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483,毒蜘蛛的秘密:第十六章(2)熱推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秦紫光消失后,隐身埋名,开始想着怎么报复张智。她固执地认为,是张智把她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我不知道秦紫光是怎么知道,广西蚂蚁山吴家的孩子是张智的私生子;又是怎么知道,张智跟于硕有着不为人知的瓜葛,如果能查出张智杀害了于硕,那样秦紫光就达到了报复张智的目的。秦紫光为了调查出蚂蚁山的孩子是否跟张智有关,用假名和假身份,跟当年报道吴家杀妻案的记者况准还恋爱了半年,最后也是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张智在苦苦寻找秦紫光时,偶然知道秦紫光跟况准有过半年的情缘,她化名卜娜活动在深圳这座城市。
“我说的这个秦紫光,是不是让你觉得很熟悉,或者说就是你的亲身经历。不,我不应该说这么委婉。直截了当地说,你就是秦紫光,我说的那些,都是你真真切切的经历。”
神秘女人似一块黑色的石头僵硬地坐在那里,罗菲盯望着她,等她回应,良久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时,两只白鹤从树丛中飞来,在水面上空追逐着……让平静的湖面有了一丝生气。
罗菲重复道:“秦紫光,你不说话,是想起了的母亲秦蕙的悲剧,还是脑海里全是对张智的怨言,要是不他,我们今天不会在这,谈论这么严肃的问题——涉及到生死的问题,让你的神经绷紧到了极点。”
神秘女人铿锵有力地否认道:“我不是秦紫光。”
罗菲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湖面上的两只白鹤,说道:“你一直不愿意真面目示人,要么是你怕那天暴露了真实身份,让一直还在坚持寻找你的警察周杨找到你;要么就是你让我调查张智,我势必要跟张智接触,会就此对他暴露了你的身份。”
神秘女人木然道:“——没想到罗侦探的想象力这样丰富。”
罗菲道:“不是我想象力丰富,我不是作家,是侦探,侦探是要靠真真的证据来推想的。”
神秘女人道:“但你的推想不一定就会对!”
罗菲道:“就目前形势来看,我的推想是对的……只是你怎么知道张智在蚂蚁山有私生子,然后他跟于硕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推想不出来。我希望有机会你能帮我解答这个疑惑。”
神秘女人冷冷道:“我是委托你替我调查张智的,不是让你调查我的,然后说出这么一番女儿弑母的言论,听起来毛骨悚然!”
罗菲道:“你这样神秘兮兮的,虽然让我很不习惯,但我喜欢这种刺激,我跟我的伙伴顾云菲说,我迟早会调查出你是谁的,从而满足我的好奇心。不想你跟张智有着那样不可忽略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是依存在一起的。你们彼此间的秘密,得从你们相互的经历来推测。”
神秘女人“哼”了一声,说道:“我不喜欢你们侦探总用‘推测’这个词儿,好像显得你们聪明的了不得,没有看到事情本来的面目,凭推测就可以知道答案,然后自以为是地跟人夸夸其谈……就像你推测我是秦紫光,你那是在说书,听起来很精彩,其实是无经之谈!”
罗菲拣起脚边的一块小石头,朝两只白鹤飞翔“嬉戏”的方向投了去,由于距离太远,没有惊吓到白鹤,小石头却在湖面上砸起一个水圈,水圈很快散开了,恢复了湖面的平静。
罗菲望着平静的湖面,说道:“无论你承不承认你是秦紫光,你也得面对现实,你不可能躲躲藏藏一辈子,迟早要露陷的。”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483,毒蜘蛛的秘密:第十六章(2)讀書
神秘女人道:“先不说我是谁,这跟你调查张智究竟有没有杀过人没有关系。我约你,就是想问问你调查他的进展。”
罗菲双手抱着后脑勺,说道:“查来查去,张智跟于硕的遇害可能没有关系!”
神秘女人激动道:“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呢?我还打算靠张智的这个致命弱点,让他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呢!”
“你就那么恨张智么?”罗菲道,“据蚂蚁山当年负责于硕遇害案的警察说,于硕可能是被当地的一个年轻人——用花瓶砸碎了脑袋才遇害的。可惜的是,年轻人不知道也被谁杀了,抛尸荒野,警察不能找他对证——于硕的死亡究竟跟他有没有关系。张智的说辞是,他去过一次蚂蚁山,是陪同于硕的父母帮着运送他的尸体回故乡……”
神秘女人道:“你的意思是,张智去帮于硕收尸时,跟吴家的女人发生了关系?才有了那私生子?这也太禽兽不如了,帮人收尸,还不忘风流,跟村妇留下风流韵事。最后,还阴差阳错地导致了吴家不可挽回的悲剧。”
罗菲道:“张智虽然嘴上没有承认吴家的孩子是他的,但他言语和行动证明,那个孩子是跟他有关系的。他去蚂蚁山偷偷看了那孩子,他隐藏在树林里探看吴家的孩子时,你偷拍了他,并寄送到了他的住处。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你消失的这两年,你从未离张智太远。你甚至在张智深圳租住的小区内,住过一段时间,不然你不会把张智最近的行踪了解的那么透彻。周杨警官通过自己的方法,也找到你在张智租住的小区里住过一段时间,但你现在已经搬走了。”
“你还是觉得我是秦紫光?”神秘女人道:“我说过,我不要听你这个侦探自诩的推测。还是那句话,我只想知道,张智究竟有没有杀人?”
罗菲道:“我说了,张智可能没有杀人。”
神秘女人默然,黑色的高跟儿皮鞋的鞋尖,狠狠地把一株小草踩得稀巴烂。
罗菲见状,说道:“——小草也是有生命的!”
神秘女人像跟他作对似的,一脚把踩烂的小草踢飞到水面上,然后盯望着随波颤动的小草,说道:“张智抄袭于硕的手稿,又怎么解释?”
罗菲道:“我有一个让你可能无法相信的想法:于硕和张智是很要好的朋友,于硕看张智喜欢写作,想要做一个伟大的作家,却一直不能如愿。于硕想着自己的文笔还不错,于是帮他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张智写了很多小说,但最终只出版了《树叶上的时光》,张智为此抱得大名。这是于硕自愿帮张智写的,算不上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