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兩百三十二章 冷璃挑事相伴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将近晌午,墨夫人带着她的四个丫鬟在厨房里好一顿忙活,才勉强弄出了一顿丰富的午膳。
既然是墨君羽跟凰久儿的定亲宴,自然要图个热闹,将宴席摆在了后花园里。
首位上坐的自然是彦辰,他单独一桌。再其次就是莫空大师跟墨夫人分别坐于下首两侧,也是单独的一桌。墨君羽跟凰久儿自然是坐一起。再往后就是苏子陌,墨林,清风四人等下属丫鬟们。
上好菜,丫鬟下属们战战兢兢的坐下,按理他们是没有资格跟主子们一起用膳。但今日高兴,墨夫人又觉得人多才热闹,自作主张也邀了他们一起。
丫鬟下属们感动的泪流满面,鼻涕横流。
只是,那个穿红衣服的娘娘腔为什么还没走,还一个劲的自己搬来一个软垫子,恬不知耻的挤到了墨君羽这一桌,还好死不死的要挨着凰久儿身侧坐下。
墨君羽真是气的咬牙切齿,脸色丑的跟驴亲了一样,难看的想要杀人。他冷喝,“滚!”
冷璃充耳未闻,沁着妖娆的笑,慢条斯理的将垫子放下,撩起袍子就准备坐下。
怎料,下一秒……
墨君羽伸出脚,快速的将那垫子一踢,那垫子竟穿过案桌底,摩擦着地面直直的飞向对面墨林与苏子陌那一桌。
墨林眼疾手快,再继续给它一脚,那垫子一个回旋又飞向了清风那一桌。
清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牟足了劲,再给它来上一脚。这一脚过去,真的是将那垫子踢上了天,与太阳肩并肩去了。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仰着脖子,将手搭在眉骨上看飞天的垫子。
再观冷璃,他只微愣了一瞬,仿佛并不在意有没有垫子,继续动作优雅的坐了下来。
他跃过凰久儿朝墨君羽挑眉,仿佛在嘲笑他的幼稚。
这地上铺着毛绒地毯,有没有垫子他一样能坐好伐。
墨君羽穿过凰久儿回视他,眼里的星火呈燎原之势。
冷璃不甘示弱。
两人男人的对视,那架势真不是盖的。
坐在中间的凰久儿有种被火烤的感觉,她往后慢慢的挪动着身子,当离开二人视线范围,就准备起身。
谁知,墨君羽一把揽住她的肩膀,“久儿,你要去哪里?”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三十二章 冷璃挑事展示
凰久儿心虚的结结巴巴,“我还是换个地方,不打扰你们了吧。”
“不行,要换也是这个娘娘腔换。”
“是啊,是啊,小美人,我跟你一起换。”冷璃笑的贼兮兮。
凰久儿满头黑线,这两个人真是没完没了,吃个饭都不安心。眼下,不管她换到哪里,这两人都会死皮赖脸的跟着。只有……
“我今日想跟辰叔叔一起。”她抬头朝首位的彦辰望去一眼。
彦辰睫毛一掀,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就过来吧。”
大佬都发话了,墨君羽即使再不愿也没有理由不让久儿过去。毕竟辈分摆在那,他也不好忤逆。
只是,久儿都走了,徒留他跟这个娘娘腔坐一桌,他也是不愿的。所以他愤愤的一甩袖,“如你所愿,你就一个人坐这吧。”挪去了莫空大师那一桌。
一场风波终于平息,原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的用膳,但是,有冷璃这么个爱挑事的,注定是不会那么顺利。
只见,他转了转手中的杯子,嘴角邪肆的一扬,狐狸眼里也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似雾非雾,缱绻着勾人摄魄的笑意,似隔着朦胧白雾看花,似清非清。
他眯了眯眼,手上动作骤然一停,扫向墨君羽,“有酒有肉,却无人助兴,是不是觉得有些无聊啊。我听闻墨城主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今日有没有荣幸能一睹城主大人的风采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手上的动作都是一滞,夹菜的手一抖,筷子上的菜掉在了桌子上;喝酒的险些将刚入口的酒一口喷出。
这个冷公子可真是语出惊人,居然敢让一城之主给他表演助兴。
苏子陌一脸看戏的表情,眼珠子在墨君羽跟冷璃身上来回移动扫射。
墨夫人忿忿不平,这个冷公子表面夸她儿子,实则拿她儿子跟那些艺伎作比较,真是可恶的很。
莫空大师神色淡淡,一副事不关己,好像被点名的人不是他徒弟似的。
彦辰就更是没表情了,拖着腮,半阖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从开宴到现在一口菜都没吃,酒也只是小口品尝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动过。或许是觉得没有他酿的千灵醉酒香醇正,入不了口吧。
他旁边的凰久儿闻言眸光一亮,似乎有些期待。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合适,以墨君羽的性子,估计不喜被人牵着鼻子走。所以她又垂下眸子,敛住了眼里的光。
而当事人墨君羽一边闷闷不乐的喝着酒,一边眼神哀怨的盯着凰久儿。
今日是他订婚的大好日子,应该是高兴的,可是被冷璃这厮一搅合,他的心情瞬间就不美妙了,特别是久儿还离他而去,这让他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对于冷璃这厮的话,他自动摒弃。原本不想理会,但久儿眼里的那丝希翼他看到了。
所以,他放下酒杯,眼神定定的望着她,“久儿,想看吗?”
凰久儿愣愣的抬眼望着他。
墨君羽又再次严肃的问了一遍,“想看吗?”
凰久儿双眼扑闪了几下,歪着头,似认真沉思,不一会,婉尔一笑,“想看,不过…”故意停顿,调皮的一眨眼后,后半句也轻快的蹦了出来,“只能我一个人看。”
“嗯,好。”墨君羽的心情瞬间被这句话治愈了。
他深邃凤目里凝聚着甜蜜的笑,似是要溢出眼眶,将他眉眼末稍渲染的更加意气风发,柔情似水,薄唇也不自觉的扬起。连嗓音都柔的比那春日里的暖风拂过还要轻柔三分。
墨夫人笑的一脸感动,感觉比自己谈恋爱那会还要开心。
久儿太会了,她儿子也太会了。
苏子陌则是鸡皮疙瘩早已掉了一地。
真是受不了,他以后要远离这两个人。
早已习惯的墨林跟清风四人反而是最淡定的几个。
这都只是主子跟久儿姑娘的日常操作而已,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他们相互碰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忙的不亦乐乎,比他们自己定婚还要开心。
主子跟久儿姑娘能走到这一步,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又是打掩护又是陪跑的,也相当不容易了。算是半个媒婆了吧,犒劳一下自己不为过吧。
“来来来,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