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峽谷正能量 愛下-第八百六十三章 有才無德說的就是你吧?鑒賞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文鹤体育馆中间的颁奖台上。
一个短发披肩,巴掌大精致的小脸,身材骨肉均匀的女孩从旁边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金灿灿的奖牌走到了李秀峰身前。
霎时间,现场观众席和直播间里水友全世界无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舞台上,看这个这个即将“加冕”的男人。
不过下一秒,有点尴尬的是李秀峰个子太高了,哪怕他微微弯腰,对于体态娇小的李知恩来说依旧太高。
最后无奈之下,他只能半蹲着,李知恩这才将奖牌挂到了他的脖颈。
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李知恩在给李秀峰颁完奖后,微微红着小脸,抱歉地给李秀峰来了个礼节性的贴面抱抱。
一触即分。
这种礼遇还只有李秀峰一人独享。
轮到旁边的阿水等人时最多只有个握手,这让他们心中不由暗恨今天早知道穿着内增高好了。
不过轮到旁边韩国队颁发银牌的时候,那更是连个握手都没有了,这顿时也让身旁的阿水等人心中平衡了不少。
不怕你惨,就怕谁都没你惨。
就比如现场的韩国观众。
啊啊——!
现场无数韩国观众,无论男女,情绪上一下子就有点崩溃了。
对于男观众来说,李知恩无疑是韩国的国民女神,现在正被一个“国民公敌”给搂在怀里,额头上的青筋简直突突的绷起。
而对于女观众而言,李秀峰也是刚刚微微一笑就虏获她们放心的美男子,现在却被别人抱住,嫉妒心强一点的当场就加入李知恩黑粉团了。
华夏的解说台上,结束了解说的三个解说正在收拾东西。
解说的工作远没有直播间水友看起来那么简单,台上张口就来,吹牛逼不打草稿。
嗯,他们是打了草稿的。
哇哇拿起昨晚准备的稿件,刚要招呼一声晚上庆功宴吃韩国料理,来韩国的随行解说都会一起去,转眼却发现旁边的夕桐怔怔地看着大屏幕。
“夕桐,等会一起去吧。”
“呃…你们去吧。”夕桐勉强一笑。
“怎么了?”哇哇好奇。
“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夕桐道。
“这样啊…”哇哇点了点头,“不过我想说的是,峰哥他们晚上聚餐好像一起去。”
“那咱们抓紧吧。”
夕桐已经收拾好了文件夹。
旁边的米乐见状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谁还没个青春年少呢。
汪汪汪。
……
台上颁奖结束,顺理成章地,作为冠军的一行人再次走上了采访台。
负责采访是韩国女主持赵恩静,据说已经和娱乐圈某个演员订婚,她平时已经不参加LCK的主持采访工作了,这次奥运会才上来继续采访。
当成熟优雅,知性魅力的赵恩静拿着话筒,踩着高跟鞋款款走来,这个毕业于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的大姐姐舞台气质完全不输给娱乐圈的女明星。
而相隔四十公里的韩国首尔,SKT俱乐部。
不久前LCK春冠输掉了奥运会的名额,有些意兴阑珊的Faker像是以往一样,下午起床后就开始在基地里直播。
打完一局排位的间隙,他也会切出正在直播的奥运会比赛看一看。
DWG代表的韩国队输了一场,两场…Faker的脸色都看不出什么变化。
到了晚上,Faker的手边多了桶韩式拉面,基地里放假,煮饭阿姨也都回家看儿子了,Faker中午叫了外卖,晚上就吃泡面垫垫肚子。
打完一把,刚刚逆风翻盘,Faker一个人把对面家给偷了。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峽谷正能量》-第八百六十三章 有才無德說的就是你吧?
“哈哈哈哈!”
Faker心里很开心,拍了两下电脑桌,笑得前俯后仰,像是小孩子玩游戏用歪招赢了对手,即便是排位心中也莫名有种成就感。
他下意识地转头和队友们分享,转头一看基地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无。
但Faker依旧很开心,于是端起旁边的面汤,美滋滋地放到嘴边吸溜了起来,顺手打开了奥运会电竞项目比赛的直播网页。
蓦然间,像是五月的天空闪了电,熟悉的倩影跃入眼帘。
许久未曾见,她还是那么爱笑,还是那么爱做主持人。
直播镜头前,面桶挡住了Faker的脸,只看得到喉结滚动。
咳咳咳——!
他被碗中的拉面汤呛了一口。
放下面桶,Faker突然觉得入口的面汤好辣,喉咙似乎还有一点咸。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Faker才明白不久前的LCK春冠上失去了什么。
都市小說 峽谷正能量討論-第八百六十三章 有才無德說的就是你吧?分享
他输掉的不仅是那张通往奥运赛的门票,还有那次此生仅有的机会…
这会儿直播间里弹幕也多了起来。
Faker没看弹幕,只是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今年,
我不会再输了。”
……
仁川的文鹤体育馆里,舞台上,最先给到采访的是教练韩云龙。
赵恩静握着话筒带着翻译,巧笑嫣然地说道,“恭喜你们赢得了我们的奥运金牌,对于今天的整体表现和对手的表现,有什么想说的吗?”
饶是KG三朝老臣,站在奥运会舞台上的韩云龙激动之余也有些紧张。
但好在他及时克制住了,拿着话筒声音沉稳地说道,“今天三场比赛来说,我们选手们状态调整的不错,还行吧。”
“嗯,韩国队的选手们也都很出色,说实话,在今天的比赛开始前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输了比赛回去怎么和国内的观众交待。”
说到这,韩云龙的脸上露出了爽朗的微笑。“呵呵,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不用我来头疼了。”
场下,刚接了选手一起回后台的韩国教练金有善听到远处舞台上韩云龙的话,顿时宛如后心被人狠狠地扎了一刀。
尼玛的,烦死了!
……
舞台上,赵恩静也没想到华夏队这个教练也会整活。
不过她订婚后不怎么在圈子里了,倒也没太大反应。
采访完了教练,按顺序就是李秀峰了。
虽然刚刚在台下已经远远的打量过李秀峰,但此时近距离一看,赵恩静心里也只能说一句Marin对不起。
之前一次在综艺采访的时候,赵恩静被问及觉得电竞圈谁最吸引人时的回答是Marin,看到李秀峰她就觉得要换个人了。
“果然是一位帅气的选手啊。”
赵恩静赞叹了一声,拿着台本继续道,“那么好的,我们第一个问题,夺冠后的心情怎么样呢?”
“开心,也算是松了口气。”
李秀峰脸上露出了笑容,“因为赛前压力蛮大的,这个成绩感觉也算是对得起我和队友们这几月来的努力吧,没让大家失望。”
你压力蛮大的?
来这次奥运会前连续几天通宵玩赛博朋克的不是你吗?
并排的教练和几个队友纷纷侧目,但没说话,估计就算说了,这个批人也会说那不就对了,我那是解压呢…
赵恩静倒是没想那么多,继续问道,“那么今天对战状态正值巅峰的Nuguri,请问你是如何做到战胜他的呢?”
李秀峰听到这个问题,稍微沉默了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倒是没太仔细想过怎么战胜Nuguri。”
说完后,他也发现这话不太对,欲盖弥彰地补充道,“主要我一直想着我们队伍这次比赛一定要赢,以团队为第一考虑的,就没时间想太多个人的对线。”
旁边的阿水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轻轻干咳了一声。
大哥!
这话更伤人毫不?
咱们还在人家主场呢。
你这好歹给弟兄们留条活路啊。
赵恩静愣了两秒,看了看旁边的韩云龙,又看了看李秀峰,才知道了中文里“小巫见大巫”是什么意思。
“看来这也是峰欧巴的获胜秘诀了。”她干笑看了眼手中的台本,继续道,“那我们下一个问题,这次在仁川夺得世界赛冠军,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李秀峰再次稍微想了想,语速不急不缓地开口道,“我觉得这个冠军和我之前拿的都不一样,这次我和我的队友们是真正代表华夏出战,就有一种压力和驱动力吧,而且这样的比赛四年一次,可能一个人的职业生涯里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我能有幸遇到这样的机会并且侥幸拿到冠军,怎么说呢,就真的很幸运,可能哪怕以后退役很多很多年都会很难忘。”
听到李秀峰的话,身旁的几个队友在微微诧异峰哥还会说人话的同时也难免产生了共情,都觉得峰哥的话说到了众人的心坎里。
旁边的赵恩静像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细心地微微侧身听完李秀峰的话,然后认同地点头说道,“没错,那么这里再次恭喜…”
“还有就是。”李秀峰却还没说完,笑着继续补充道,“这次夺冠后和上次在德国柏林的感受也不太一样。”
“噢?那是哪里不太一样呢?”赵恩静饶有兴趣地问道。
“去年我们在柏林梅赛德斯奔驰中心赢了比赛后,感觉那里像是体育馆,人特别吵特别热闹,今天仁川场馆给我的感受…唔,有点像是图书馆。”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嗡一下子议论了起来。
虾仁猪心!
可这尼玛猪心放得也太多了!
旁边的几个好兄弟脸色也变了,看了眼舞台下方四周黑压压的观众席,高情商的Kake已经在找消防通道了。
李秀峰还意犹未尽地砸吧了下嘴,继续补充道,“嗯,其实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比起体育馆我还是要更喜欢图书馆一些的。”
赵恩静闻言脸部僵了下,嘴里的话居然一下子卡壳了。
主持了那么多年,一般采访时来自异国他乡选手说“我喜欢你们这里”,那作为主持人肯定要替国家替人民表示下感谢的。
然而此时此刻,经验丰富的赵恩静竟然拿不准自己到底应不应该也顺口替现场的韩国观众感谢李秀峰的喜爱了…
看到这世界名画般的场景,霎时间,华夏直播间的无数水友们都笑喷了。
“卧槽!恩静真敢问,峰狗也真敢说。”
“哈哈哈!有才无德说的就是峰狗吧,果然是带恶人,笑死爷了。”
“兄弟萌,明天还能看见峰哥吗?”
“那怕是有点难,峰哥明天估计要被送到北韩去拍爱的迫降了。”
“……”
直播间的观众一阵口嗨。
当然,大家口嗨归口嗨,真见面了还是要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峰哥牛皮,扬我国威。
这倒不是李秀峰在赛后采访这手虾仁猪心,而是因为华夏夺得的这块奖牌。
或者换句话说,他能诛心也是因为脖子下面挂的那块沉甸甸的金牌。
如果是银牌,他再说这话,那就小丑竟是我自己了,奥运金牌的分量远远要比想象中的要重。
在韩国,拿这么一块金牌回去,DWG的五人甚至可以集体免服兵役,放在华夏这边也无异于那些游泳和乒乓球运动员夺冠。
国内的微博贴吧和论坛都已经爆紫了,相信不用等明天,国内各大媒体就会铺天盖地的宣传,而且还是官媒,甚至说不准今晚还能上C站新闻联播。
反正江海的舅舅夏东海已经在单位工作群里被人道喜了,基本不冒泡的领导也在群里来了句“老夏你可不得了,培养个为国争光的外甥”之类的。
其他同事跟着起哄发红包,夏东海乐呵呵地发了个两百的红包,然后自己抢了个手气最佳。
至于更偏远的渝庆山区小县城里,教育体系里工作的姑父何有为大晚上都快睡觉了,硬是接到了县城教育局老领导的电话。
开口第一句,就让何有为有点懵了。
“老何,你侄儿了不得啊。”电话那头喜气洋洋的。
“咋了?”
何有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晚上没看新闻?”
老领导问。
提起这何有为就牙疼,儿子过年借了钱,他做老汉的嘴里不说,心里也开始盘算着折腾个副业,早点把这钱给人还了。
问题就在于他一不贪污受贿,二又没啥经营从商的天赋。
最近几天想的头都又秃了几分,脑袋上的地中海有点海啸的趋势,还是没想出点头绪。
电话那头老领导没卖关子,笑呵呵地说道,“你侄儿拿了奥运冠军,为国争光啊!了不得了不得!咱们县城出这么个好苗子不容易啊。”
老何到底是体制里的人,一听这话,就秒懂了。
得,就是想找人回来给县里的教育事业当典型挖政绩呗。
记得前几年有个县一中上学的体育生,高中毕业后进了市体队,后来拿到了在南非某个小国家举办场地自行车比赛铜牌。
这孩子刚一回来就先被请到县一中搞了个主题演讲,又县二中县三中巡回演讲会,最后还到县教育局开了个报告会。
现在李秀峰这可是奥运金牌啊!
那不得逮住这羊给他薅秃了?
不过说这个,老何有些犯难了。
上次过年借钱他就欠了个人情,现在自己这边再去当中间人,那不得又欠人情。
我老何曾几何时变成小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