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六七四章 驚動終極元老鑒賞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看着郑旭红一脸惊恐、步履匆匆跑了进来,朝鲜国王的脸色也瞬间变得很紧张。
他站起身子看着郑旭红问道:“爱卿,这是怎么了?”
“大王出事了!”郑旭红着急忙慌地跑上前,差点磕了一下,连忙稳住身形。
听到郑旭红这么说,朝鲜国王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他现在最害怕就是听到这句话了,显然这是怕什么来什么。朴正阳的死就是一个麻烦,太麻烦了。
郑旭红的心里面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和大王的看法不一样。
在郑旭红的眼中,这件事情明显就是一个麻烦,就是个破事。希望它这么过去就完了,非要去找麻烦。
毕竟朴正阳跟自己也不是一路人,他死了对自己的好处也非常多,就把他按自杀处理就得了,不要查。
结果大王非要查,现在查出事了吧?
“大王,朴仁勇死了。”郑旭红沉着脸说。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六七四章 驚動終極元老展示
听了这话之后,朝鲜国王的脸色大变,站起身子盯着郑旭红说道:“怎么死了呢?怎么让他死了呢?不应该呀,他不应该死。”
郑旭红也很无奈,也知道他不应该死,可是他就死了。
“朴仁勇怎么死的?”平稳了一下情绪之后,朝鲜国王直接问道。
“中毒死的。”郑旭红有些无奈的说:“我们到了之后就把他抓起来了。”
“臣离开前,就让人看着他,从始至终他的身边没有离过人。他没有吃过东西,没有喝过水,也没有人接触过他,就那么死了。”
“看来是早有谋划,”朝鲜国王坐到位置上,有些无奈的说:“可是怎么就能预料到我们去查呢?”
郑旭红没有说,大王没看明白,但是他看明白了。
这件事情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件事情就是张福干的,他先安排了人杀了朴正阳,收买了朴仁勇,然后再杀朴仁勇灭口。朴仁勇手里边的那封信,张福应该也有信心拿走。
结果自己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张福的步骤,把这封信搜了出来。现在事情变得有些不可收拾了。
如果自己和陛下现在去问张福,他肯定不承认。现在已经是死无对证了,张福为什么要承认?
只不过就一封信而已。这事要承认了就麻烦了,张福肯定是咬死了不认。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查下去。
那么就只剩下另外一种可能了,有人在背后谋划,把所有人都算计了进去。如果自己这边派人去查,那么就会找到这封信,随后朴仁勇就死了。
如果自己这边不去,那么在朴正阳的灵堂之前,众目睽睽之下,朴仁勇中毒而死,这件事情也会引起轩然大波,而且对方肯定也有其他的谋划。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会成为一个大麻烦。
想到这里郑旭红就一阵头大,也感到一阵胆寒。
如果是张福干的,这事没有什么,无非就是党争暗杀。虽然死了人,但是没什么大不了。这天下哪一天不死人?
冤枉死的、屈死的人有的是,也不差朴正阳一个。大不了最后把张福也明正典刑,弄死他安慰人心。
可是如果真的有人在背后谋划计划,那这件事情就太可怕了。
外面有人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直接说道:“大王,张福张大人来了。”
“让他进来。”朝鲜国王沉着脸说。
时间不长,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就从外面走到这里。
年纪轻轻能够做到高位,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了,所以张福就是少壮派的代表。
见到朝鲜国王之后,张福说道:“大王!”
他又看到了一侧的郑旭红,打招呼道:“郑大人。”
“免礼吧!”朝鲜国王摆了摆手说道:“朴正阳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张福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已经听说了。闹得这么大,现在外面人心惶惶,流言蜚语说什么的都有。”
“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平息,不然的话会非常的麻烦。臣来的路上听说郑大人去查,似乎是有所收获,不知道查到了什么?”
听到张福这么问,朝鲜国王和郑旭红的脸色都是一变。
这原本是一个非常寻常的问题,可是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情况下,张福这么问,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你在担心什么?
朝鲜国王看了一眼张福说道:“我这里有封信,你看看吧!”
说着,他把手中的信递给了旁边的郑旭红。
郑旭红把信交给了张福,然后退到了一边盯着他。
拿到信的张福有些不明所以。
这封信里面有什么东西?为什么非要给我?
把信打开之后,张福的瞳孔就是一缩。
自己的笔迹,张福当然认识,这个字练了很久。王佑军的行书,自己可是临摹了很久,到了现在才有了几分神韵,一直以来在同僚之中也是颇受赞誉的,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封信。
看了内容之后,张福脸色大变,抬起头看着朝鲜国王说道:“这个,不知这封信是从何处而来的?”
“郑旭红在朴仁勇那里搜出来的。”朝鲜国王说道。
话音刚落,朝鲜国王和郑旭红两个人都紧紧的盯着张福,想要看看他脸上的表情有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这两个人都失望了,除了愤怒和不解之外,张福脸上似乎没有别的什么。
“这是栽赃陷害。”张福怒气冲冲的说道:“一定要查这个水落石出,大王,我们要把那个朴仁勇抓起来,顺着他这条线查下去,就能够查到是谁在栽赃陷害臣!”
“朴仁勇死了。”郑旭红向前走了一步说道:“刚刚传来的消息。”
“他怎么死的?”张福的脸色更难看了,沉声问道。
没有丝毫的隐瞒,郑旭红把所有的事情都和张福说了一变,然后站在旁边看着张福。
超棒的都市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紂胄-第六七四章 驚動終極元老分享
“好厉害的手段。”张福赞叹着说道。
此时他的情绪已经平稳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平静。
作为一个年纪轻轻走到高位的人,张福自然有自己的城府,不会被情绪所左右。
听了郑旭红的讲述之后,张福大概也弄明白了,抬起头看着朝鲜国王说道:“大王,这件事情绝对不是臣做的。如果是臣做的,绝对不会留下这样的书信让自己陷入这样的情况。”
“这封书信如果在朴仁勇的手里面,那不等于把自己的把柄送到他手上吗?臣怎么会蠢笨至此?这就是有人在栽赃陷害!”
“可是这件事情说不明白。”郑旭红在旁边说道:“如果有人栽赃陷害的话,那外面这件事情恐怕瞒不住。即便没有人想捅出去,也会有人捅出去。”
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这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这个时候,外面又有一个人跑了进来。
他的脚步匆匆,走进来之后直接说道:“大王、郑大人、张大人,朴家那边传来了消息,金正民大人去了朴家。”
听了这话之后,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金正民,朴正阳的老师,元老派最老的老家伙,今年已经七十有二了。这老家伙平日里基本不出声,元老派没落之后,这位也就归家了。
朝廷给了他一些荣耀的荣誉,就没再搭理他。可是谁想到,这个时候他居然出山了?
自己的学生死了,惊动了这个老家伙。朴正阳与他相比起来,那威望简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在地方或者中央,都有金正民的学生,可以说是党羽遍天下。当年的仁祖反正,基本就是这个老家伙和仁穆王后一起谋划的。
现在可倒好,这个老家伙出来了。这可怎么办?
“大、大王,”郑旭红看着朝鲜国王,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着说道:“臣是不是先过去看看?。
一边的张福脸色也很难看,但他没有说过去看。
如果有人谋算的话,自己现在是已经落入彀中了。自己如果去的话,说不定都回不来了。
“好。”朝鲜国王点了点头说道:“马上去,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回复。”
“是,大王。”郑旭红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他昂首挺胸,步子很大,颇有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激情。
郑旭红的心里面明白自己这次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原本这件事情自己根本就没有参与的必要,结果大王非要这么搞,现在一只脚踏进去了,已经满腿泥,想要抽身根本就不可能了。
与其被动的等待,还不如主动出击。即便是面对金正民,郑旭红也不愿意退出。
大明使馆之中。
张余坐在原地喝茶,手中端着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脸上的表情很淡然,有一种温婉闲适的感觉。
宋香站在他的身后,手中轻轻地摇动着折扇,脸上有些好奇,随后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张余笑着说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不相信我谋划了这么久,他们还有办法翻盘。这次动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如果还失败的话,我就不用在朝鲜呆了,回京城吧!”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回到明朝做昏君笔趣-第六七四章 驚動終極元老熱推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回到明朝做昏君討論-第六七四章 驚動終極元老閲讀
宋香看着张余,脸上的表情莫名,轻轻一笑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胸有成竹的样子,仿佛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你。”
听到这里,张余苦笑,随即无奈的说道:“怎么没有?我就不知道回去怎么和娘子说你的事,想想就头疼。”
宋香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是后悔了?”
“没有没有。”张余连忙摆手说道:“你知道我不是这种乱七八糟想的人。事情已经出了,就要想着去怎么解决事情。只是一时之间,我还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你想太多了。”宋香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说?”张余看着宋香问道。
“你以为你的娘子不知道?你的娘子指望着你跑到朝鲜待了好几年为她守身如玉?想的太多了,你信不信回去之后你娘子一定很坦然的接受?”
“到时候再说吧!”张余摆了摆手说道:“自己做的事情总不能不认。。
“别说这个了。”宋香白了一眼张余。
在这方面,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天赋,继续说下去只会让自己生气。
如果他但凡有那么一丁点天赋的话,也不用自己做的这么决绝。
“刚刚传来的消息,金正民去了朴家。”
宋香从旁边的人手里面接过来消息,摆手示意那个人退下,然后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了张余。
看到这张纸条上的情报,张余顿时就笑了,笑得很开心。
“没有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张余笑着说道:“居然惊动了金正民这个老家。这一次有热闹看了。”
“你确定他们会去人?”宋香说道:“我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其实很简单。”张余说道:“其实朴正阳的死因根本就不重要,没有人会在乎他是怎么死的。”
“一个死人根本就没有带来利益的能力。人死如灯灭,官场上人走茶凉,何况是死?”
“但是他的死能不能为大家带来好处,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现在摆明了能给大家带来好处,为什么不动手?”
“元老派和少壮派的矛盾积压已久,只是缺一个爆点而已。这一次我点燃了朴正阳,彻底点燃了元老派和少壮派的争夺。”
“元老派会觉得我这边已经死了一个人,那么自然要得理不饶人,只要有线索证明这件事情是少壮派的人干的,甚至牵扯到了朝鲜的国王,他们就不会善罢甘休。”
“即便外面面临着灭国的危险,他们还是会争到底。即便知道争赢了也终究是一个死,但是这口气绝对放不下,一定会争。”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宋香看着张余说道。
“当然是帮着少壮派打压元老派。”张余语气之中带着兴奋的说:“安插足够咱们的人手,时机成熟的时候,让他们出兵造反。让你的人不要光盯着这个凤林大君,朝鲜国王那么多儿子,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