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原來老師都知道 (第一更)閲讀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向南吃饭的速度很快,没几分钟,餐盘里的饭菜就见底了。
他将最后一点饭菜用筷子扒进嘴里,嚼了几下,咽了下去,然后端起一旁的紫菜蛋汤喝了几口,这才从餐桌上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
抬头一看,覃小天居然还剩一大半的饭菜,看他的模样,还吃得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拿着筷子一点一点挑着米饭往嘴里送。
“你这吃饭的速度,也太慢了。”
向南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自己慢慢吃吧,我还得回去做事呢!”
说着,他还强调了一句,“把饭菜吃光喽,不许浪费啊!”
他刚转身要走,覃小天忽然抬起头来,张了张嘴,有些局促地说道:“老师,我,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吃饭就好好吃饭,等你吃好了再说。”
向南没理他,扔下一句话,就离开了食堂。
他认识覃小天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早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从修复室里出来时就看出他有事了,但这事应该不是什么急事,否则的话,以覃小天的性子早就跳起来了。
回到了小修复室里,向南一边开始继续修复那件卧足杯,一边等着覃小天找上门来说事,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一直到他开始准备给卧足杯进行作色仿釉时,这小子都还没有出现,按说这会儿,都已经到上班时间了,要来的话也应该来了。
向南想了想,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小子一遇到事情就容易把脑袋缩起来当鸵鸟,看来中午的时候,他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跟自己说一说的,结果被自己一说,现在又怂了。
“算了,先不管他,等下班了以后再说吧。”
向南打定了主意,便将这件事也给抛到了脑后,卧足杯要开始作色仿釉,这可一点都马虎不得,要是调制出来的颜色出现了色差,那这件卧足杯就算修复坏了。
刚刚才修复坏了一件扁腿饕餮纹圆鼎,还让客户找上门来了,要是再修复坏了一件卧足杯,那公司今年可真是走了背运,离关门大吉不远了。
……
古陶瓷修复室里,一如既往地安静。
部门主任姚嘉莹本来就是个话不多的人,她在修复室里一坐下,就是埋头修复文物。
冰山美人嘛,话多就不会那么冷了。
她不说话,手下的其他人自然也不好闲聊了,因此,整个古陶瓷修复室里整天都是闷闷的,除了修复文物时偶尔会发出一两声“叮叮当当”的脆响声外,几乎没有多余的杂音。
覃小天和王民琦坐在靠门边的两张工作台前,也各自忙着修复手里的残损古陶瓷器。
做着做着,王民琦眼角忽然瞥见覃小天正在给一件青花瓷粘接处用砂纸打磨平整,打磨着打磨着,他手里的砂纸好像有点要往原器物身上的图案打磨的意思,他赶紧伸手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问道:
“嘿!你干嘛呢?注意着点,你这哪是修复文物,你这是在毁文物!要是让老师知道了,你就准备卷铺盖滚蛋吧!”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神了,走神了。”
覃小天回过神来,自己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手里正在修复的是一件明代崇祯年间的青花人物故事笔筒,客户报价130万呢,这要是一不小心被自己给修复坏了,把自己卖了都赔不起。
王民琦一脸狐疑地看了覃小天一眼,一边给自己手上的一件清雍正年间的釉里红三多纹盌滴注502快速粘合剂进行加固处理,一边说道:
“我看你这两天怪怪的,整天神思不属,跟掉了魂似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原來老師都知道 (第一更)展示
“我没事,真没事!”
覃小天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个难看的笑容。
“嘁!你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王民琦撇了撇嘴,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叮嘱道,“你要是有事解决不了,就自己去找老师,别心里带着事在这儿修复文物,别到时候把文物也给弄坏了,老师肯定会发火的。”
跟在向南身边这么久了,他跟覃小天都很清楚,在向南眼里,女朋友都没文物的吸引力大,这要是覃小天因为走神弄坏了文物,那事情可就真大条了。
覃小天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
说完,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修复手里的那件青花人物故事笔筒。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原來老師都知道 (第一更)讀書
王民琦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微微摇了摇头,也继续回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他跟覃小天不只是同事,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以他对覃小天的熟悉,一看对方这副模样,就知道覃小天心里面肯定藏着什么事。
以前覃小天不管有什么事都会跟自己说的,有时候还会找自己商量,现在他有事不肯对自己说,这就说明了这件事肯定很重要,自己也帮不了他。
他不告诉自己,是不想让自己也跟着发愁。
“这个傻子,自己解决不了,就去找老师商量商量嘛。”
王民琦心里想着,“老师认识那么多人,没准他就有办法解决了呢?”
看着覃小天眉头紧锁的模样,王民琦也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他暗暗下定了决心,等下班后就找老师去,让老师找他谈一谈。
心里有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王民琦却没急着走,一直等到老戴那边开始收拾工作台上,他才长舒了一口气,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扭头看了一眼覃小天,见他还是一脸茫然地坐在座位上,王民琦摇了摇头,嘚,看来这事很严重啊!自己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去找老师说说这事吧,别拖久了拖出什么事来,那就不好了。
正想着,修复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紧接着,王民琦就听到了老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戴老师,下班了啊?”
老戴笑呵呵地说道:“是啊,今天你阿姨去医院复查了,我得赶紧回去做饭,顺便给她送一份。”
“哦,那你赶紧去,替我给阿姨问声好。”
“好,好!”
等老戴走了之后,向南又朝覃小天那边看了看,说道:“小天,你过来一下。”
王民琦:“……”
原来老师都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