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華夏一家-第二六七章 堆成了小山分享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如今丑事败露,有缘和尚伏诛,不知道这城里有多少家庭多少人心里五味杂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了哦。
天亮了,老曹通知赵晓兵去议事,姚,熊两个掌柜及其党羽几乎一网打尽。
在姚家佛堂如来佛的肚子里起获了大量的崭新关子,熊家把关子藏到他家祠堂的祖先灵位下面,真是各有高招呢。
财税局的人都正忙着清点钞票。
老曹很有感慨地说两家搜出来的关子都堆成了小山,拿那么多钱来干啥嘛。
老曹摇着头出来叫他陪着出去吃地摊早点。
清晨的薄雾之中,街头的早摊已经摆上了,摊位上热气腾腾,更具几分朦胧感。
警卫将他俩让去了角落的小桌前,赵晓兵边喝着豆浆边嚼着油条,看着南来北往行色匆匆的人们,当真这个世界很大,大家都很忙。
赵晓兵很有感触地说着。
老曹回应他说是啊,魏公他们又是一晚上没睡,还在突审人犯呢。
然后又开始调侃他女人多了,说莹莹回成都后在一堆女人圈里相互学习后人都变成神了,想出了那么多整人的道道,那犯罪份子到了她的手里,只听她介绍上刑的方法就招了。
呵呵,那是玉娇和卓玛在后世看的谍战片太多,和莹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停的切磋了吧。
不然,光靠莹莹去想象,怕创造不了那么多审问人犯的方法了。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第二六七章 堆成了小山閲讀
两人在大街上转了一圈,看到几处汇兑所已经开门,秩序井然的营业后往回走去。
老曹说丁大人传话今日不去参加旧币焚烧活动了,让下边的人自己干。
赵晓兵回办公室去,看到桌子上的新报纸,果真按照他昨天的交代在头版刊发了户部的新币兑换通知。
月桥过来说忙了一晚上,现在才休息,这些报纸正通过发行渠道进入千家万户。
报纸,就好比指引老百姓走路的路灯,他相信,办好这张报纸,会给他做事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开玩笑地问月桥,家里的钱换过来没?
月桥说一月就那么点薪水,用都用的差不多了。也没攒下多少,他的女人第一天就去换了。
赵晓兵笑着说这段时间加班了,他要提议给大家加薪。
回到家里,看到莹莹和红菱正开心地在前院的听雨轩内吃茶,他过去坐下说两位大美女辛苦咯,莹莹把脸偏过来,赵晓兵贴上去啵了一个,莹莹幸福地说还有红菱呢。
赵晓兵一脸尴尬地看着她,红菱的脸腾地红了,起身低着头跑开去。
他说莹莹在开啥子玩笑嘛。
莹莹笑着说这次抓捕人犯,红菱功劳大哦,还差点受伤呢。
他马上关切地问怎么回事?
莹莹说这些大户人家,家家都养有死士,她们在南门外拦截时就遇上熊家逃出来人犯,那家伙的螳螂拳使得滴水不漏,打不赢红菱居然卖了个破绽打出袖箭,用暗器伤人了。
幸亏红菱身手敏捷,闪身躲过了,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因为抓住那厮之后发现他的袖箭居然根根都涂了蛇毒,狗东西心肠坏透了。
赵晓兵问他咋不去审犯人了?
她说都当师父了,还不享受享受,先歇歇再说。
赵晓兵笑了,起身走到身后去替她按摩,为她捏肩颈,女人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他唤来侍女让盖上毯子守着。
晚上一起吃饭,穆欣左边来吻了赵晓兵,又去右边吻了莹莹,说她的财税局发大财了,军情司抄家后在姚家找到了藏金处,姚家三处房产,处处都藏有金钱,特别是其祖宅的地窖里更是起获了成箱成箱的金锭,锁都生锈来打不开了。
堆起来可以和府库一比。
仙人板板,这个消息着实把赵晓兵都吓了一条,他觉得这些年自己还是挣了不少钱,但一听说人家只是金子就可以和成都的府库比肩,自己顿时就没劲了。
当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呐。
熊家和那个巡查使、转运使、漕运使的一干干人犯家里也搜出大批真金白银,漕运使还将大量赃款转运去了夔州老家。
这些缴获的金银加起来能抵上成都三年的税赋。
难怪穆欣说她大发了。
饭后来到议事厅,大家都在议论起获大量赃款的事情,简直颠覆了众人的想象。
魏忠和王翎都说估计还没完呢。
老曹说缴获那么多金银,市场上的银子要不值钱咯。
丁辅坐在中间一脸的苦笑,这些事情发生在他的治下,心里定是打翻了五味瓶。
赵晓兵赶紧拍了拍手,说还是开会吧。
等各部介绍了情况,丁辅看着他说让驸马来讲,大家都听驸马安排,赵晓兵有点为难地看着老曹了。
老曹却是十分开心地说丁公要你说就说,诸位都在这里呢。
赵晓兵不再推迟,他说打掉制造前朝假关子的团伙,新宋币的发行应该就不会再有阻拦,大家可以松一口气了。
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还要深挖细查,制定措施,从根子上找原因杜绝类似问题再发生。
刑部下来要着手整顿捕快,让巡检司高效运转起来,人人都要做事,做好事。
军情司和警备队还不能撤,再维持一月看看,确保社会稳定后才恢复常态。
最后就是要给大家发加班费,这个说法是有了赵晓兵议事之后才出现的新词。
上回吏部、礼部加班的时候他就说开了。
如今发行新币,打击假币可以说麻子大呵欠,全体总动员了,辛苦这么久,缴获也不小。
应该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一桌子的人都说“发。”特别是那些在前面直接和人犯斗的办事人员,有功的要好好奖赏,要重奖多发了。
第二天,成都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过去不同的是街头依然有警备队在执勤。
那些带着鲜红色袖标的警备队员三五个,七八个走在一起,手握木头警棍,迈着整齐的步伐巡逻在大街上。
老百姓向他们投去信任的目光,小商小贩扯开嗓子吆喝着售卖自己手中的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