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二十一章 鋪設大棋(4600,小章)推薦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该死——这都什么情况?!】
面对直接跃迁至自己的面前,然后不容分说地自爆的巨龙,时空编织者的械神之躯一时间根本无法闪躲,完全虚影灵态化的烛昼炸弹行进速度超出了祂的想象。
所以,下一瞬,不可思议的爆炸发生了。
轰隆!
无声的宇宙中,出现了仿佛能令人幻听到雷鸣的冲击波涟漪。
就像是超新星爆发,肉眼可见的灵质波动将帝御天的空间撕扯地支离破碎,就像是摔的粉碎的手机屏幕。
安森特愕然地注视着已经变得一团乱麻的宇宙空间,在那里,有无比可怖的业火浪潮正在熊熊燃烧,席卷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可怖的灵能碰撞掀起了能量的飓风,而这无情的火焰就连虚幻的风也燃烧。
在这一刹,时空编织者的八颗眼瞳光芒收缩,但这攻击实在太快了,械神之躯的权能甚至都来不及完全启动,开启的几层时空扭曲全部都被没有实体的业火贯穿。
霎时间,革业之火便开始侵袭祂的灵魂和意志,如潮一般的炽热之业吞没了祂的思维。
而结果,便是原本森然冷厉,宛如终末代言者的蜘蛛械神当场就被炸的断了三条腿,整个身躯就像是颗球一般在宇宙真空中纷飞打转。
当然,这并非是致命的打击。
创造之界,所有的神祇,都需要‘登神者’自己创造出一幅全新的‘械神之躯’。;
虽然说是械神,但却未必是真的机械,生物科技可以,元素魔能技术也可以,仙道天工更是可以。
最重要的,‘神躯’是‘登神者’以自己,乃至于整个文明的智慧,‘创造’出来的全新躯体战甲,当登神者与这躯体完全融合升华后,全新的械神就这样诞生了。
换而言之,械神的力量,等同于升华后的登神者,加上械神之躯的力量!
炽热的业火燃烧中,时空编织者怒吼一声,居然硬生生以强大的力量和坚韧无比的意志自我粉碎了一部分躯体,挣脱了革业之火的束缚。
虽然受创严重,但祂的确摆脱了生命危险。
而后,这位械神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拨动时空之弦,庞大的蜘蛛神躯就这样消失不见,离开了罗天道的帝御天宇宙。
不能再停留了,作为万象葬地的械神,祂的存在倘若被罗天神系捕获确定,毫无疑问会为葬地的谋划引来大灾难。
那时候,即便是归于虚无也无法弥补。
既然如此,不如立刻撤退,反正能阻碍其他神系继续研究‘源点之钥’就没有问题!
不过,最重要的并非是这点。
在编织者脱离此方小宇宙时,这位械神的目光惊疑不定,看向在自爆过后,只剩下薄薄一层虚影的烛昼。
【究竟是什么?!】
此刻被烛昼一击打成重创,但心中却意外地没有任何愤怒和不甘,只有不可思议和深深地忌惮:【跨越时空而来,便有如此实力——和承道之龙很相似,却又并非是祂。】
【这等强横存在,难不成就是造物之墟中,潜伏的‘最终暗手’?!】
【必须……汇报给葬地】
这一猜测,显然是错误的。
苏昼很明显并不是什么最终暗手,更不知道什么造物之墟,万象葬地。
实际上,如今只剩下薄薄一层虚影,马上就要彻底化作虚无的苏昼心中,想的事情只有一件。
“怪事,黄昏眷属居然会逃而不是自爆?”
青年颇为困惑地思索着:“我还以为对方会和我对拼一波,一起自爆呢!他们不是不怕死吗?”
很显然,就算是一般的黄昏眷属也没有苏昼疯,就连雅拉都摇了摇头,吐槽道:“黄昏眷属再怎么不在乎自己的命,也不会和一个跨界投影玩一换一吧?”
“当点人吧!”
而烛昼不以为意。
此刻,庞大的烛昼虚影消散。
而在消散前,它用最后的力量,将安森特连带他的飞船再一次送入了辉煌之路这一超光速通道。
这一次,苏昼能感应到安森特这边传来的黄昏气息,主动出击,并非是意外和巧合。
完全是因为,安森特身上本就持有他赠予的神通气息,以及‘诸天万界烛昼系统’。
以‘般若之书’为基础,再加上一些数据化的测量,以及苏昼的根本神通‘万世革新之力’,名为【烛昼系统】的力量,正是苏昼给予安森特的一次奖励,也是他用来尝试进入先驱空间的一种尝试。
而这尝试,毫无疑问成功了:只要不对探索者有害,那么先驱空间就不会驱逐源自本地世界土著的力量,哪怕是这力量蕴含着复数伟大存在的气息也是如此。
先驱,的确是完全重归封印,没有半点复苏的迹象,对于这方面并不敏感,亦或是并不在乎。
至于苏昼为什么可以迅速察觉到安森特遇到了危险,主要原因倒也很简单。
在此之前,青年正好就在测试新一版烛昼系统,准备进行新版本更新。
好看的玄幻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二十一章 鋪設大棋(4600,小章)鑒賞
“安森特,你究竟是做了什么,才会招惹上这个等级的黄昏眷属?”
即便是化身自爆,和烛昼系统一同赠予安森特的护身鳞片也破碎,但是凭借安森特灵魂上的联系,苏昼仍然可以和对方隔空交流:“而这里又究竟是哪里?”
【大人,我也没干什,就是普通的完成任务而已!】
对此,安森特当场就叫屈起来:【我原本还以为是被任务发布者黑吃黑,那样还有点理由,而这时空编织者天知道怎么得到的我的坐标,居然可以直接跃迁二开!】
【谁能想到在高速路上的时候,还会被突然出现的械神劫道?】
此刻,蚁人巫妖也是一脸莫名其妙。
他根本搞不清楚这算是任务的一部分,还是单纯被黄昏眷属乱入了。
至于此界究竟是何界,安森特直接将自己脑海中的知识,全部都打包送给了苏昼。
“唔……居然如此?”
遥远地时空彼端,刚刚从自家离开没多久,如今正在近地轨道上漂浮着的青年眉头微皱。
他刚刚离开自家没多久,便感应到了在烛昼系统彼端传来的危机警告
安森特是他观察先驱空间的重要视角,更是诸天万界烛昼系统的重要测试工具人,所以没有丝毫犹豫,青年便直接通过昔日赐予的一丝力量,化作投影,凝聚在时空被彼端。
而现在,知晓彼端世界具体情况后,他却感觉有些头疼了。
“创造的原初世界……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记得,九溟去过这个世界,霜月也去过这个世界下层附属世界。”
此刻,苏昼喃喃道,显然:“先驱居然已经将自己的眷属,送入了创造的原初世界深处——这等威能,看来先驱空间的实力又上升了不少。”
“不过创世之界的情况,也很古怪!这十天神系,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诸多伟大存在眷属所建立。”
浏览安森特的记忆至此,青年不禁话锋一转:“雅拉,你们这些伟大存在怎么感觉都这么好心啊?完美和黄昏都各自宽容的理由,为什么‘创造’也能容许这么多伟大存在的眷属在自己的原初世界跑来跑去?”
“甚至还有黄昏眷属——为什么和类似虚无教团一样,被蛊惑的黄昏眷属到到处都在?”
苏昼的吐槽颇为真实。
一位位伟大存在的原初世界,本来应该是以某个伟大存在的理念为主体塑造的特殊大世界,孕育出数之不尽的眷属和眷族,证明自己的道路之正确。
但结果,就目前来看,无论是完美,黄昏还是创造,都没有这么做。
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
完美是因为想要救赎所有人,包括其他的伟大存在,所以没有管理这些事情。
黄昏是因为觉得一切都没意义,自然就当放手掌柜,什么都不想。
苏昼甚至也能猜出来,双神木的原初世界也不会驱逐其他伟大存在的力量——毕竟存在即合理嘛,祂们怎么可能管?
而寂主更不用说了,祂巴不得有人能来帮助祂爱的孩子打破轮回呢。
但是创造又是为什么?
尤其是,十天神系,还有四大禁区,如此多的大势力,倘若都是伟大存在的眷属,那岂不是把苏昼如今知晓的,已经复苏了的伟大存在全部都一网打尽还多?
创造是想要干什么?叠BUFF还是集邮章?
“确实很古怪。”
雅拉眯起眼睛,祂比苏昼更早察觉到这点。
此晃动着尾巴,蛇灵沉声道:“而且,别忘记了,苏昼。”
“创造,很可能也是‘怪物’的缔造者之一。”
苏昼自然不会忘记。
自埃安世界归来后,他心中便一直警醒,那便是虚无教团的背后,很可能并非是真正的黄昏,而是其他伟大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多元宇宙中,几乎所有黄昏眷属都仿佛蒙受了巨大的改变,他们变得不再自闭,完全放弃等待,反而像是一种彻底,可怖的虚无主义。
“轮转神系,就是寂主的眷属代表,安森特盗窃源点之钥的任务。就是从他们那里接下,而寂主一系是与我们同盟的一系——这显然是各大势力之间矛盾。”
“看来遍及诸多时空的争斗,已经开始在多元宇宙各地展开端倪。”
从安森特在运送源点之钥的中途,却遭遇万象葬地袭击这一点,苏昼便已经从一角窥全貌,知晓在遥远的虚空彼端,创造原初世界中,有汹涌的暗流正在澎湃,马上就会引起浩荡的时代浪潮。
十天神系正如同各自代表的伟大存在,理念不同,力量也不同,注定会在大潮中纷争不断。
而更加令苏昼肃然的,乃是一个事实。
终寰镇印所在的终耀之门,那颗庞大的活恒星,恰好与天光之界联通。
天光之界,本就是创造之界的下属世界。
换而言之,创造之界,很可能可以通过几次跳转,直接通过开启的终耀之门,抵达地球封印宇宙这个‘封印多元宇宙’的瓶口处,严重影响整个封印多元的安危!
“太巧了,所以反而不可能是巧合——万象葬地和虚无教团没有关系?我怎么可能会相信!”
如此一来,许多线索就都联系在了一起。
苏昼认为,创造之界中绝对蕴含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他如有机会,一定要去那个世界一次,尝试寻觅出种种蛛丝马迹。
至于现在……
“嗯,安森特,你的实力还不错。”
隔空扫描了一下蚁人巫妖全身上下,苏昼微微点头,然后又摇头:“这的确是相当不错的霸主阶实力,想必你从未懈怠过修行。”
“但是,元素巫妖的手段,再怎么强大,也很难在宇宙空间中起到什么效果。”
【确,确实……】
听闻此言,安森特不禁微微点头,眼中的魂光闪烁,看上去颇为感慨。
实际上,何止是元素巫妖?
在宇宙过于广袤的环境中,各种武斗系,魔法系,修行系,都遭到了极大的制约。
这主要体现在破坏力和机动力上。
并非是为了宇宙作战而出现的传承,倘若是在地表,足以抗衡一整支宇宙舰队的突击。
但是在宇宙之中,以天文单位和光秒作为距离的基本单位,令缺乏有效反击手段的他们会被两艘武装完全的普通驱逐舰压制。
而面对一支舰队,即便是霸主地仙,在靠近到有效杀伤的施法距离前,他们恐怕就会被轰爆,变成乱世的烟火。
这也是为什么他面对时空编织者时如此绝望的原因了——在宇宙中面对具备械神之躯的不朽者,安森特就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这仅仅是霸主地仙级的巫妖而已。
青年很清楚——倘若是霸主地仙级的冥动战舰,那就是另外一种说法了。
所以,就在安森特正在摇头感慨时,苏昼的声音再次响起。
“所以,我将会传给你一套,适应创造之界的‘械神之躯’修法,让你可以更好的完成我的任务。”
此声响起,蚁人巫妖不禁怔在原地。
【械神之躯的修法?】
【不朽之道?】
他语气惊愕,然后转为匪夷所思,甚至笑了起来——安森特还以为是苏昼是在开玩笑。
但苏昼从不开玩笑。
青年伸出手,便有一点青色的微光亮起,仿佛跨越时空,浮现在安森特的魂火之中。
创造世界的械神之躯,本质上,和青年的战舰形态有异曲同工之妙。
它们都是以自己的技术能力,铸就出一个完善且可怕的宇宙战形态,自我融合升华,用来与强敌战斗。
因为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在宇宙中战斗,故而械神之躯天生就庞大,狰狞,且具备种种强大的神通。
只是消耗甚重,故而无法一直维持。
但是,倘若在械神之躯中提前安置另一套动力设备,或许便可以弥补这一弱点。
所以,在这方面很有经验的苏昼,很快就触类旁通,创造了一门全新的修法。
一种,适合安森特,让他可以简单地成为强大械神的修法,令安森特可以作为自己的代言人,在自己前往创造之界前,先做好准备前期准备工作。
“此法,名为‘烛昼裁星神舰体’,可以修成‘灭辰死星之躯’,虽然只是基础版,但定然是一流的械神之躯!”
毫无迟疑,自信无比地说道,苏昼能感应到安森特骤然激动起来的情绪反应,然后笑了起来:“虽然你还只是霸主地仙之境,但却也足以修成次一等的星空械甲,完善你的宇宙战能力。”
【……是!】
安森特虽然已经巫妖化,情绪不可能太过激动。
但是,当他回答苏昼嘱咐时,还是能听出发自内心地跃动和坚定:【请嘱咐吧,尊上,究竟是什么任务?】
而苏昼摇了摇头。
“很简单。”
他轻笑着道:“去吧,完成你现在的任务,将你手中的源点之钥送入轮转道的手中,顺着这个时代的大势而行。”
“然后,开始去扩散我的道法,我的神通,落下棋子。”
“紧接着,等待不久的将来,我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