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txt-第202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23)推薦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温伏南瞳孔地震,看着气势汹汹的唐果,努力抬起下颚:“你离远点儿,这姿势不舒服。”
唐果前倾的身体又直起,温伏南松了口气,松开领口两颗纽扣。
“我去可以,但有条件。”
唐果等的就是他这句:“说吧,能力范围内可以答应你。”
温伏南仰头看着倚坐在办公桌上的她,弯了弯唇角:“你放两天假,给我做饭。”
唐果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要求,倒没想到他的愿望这么简单。
“行,通过!”
唐果伸手和他手心拍了一下:“就这么说定了,等游戏上线后,我放假陪你。”
“好。”
温伏南答应得毫不犹豫,好像生怕她反悔似的。
……
看她准备转身离开,温伏南叫住她:“等一下,你之前说想开奶茶店,还想做吗?”
唐果停下脚步,挠了挠头:“想啊,但是我最近没时间。”
温伏南将手边的一份文件推到她面前:“这是我找专业团队做的A市奶茶店市场调研和产品分析,你抽时间可以看一下,关于选址……我看过温氏商场三个月内会空出来的门店,让高特助那边发了一份表格过来,标红的几家店是我推荐的,你可以参考一下。”
唐果暗自咋舌:“温氏商厦的门店租金可不便宜。”
温伏南:“你是温氏少夫人,不过一间门店的租金,温氏还是出得起的。”
唐果:“……”真的,他有钱,说什么都对!
温伏南这凡尔赛的言论,简直让她嫉妒的眼红。
唐果将文件拿走:“我会看的,想喝奶茶吗?”
温伏南:“你做?”
唐果:“我还有好几个程序要跑测试。”
简而言之,想屁吃呢!当然没时间做了。
“不喝。”温伏南伸手要把文件拿回来,脸色又黑又丑。
唐果眼疾手快地将文件藏在身后,眉飞色舞地笑:“真不喝啊?我给公司每个人都点一杯,你确定不要?”
温伏南:“椰芒冻奶。”
“好嘞!”唐果笑眯眯地应了,拿出手机立刻下单,“我一会儿给你送进来。”
……
外卖来得很快,唐果将奶茶分给办公室其他员工后,将椰芒冻奶送到了温伏南手中。
“高特助已经来了,在外面等你。”唐果也捧着一杯杨枝甘露,沙雕地嘱托道,“帮我争口气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温同志!”
温伏南白了她一眼:“你真不去?”
唐果摇了摇头:“今天去不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討論-第202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23)鑒賞
“我把拍品名单发给你,想要的告诉我,帮你拍回来。”
唐果点点头:“好呀,那你准备好大出血吧。”
温伏南对她小人得志的模样既无奈又无语,到底是没有接触过温氏业务的笨蛋,仅温氏旗下的连锁酒店,一年营收就差不多有200亿,还不算娱乐公司、房地产公司、国际物流贸易、国内外大型商场等产业的收入……
想要败光他的身家,她还需要多多努力。
……
将温伏南送出公司后,唐果很快就回到正在跑测试的电脑前,她埋头飞快地编了一个小程序,让贺琛盯着继续跑的程序测试,嘱托道:“我出去一趟,见一个朋友,你帮我盯一下。”
贺琛想着前脚刚离开的温伏南,狗狗祟祟地问道:“老板,你这是去盯梢?”
唐果微微侧目,脸差点儿裂开:“想象力这么丰富,你怎么不去写小说?”
贺琛叹了口气:“文笔不好,以前我也有个文豪梦。”
唐果:“……”
“少废话!”唐果伸手敲了他一巴掌,将电脑丢给他,“正在测试这几组数据,如果有问题,你一定要记下来,机器如果出现问题,给我打电话,你们不要随便动。”
贺琛点点头:“我做事,老板放心就好。”
唐果点了点头,她编的有个小程序,一旦测试的数据异常,会将消息自动发发送到她手机,但是难保不会出现其他意外,所以还是得找个人盯着,会更保险。
手头正在测试的这几组核心数据是游戏的关键,不能出任何问题。
……
唐果回办公室拿了一个一次性口罩,带着手机和背包离开公司。
出了公司后,她直奔银行,去柜台取了三十万现金。
这次的现金是她私人账号里的,所以银行不会惊动温伏南。
背着三十万现金,她立刻租了一辆越野车,开车去了郊区。
将钱放在唐青与奉杰交易的老地方,她又将车开回了市内,取出了另一只专门用来和奉杰联系的手机,发了条消息:“有时间我们见一面,深入接触甲哥的计划暂停。”
对面一直没有回消息,唐果也没有继续等,将车还回出租公司,她去西点屋订了甜点,留下公司地点,让外卖直接送去,自己则拿着单独准备的一份回公司。
前后只用了三个小时不到。
回公司的路上,她收到了温伏南发来的拍品名单。
温伏南:想要哪些?
唐果随意扫了一眼,一目十行地在列表上瞟过,随手挑了一套价位非常感人的珠宝。
将拍品编号发给温伏南,唐果回了消息:就这套。
温伏南:其他的也很不错,再看看,一起拍回去。
唐果:不用,买一套气一气夏风艺就够了,剩下的钱,我不介意你投我公司。
微信上温伏南的状态一直显示在输入中。
等了两分钟,对面发来一排省略号。
唐果:如果遇上其他对你献殷情的女人,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温伏南:你在教我做事?!
唐果:嗯哼,两天的假期和饭菜,你看着办。
虽然她对温伏南没什么想法,但维持婚姻期间,她才不想听见自己被绿传言。
……
高特助站在温伏南身边,看着他嘴角几乎压不住的弧度,心里也有些惊叹。
真是很少见这样的温总!
温伏南是A市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油盐不进,不管帅哥还是美女,从来就没有让他刮目相看的,他的情绪也一向内敛,做事更是雷厉风行,甚至还有点不近人情。
但是,这一年多没在公司见到温总,他脸上的表情倒是丰富不少。
“温总,这次拍卖会上,有几件非常有收藏价值,且很适合少夫人的首饰,您可以酌情拍下来,哄一哄少夫人。”
温伏南放下手机,侧目看着高特助:“你懂得的不少。”
高特助一本正经地答道:“最近刚脱单。”
温伏南有点兴趣:“那恭喜啊,高特助,这个月奖金翻倍,当作庆贺了。”
高特助平素不苟言笑的脸也柔和不少:“多谢温总。”
……
两人交谈之际,身边有人落座。
夏风艺看着即使坐着轮椅,依旧风姿卓绝的温伏南,眼底闪烁着惊人的光芒。
她娇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温少,好久不见。”
温伏南一侧首就看到了夏风艺,脑海中飘过唐果傲娇的脸。
如果她在,估计又会直接开怼,场面一定很欢快。
高特助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夏风艺,静默不语,保持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
温伏南淡淡说道:“夏二小姐,你的位置应该不在这里。”
夏风艺脸上的笑容差点炸裂,她努力维持着镇定:“嗯,我知道,只是顾先生还没来,我看到你就过来打个招呼。”
温伏南抬眉:“抱歉,我们不熟。”
所以,也不用特意过来打招呼。
夏风艺捏着包的手紧了又紧,笑容不变地说道:“一回生二回熟,况且,我与唐青关系还算不错,见到你应该过来打招呼。”
“对了,怎么不见唐青?”
“我还想跟她叙叙旧呢。”
温伏南低头轻轻擦过指甲盖,淡笑道:“夏二小姐,我怎么记得,我太太和你好像只见过三次,而且之前每次见面,结果都算不上愉快,不知道你有什么旧想和我太太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