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三十二章 追空當駐屏展示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在这些东西之中环顾一圈下来,果然找到了不少有用之物,主要是图画及文字性的东西很多。
复神会那些人留下了大量的壁画和诸多的泥板文书,这一望而知是古旧之物,且看得出特意搜集并保护起来的。
精品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 txt-第三十二章 追空當駐屏看書
而他目光过处,便能看到泥板壁画前方有着模模糊糊的人影在膜拜,所以这些东西平日应该是充当供奉祭祀之用的。
泥板之上的刻符全是用一种独特的文字书写的,倒是与他在那些残缺石板上看到的至高之言有几分相似,不是有意描摹,就是某种变体,但这些文字本身不具备任何力量,只是单纯的信息载体。
若是以往,没有什么比对,他是没有办法看明白的上面的内容,可是如今道行上来了,不管上面刻画的是什么,哪怕是一些无序的线条,只要本身有着一定表述含义,那么他能够直接透见其本意。
随着他眼眸闪烁着神光,一个个字迹从眼前浮现出来,这些文字不但被他辨别出背后意思,还有些不完整的地方也被他一并补完了。
到此他已能顺利解读其中的内容,结果倒是颇有收获。
古老神明所在的文明被这些祭祀之人称之为“莫契神族”。
这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灵性文明。与天夏人是以逐道为上的情况不同,这个文明是走得另一条路,一切都是寄托在灵性力量的运用和分配之上的。
其有别于伊帕尔神族和后来的异神,普通人也能通过植入某种寄生灵性达到获得神异力量的目的,进而最终成神,并且其疑似还尝试过创造物种。
张御略一沉思,假若真是如上面所说的那样,那么莫契神族与天夏过去遇到的对手那是完全不同的。
可是即便这样强盛的古老文明,也一样在浊潮之中覆灭了。
但这里还是有一点区别的,从文字描述上看,莫契神族上层在浊潮到来之前就已经完全消失了,并没有碰撞到浊潮,真正遭遇浊潮的是他们留下的下层势力,且因为失去了上层,一时内忧外患俱发,长久建立起来的文明不出意料的崩塌了。
从泥板和壁画上面只言片语来看,莫契神族上层似乎是去尝试做某件事,隐隐露出来是“至高”有关,而在此之前,他们留下了预言,似乎是预计到了自己可能的灭亡,也可能是知道抵挡不了浊潮,所以做好了被覆亡过后再度归来的准备。
这两种可能都是有的。
只是不知道这里的“至高”,是至高石板上的至高,还是被称作“至高之息”的浊潮,这两者是有很大区别的。
关于莫契神族上层如何,下来就没有任何记载了,他不能确定此辈是成功还是失败了,可是现在预言还在,那么其是有极大可能回来的。
倒是在这些记载里面,他发现了不少伊帕尔神族的身影,而且是被屡屡提及的,壁画之中莫契人各种各样的形象都有,而壁画伊帕尔神族的形象,反倒是千篇一律,离不开忠诚、勇敢等标签,并且都是在莫契人身边充当护卫角色的。
如此看来,伊帕尔神族以往至少也是这个文明的核心附庸。
可是他得到了伊帕尔的所有记载,涉及到其自身的,几乎全是赞颂之言,一切文明成果都是自己创造的,对古老之神却是只言片语都没有提及,好像莫契文明就是不存在的,这可不像是什么忠心的表现。
除开这些之外,他并没有在上面找到任何记载莫契神族文明技艺的东西,不知道是没有还是被另行存放了。
看罢这些东西之后,他还在这里翻到了一份复神会之间的往来文书,由于复神会这里所有人都被落在目光之下,所以很轻易的分辨了出来哪些是内部通传的,而哪些则是来自于外部。
外部书信不多,其中一个名叫“赫”的人曾反复出现,其所需要的,就是让崇奉的古老之神的信徒还有沟通古老之神祭献之法一并转移到尾陆去。
他凝望那几份文书,片刻之后,上面渐渐有一个人影浮现了出来,可以见到这个人坐在那里书写,是一个年轻女性形象,只是这个时候,忽然有一股力量出现,那个人影似是倒影被搅动,忽然破散了去。
与此同时,东庭南大陆,那巨虫空舱之中,那金面具的女子胸前垂挂的赤色宝石忽然现出了一条裂纹,并有清脆的碎裂声传出。
对面的那年轻男子抬头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女子抬起挂链,小心看了眼上面的碎石,心有余悸道:“有外来的神明寻到我了,应该是天夏神明,幸好古老之神的力量遮护了我。”
上端老者出声道:“古老之神还在沉睡之中,并不能次次遮护你,你进入了神眠之室,去洗脱你过去的印记。”
年轻女子眼眸之中露出些许迟疑,还是躬身道:“是。”
进入神眠之室洗脱过去的印记,那是将过去一切记忆都是洗却,而后再载入新的复拓和编织过的记忆,完成这步后,还需再换一具新的躯体,将旧的一切逐步抛却,如此就可以防止上层力量循着痕迹继续看过来。
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三十二章 追空當駐屏相伴
年轻男子忽然有些紧张道:“赫身上的痕迹可以洗脱,可是天夏神明可能也发觉我们的存在了,那或许也能找到这里来,我们该怎么办?”
老者道:“那就先撤回神域吧,我们在外面已经待的太久了。”
年轻男子道:“那神明的躯壳怎么办?我们一定是要找到的,若是找不到,那古老之神就无法归来。天夏神明消灭了北陆的神使,说不定也是知道预言了,要是他们先我们一步找到,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老者提醒道:“不要忘记预言,预言上说是光与影是必会合一的,那么就算我们找不到,此事也必然会发生,只是少了我们的干预,可能会晚一些而已。我们此刻既然面临天夏神明的威胁,那么先要避开,等过去这一阵,再另外找办法。”
张御站在库藏之内,周围灵异已散,因为那一股干涉的力量,此刻他无法再从那些书信上看到什么了。
这是第二次察觉到这股力量的阻挡,而这一次,他很明显的把握到了力量的来源,这是来自于某处间层之中。
他抬头看过去,那些力量在从间层渗透出来之后便即破散合闭了,并且比上一次感觉来的减弱了一些,若无意外,这些力量当是原本寄存在那里面的,一旦耗尽,便就无有了。
这应该就是莫契神明的力量,其目的十分明确,就是阻挡他追剿复神会。此力要说正面与他对决那是无可能的,但若是单纯的搅乱破坏那却足够了。
他猜测似以往这些神力残留应该有不少,伊帕尔神族时期应该已经扫荡掉了一批了,残存下来的当是不多,在莫契神族真正归来之前,当是用一次少一次了。
可即便如此,还是出来阻挡追索,那无疑说明被追索之人的重要性。
他看着手中的书信,虽然无法再以道法神通观望,但是不代表就没有别的办法了,这封书信本身所用的材质、染墨还有书写工具,这些都是留下的线索。
双方能往来传书,也必然是有一个稳固传讯渠道的,面前几封书信差不多相隔一两年,也就是说,交通距离差不多是在一年路程以上。
书信中还提到了‘尾陆’,具体是哪里不知道,可以陆为称呼,还是能直接从东庭转过去,再加上上面两个条件,那么就只可能是一个地方了。
那便是东庭之南的那片地陆了,此前他追剿伊帕尔神族的余孽时,也曾去过哪里,但没太过深入。
他看向南方,下来好好要探查那里了,而且那么大一片地界,也不能放任不理,但事情需得一步步来。
思定之后,身上光芒一闪,这具分身便即消去,转回到了清穹正身之上。
时日飞转,很快到了大玄历四百零三年的两月中旬,此是年初廷议之时,清穹云海之上磬钟敲响,悠悠传遍各宫。
张御自清玄道宫之上起身,来至光气长河之上,与诸廷执叙礼过后,在案后坐定。
待诸人呈议说毕,他这才敲动玉磬,先将近来探查到的一些有关莫契神族的情况,挑了一些较为重要的在廷上说了下。
最后他道:“御多方探查来看,远古异神为天地主宰之时,其对间穹十分重视,派遣了许多族人镇守在看去无用的地界上,以往不知其目的为何,但若是为了堵住这个覆亡的古老之神归来,那便就说得通了。”
他说到这里,看向座上,声音提高了一些道:“那些间穹之中多载神国,现在亦有极多神异生灵从那里跳遁入世,即便只是出于守势考量,也当是将之堵住。
如今外层稍定,内层仍在加固之中,可对间层却是疏于防备,如今浊潮频频掀动,这古老之神极可能应兆归来,故御建言,我天夏亦当占据此处,使之成为我之屏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