸣声似是凤凰,剑尖有一只火凤的虚影冲了出来。
那火凤映照在半边天,直接击中了混沌的腹部。
然而殷若绌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第三式,乘风带月。”
殷若绌的身影渐渐变得虚幻起来,天地间的清风都仿佛有了轨迹。
他随着风、感受风、融入风,无处不在。
剑尖处,从一缕缕的清风再到狂暴的飓风,风中似有皎洁的月光照耀而下。
那一剑划破天际线,落在了混沌的四周。
此刻的混沌,显得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任凭殷若绌的剑招变化,被动挨打着。
“殷掌门加油。”
“捉住着妖兽,立我岳城之威。”
城池上,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皆是脸色大喜,不断的大喊着。
“第四式,剑渡苍冥。”
长剑再次爆发出如虹的威势,化作一道冥龙,电闪雷鸣,呼风唤雨般。
那冥龙绞杀而来,带着汹涌澎湃的龙威缠绕住混沌庞大的身躯,令它动弹不得。
“四式合一,第五式,虬枝飞鹤。”
这一刻,殷若绌的身影化作无数道,仿佛有无数个殷若绌站在苍穹上。
而且他们的站位都很讲究。
个个是飞鹤之姿,以东南西北,八卦六韬,两仪四象而立。
混沌被包围在圆心点,而四周战满了密密麻麻的殷若绌。
无数寒芒的剑尖对着混沌。
一声包含杀意的“斩”落下,便是无数殷若绌举剑刺向中心点的混沌。
万剑归宗、万水归流、一切都将寂灭于圆点中。
虚空………坍塌了。
只见苍穹虚幻不定,只有无穷无尽的剑意亘古不散的弥漫开。
亦是数不清纵横的剑气掠过天穹。
当所有的剑意都在虚空爆发后,无数殷若绌的身影也都湮灭其中。
只留一道真身,踏空虚空而至,归剑背对着混沌。
混沌所在的虚空在爆炸中沉沦,最终庞大的身躯跌落下去。
“轰”的一声,混沌落在大地,撞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
…………
殷若绌缓缓转过身,这轻笑了一声。
这妖兽虽然强,但终究太笨重,而是攻击手段单一。
蜀山剑法,讲究的便是一个剑心通明。
而且内功十分深厚。
以此才能御剑伏魔,这也是根基、基础深。
他正准备离开,正在这时,那底下的深坑内,突然传来阵阵兽吼。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有冲天的仙气爆发了出来。
浓郁的黑色灵气从神坑内升起,一直大爪伸了出来。
按住深坑外的大地,随即混沌的身影一点点的爬了出来。
它全身的毛发,都变成了紫褐色。
那圆鼓的肚子上,裂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漩涡内,深红色的光芒闪烁,有无穷强大的力量在其中酝酿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紧接着力量酝酿到了极点,一道赤红色洪流喷涌而出。
殷若绌面色大惊,他连忙举剑阻拦,但洪流仿佛噬人般,直接将他吞噬。
“殷掌门,”城池内,无数人大惊。
也有无数身影冲向那红色洪流。
然而一切为时已晚,当洪流落下后,殷若绌单薄的身影从虚空中落了下去。
……………
“不要杀他,制造恐慌即可,”混沌正欲再攻击,不过徐子墨在虚空中,却拦下了它。
这殷若绌算是自己神州大陆内,为数不多的天骄。
若是死了,难免会是一种损失。
他此举只是为了轩辕剑,无意真的破坏神州大陆。
从城内飞出来的众人接住了殷若绌的身影。
他身受重伤,气息虚弱。
“不可力敌,不可力敌,”殷若绌只是说了几句,便昏迷了过去。
混沌站起身,庞大的头颅俯视着整个岳城。
淡淡的说道:“从今天起,这座城池由我统治,你们皆是我的奴仆。”
虚空中,徐子墨目光平视,吩咐道:“西山足够了,下次再去北境、南海以及东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