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步步爲途 線上看-第242章 打草驚蛇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虽已夜深人静,但牛家的书房里依然灯火辉煌。
牛大山狠瞪着儿子,怒声道:
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 愛下-第242章 打草驚蛇鑒賞
“经义,我早就告诉过你,好好做生意,公家的钱不要伸手,你怎么偏听不进去?”
垂钓中心本就是个烂摊子,儿子却从中套了三十万出来。
牛大山得知这事后,很是恼火,当晚将儿子叫回来,狠狠训斥一通。
“爸,这事怪不得我,刘鹏说垂钓中心没人过问,他能将钱套出来,问我公司里要不要?”
牛经义一脸郁闷道,“白送上门的钱,我如果不要,那不是傻子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牛大山怒声道,“这下好了,你我父子俩都被姓刘的牵着鼻子走!”
“没事,爸,刘鹏不敢将这事说出去,否则,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牛经义自信满满道。
“他虽不会说出去,但我怕有人紧盯着这事不放!”
牛大山满脸忧愁。
“你是说姓何的?”牛经义低声问。
牛大山抬眼看向儿子,轻点两下头。
财务检查组是何志远一手搞起来,现在又紧盯着垂钓中心不放,这让牛大山心里很没底。
“爸,姓何的鬼花招多着呢,不可不防!”
牛经义沉声道。
牛大山听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我们不但要将这钱还回去,还要找合适的理由,绝不能让姓何的抓住把柄。”
“没错,可是找什么理由呢?”
牛经义满脸难色。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牛大山见是刘鹏的电话,连忙伸手摁下接听键:
“喂,鹏子,你和王增福聊完了?”
“是的,书记!”
刘鹏出声道。
“我和经义都在家呢,你过来吧!”
牛大山沉声道。
刘鹏听后,轻嗯一声,答应下来。
牛经义见他老子挂断电话,急声问:
“刘鹏怎么说?”
“他和王增福谈完了,我让他过来!”
牛大山沉声道,“他一会过来后,你少开口,我来说!”
牛经义对于他老子的话虽有几分不满,但并未出声反驳。
牛大山仰躺在沙发上,思索起应对之策来。
刘鹏挂断电话后,立即驾车直奔牛家而去。
王贵凤听到敲门声,连忙过来开门,见到刘鹏后,连忙请他进来。
“鹏子,他们父子俩在书房呢,你进去吧!”
王贵凤出声道。
刘鹏轻点一下头,快步向书房走去。
牛大山见刘鹏进门后,出声道:
“鹏子来了,坐吧!”
刘鹏冲牛经义轻点一下头,在他身边坐下。
“王增福怎么说?”
牛大山沉声问。
找王增福打探消息是牛大山的主意,他对此很关注。
刘鹏听到牛大山的问话后,不敢怠慢,将王增福的话复述了一遍。
“垂钓中心是企业,吃喝、烟酒什么的在正常不过了,没事!”
牛经义大大咧咧道。
牛大山狠瞪儿子一眼,冷声道: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 騎鶴人本尊-第242章 打草驚蛇熱推
“闭嘴,你懂什么?”
挨了训斥后,牛经义虽有几分不服气,但却不敢和他老子叫板。
“鹏子,你对此怎么看?”
牛大山沉声问。
“书记,这事只怕没那么简单!”
刘鹏沉声道,“王增福是个滑头,他的话似是而非,当不得真!”
牛大山听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我让你今晚去找王增福,就是想打草惊蛇,他这会极有可能正在和姓何的通电话呢!”
牛大山不愧是老江湖,看人识事的能力非常强。
刘鹏走后,王增福思前想后,觉得有必要向乡长汇报一下这事,于是便拨通了何志远的电话。
何志远听完王增福的话后,让他别当回事,明天该怎么办还怎么办。
王增福得到何志远的授意后,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书记,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步步爲途 起點-第242章 打草驚蛇鑒賞
刘鹏出声问。
既然牛大山也认为王增福在耍滑头,必然会有应对之策。
“这事非同小可,如果应对不当,极有可能惹出麻烦!”
牛大山沉声道,“鹏子,钱经义已经准备好了,如何巧妙的放出去,你想办法,没问题吧?”
三十万当中有五万是刘鹏用的,现在牛经义帮他出了。
牛大山要求他将这笔钱巧妙的还回去,并不是难事。
“书记,这事我去办,不过你能否帮个想个主意。”
刘鹏面带微笑道。
作为体制内的一员,刘鹏对于这事的严重程度了如指掌,不敢随意妄为。
“刘哥,钱我都帮你出了,如何放回去还用我爸帮你想办法吗?”
牛经义一脸不满道。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步步爲途討論-第242章 打草驚蛇
无奈之下,牛经义才帮刘鹏出了五万块钱,心里不痛快,下意识表露出来。
“经义,你虽帮我出了钱,但我可写欠条了!”
刘鹏出声怼道。
牛大山抬眼狠瞪儿子,沉声道:
“这事和你无关,你少插嘴!”
牛经义可以不给刘鹏面子,但他老子的面子不能不给。
“书记,您看看怎么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精品都市言情 《步步爲途》-第242章 打草驚蛇推薦
刘鹏满脸堆笑的问。
既决定将钱还回去,如果再出岔子,那可就苦逼了。
牛大山事先便思索过这一问题,听到刘鹏的问话后,便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刘鹏听后,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出声道:
“书记,我和庄总之间的关系一般,这么大的事他未必会给我面子。”
“要你,您先打电话和他说一声,我再过去找他?”
牛大山见状,心中暗道:
“刘鹏,你把老子当成经义忽悠了,这事我怎么可能亲自出面呢?”
想到这儿,牛大山抬眼看向刘鹏,沉声道:
“鹏子,你是乡政.府二号人物,庄总一定会给你面子的!”
刘鹏见牛大山不愿接茬,脸上露出几分郁闷之色:
“行,书记,明天一早,我去试试。”
“如果不行,再请您出面!”
牛大山没再推辞,点头答应下来。
“书记,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刘鹏出声道。
“鹏子,你和经义都要从这事当中吸取教训,公家的钱和物占不得,免得授人以柄!”
牛大山满脸冷漠道。
这事牛大山事先并不知情,都是刘鹏一手鼓捣的,难怪他会发飙。
刘鹏脸上露出几分讪讪之色,轻点一下头,答应下来。
牛大山见刘鹏走后,抬眼狠瞪着儿子,怒声道:
“这两天,你哪儿也不要去,就给我老实待在公司。”
牛经义不敢违拗,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