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第八百一十二章 一對傻子推薦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躺在床上,身心尽瘁的夏萧不太想动,只是手臂一伸,将阿烛揽入怀中。后者含着慵懒的细微表情,笑的轻易,可内心依旧荒凉,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久留。她从未忘记自己为何出发,为何修行,可小山村中的老人已消失,还有很多很多她在乎的人,也都消失在这场战争中,就此离别繁华多彩的人世。
阿烛感觉到异常的乏累,一直睡着,不太想醒。夏萧则在半夜起身,跑到房间一角开始修行。他结印吸收天地元气,无论较多的金泽木林之气,还是火焰大地及滋水,都被夏萧一口吸收入体。
现在面对的事,需要的元气太多,夏萧必须赶紧提升实力,否则难以跟上阿烛。其实无论夏萧如何努力,都无法完全和阿烛并肩,她不知不觉中所站高度已到一定境界,只是元气修为低了些。可论体内神的力量,足以在大荒世界横着走,现在和以往亦然。
元气入体,继续滋养体内那棵元气大树,令其不断壮大。但想突破至参天,还需一定时间,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就是不知这等孤寂到何时才能结束。夏萧本也有自己的人生规划,觉得这里再差,也比前世好,但没想到,这里的毁灭程度这么高,是他想象不到的。
未来究竟如何,夏萧当前已不知,困扰自己许久,最终便也不再想。只是一修行,他便起来的很晚,再一次睁眼时已是天亮。阿烛坐在床上,回味于之前的舒适,见夏萧朝自己投来目光,嘴角微微上扬。
“我们去找天命吧,谈谈之后该怎么做。”
“他们肯定会助力于兽族的崛起,我们会有分歧。”
“那是当然,不过现在除了他们,我们已找不到其他人商议。而且只要他们提出的要求不过分,我们该接受的也得接受,这些年兽族受到的压迫太多。无论是雀旦黑煌,还是起始大帝,都乃兽族。”
阿烛微微点头,坐在床上穿衣,挠了挠蓬松的头发,问夏萧。
精彩都市小說 靈契之主笔趣-第八百一十二章 一對傻子閲讀
“你以前来过这?”
“嗯!那时你还在小山村。”
“那你是和舒霜来的?”
夏萧看一眼阿烛,愣愣的点下头,显然不想再回忆,可阿烛轻哼道:
“我心里不平衡了,我的以前只有小山村,但你以前有过那么多事。除了舒霜还有谁?”
“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过去。”
“你还不耐烦了?”
还不等夏萧解释自己的语气,阿烛眼中已冒起泪花,委屈巴巴的说:
“我只剩你了,你还对我不耐烦。”
一声哭腔,吓得夏萧连忙过去将其抱住,一边轻拍她的背一边说:
“我错了,下次不这样了,肯定对你有耐心,别哭别哭。”
阿烛的情绪变得太过脆弱,昨日和今天一样显得有些玻璃心,受不了任何刺激,稍不留神就感觉到无尽的悲伤,像世界只有自己一人。夏萧在阿烛身边,自然不能让她沉溺于那种感觉,否则便是无能。
夏萧哄得心甘情愿,可他也有畏惧的事,那就是阿烛现在的实力。若没有那位主神大人说的话,夏萧觉得阿烛很可能会离开大荒,前往以上世界或直接回到神界。可他说过,阿烛会留在此处,过独属于自己的生活。这样还算好,若阿烛真的离开,夏萧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二章 一對傻子讀書
一出门,身形高挑的婢女令阿烛仰头去看,不禁脱口而出:
“卧槽,好高!”
夏萧和那婢女都被惊到,可阿烛当即捂住嘴,有些惊慌失措,显然是失了礼。可不等她表示歉意,婢女已回道: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第八百一十二章 一對傻子相伴
“多谢大人夸奖,我们为您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吃过后再出门吧!”
“好!”
阿烛说完,当即转身回房,冲着夏萧一阵傻笑。不一会,大盘小盘的食物端了上来,阿烛开始大卸八块时,夏萧只是切了块肉,塞入嘴中。他以为的有条不紊在阿烛眼中满是异常,因此,她问:
“怎么了?”
夏萧想说但又不想,纠结半天才开口问:
“阿烛啊,你的实力变强后,是不是能感觉到很多东西?”
“只要我想,从这里到东海都可以。”
阿烛脸上有些得意之色,可塞下几块肉的小嘴一嘟,心里很不舒服。
“所有人情绪都很失落,不想再感知了,没意思。”
“那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弱?”
夏萧还是问出了口,他觉得自己问的已经很委婉。可说白了,就是怕阿烛嫌弃并离开。他知道再有礼貌的强者,对弱者都有一种看不上的蔑视。他偶尔也会有那种感觉,因为感觉不搭调,但只是对普通人,对阿烛没有。可现在的阿烛,和他的察觉远超他和普通人。
阿烛与夏萧对视,既慢慢笑了出来,她喜笑颜开,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下就知道了。”
那种感觉很是奇妙,只要阿烛想,对方的想法就会蹦入自己脑中。夏萧面露苦涩,希望阿烛给自己一个答案,阿烛自然不会让他失望,道:
“想什么呢?我弱的时候都是你在保护我,现在我变强了,当然也要保护你,不会嫌弃你的,而且在我的指导下,你会越变越强,速度超级快!”
“谢谢阿烛老师。”
夏萧不是不相信阿烛,而是心中需要阿烛的肯定。毕竟有史以来,男人似乎都得比女人强才对,否则便是不搭配。那是一种性别带来的压力,铭刻在彼此骨中,不止男性那么想,女人也一样。可最终,还是被爱打败,就像古灵精怪的阿烛此时说:
“血神是个男的,我拥有他的神源,应该也是个男的才对,如果我变成男人,你会不会喜欢我?”
阿烛伸个小脑袋,看向夏萧,引得后者一阵笑。他没有回答,但想法已被阿烛偷偷得知,她对体内那股力量的运用越来越得心应手,像伸手弯指一样自然,比运用起元气还简单。所以知道答案的她,高兴的像个孩子,挥舞着手中的刀叉,左右不停的晃脑袋。
夏萧见着,也好奇起来,问:
“对哦,他是男人,为什么你会变成女孩?”
“我问他了,他说神虽有性别,但分身可以改变,而且我比较特殊,少了很多他的执念和偏激,多了一些他的善心和天真。”
“他把所有好的品质都聚集到了你身上?”
“差不多吧,他说一开始的时候没想让我活,而是和其他分身一样,一到时间便毁灭大荒的所有生灵,以带给他鲜血和力量。但我这道分身在出去的时候便和别人不一样,所以他才将神识收走,想让我活下去,也算另一个他永存于世。”
夏萧还是第一次听阿烛谈论这等事,听的津津有味。她也喜欢给夏萧分享,说个不停。
“反正就是他要维护平衡,所以要和神界对着干,然后杀掉了很多人,现在估计和神界大战去了,所有分身估计都会被找到。分身分为神识和神源,他将神识拿走,我就成了一个单独的个体,和他没什么关系了。只是将来的某一天,我可能会成为和他一样的神,重新回到神界。但那样也没关系,那样我和他也有很大不同,不是同一个人。”
“那神界的人会来找你吗?”
“不知道,应该不会,不然院长大人早就出现收拾我了。希望不要来找我,我又打不过他们,而且我什么坏事都没干,还阻止了雀旦的阴谋,我是好人!”
阿烛蹙着柳眉,吃了几块肉,又难受起来。
“如果他们真的找来怎么办?”
“等今天过后,我便努力修行,你教我如何跨过大荒桎梏。等我的实力和你差不多时,就算他们来,我也能继续挡在你身前!”
夏萧满脸深情,令阿烛含笑点头。她知道夏萧不是在说笑,可其实如何跨过大荒桎梏她也不知道,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一位神,拥有以前不敢相信的强大力量。当前,她豪爽的答应夏萧,两个人就像一对傻子,现在都能瞎开心。
吃饭的时候永远不能死气沉沉,那样胃口会变差。夏萧和阿烛倒是一直傻开心,然后一同去找荒兽十位学子,许久不见,倒也想念,可他们脸上,没有半点夏萧和阿烛的愉悦,而是面色沉重。
见夏萧和阿烛打闹着从黑龙城堡出来,还一个劲笑嘻嘻的,一个在前,一个追在后头,他们的表情便有些诧异。该说他们心态好,还是没心没肺?纵然知道夏萧和阿烛内心也很悲伤,甚至想的事不比他们少,可他们还是选择后者。但夏萧已承担起他们扛不住的重量,此时短暂的喜悦,只因阿烛带来。
阿烛身穿一袭刚过膝的血色短裙,这是夏萧教她的,用体内力量形成衣物。阿烛第一次尝试便成功,只是这短裙她穿着有些不习惯,因为颜色太过鲜艳。可和栗发白皙的皮肤搭配,像极了肃穆城堡中的公主,机灵不失活力。
她被夏萧抓住手腕才算停住,而后娇嗔着打了一下前者,不再像之前那样傻乎乎的笑。
“大家都在呢。”
夏萧一手盖在阿烛头顶,站在十人前,心里突然更加晴朗,因为都是些熟悉的面孔,且在学院同修过。但他们此时的行为,令其有些没想到,眉头更是高高挑起,近到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