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地府巡靈倌》-第1547章 沉默爆發讀書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老匹夫,你找打不成?
大长老像是哄孩子般拍拍岭主的脑袋,慢步走过来。
精彩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txt-第1547章 沉默爆發分享
“见过大长老。”
大师伯神情严肃的打着稽首。
我照例跟着打稽首。
“老九,欢迎你回来。”
大长老转过眼神,客套的说了一句。
大师伯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多谢,再就不愿多说半个字。
岭主转回来,重新安置一番,添加了椅子,众人再度落座。
“老弟,你这岭主当的越来越回旋儿了,这点事还用询问长老们的意见?按照规矩来谁也说不出不是。”
大长老丝毫不考虑岭主面子问题,张口就训诫起来。
“大姐,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越活越回旋?难道我做为岭主,不能有点自家主见?”
岭主本来挺高兴的,但被大姐当众训斥后立马脸色发黑了。
大长老就是一怔,很明显,十年前她闭关之时岭主还对她言听计从的,眼下却毫不留面子的反驳,说明岭主的心态相比十年前有了很大改变。
大长老不愧是老江湖,立马笑了一声:“老弟,你姐我说话是有点冲,你别介意。”
岭主点点头,脸上再度有了点笑容。
一时间气氛很是微妙,大长老派系的人不太明白岭主为何与以往不一样了,是以不敢随意说话。
但我做为旁观者,心头却宛似明镜。
岭主憋气多年,今朝这是顿悟了?
缘由还在大师伯提点的杀鸡儆猴上。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但就是因为落在正确的时间点上,导致岭主口头不认同,但其实心理上认同了几分。
他一直在逐步加大力度的实验这话的威力,刚开始用在端木巷身上效果良好,让其信心大涨,紧跟着闭关十年的大姐撞到枪口上来,打铁趁热的心理作用下,岭主大着胆子怼了大长老,效果显著。
我就懂了,现在开始,这帮子家伙再想如以前般手拿把掐的遥控岭主,那难度可比以往大太多了!
岭主这等天下第一人要是觉悟了某些事,一旦发作出来,那就会导致势力洗牌。
所以,大长老收敛了姿态,不敢过于逼迫岭主了,深恐坏事。
我能看懂的事儿,刘老先生和五长老邪手公子岂会看不穿?他俩暗中交换个眼神,眼底闪过一丝欣慰。
“不用商量了,本岭主拍板了,姜度有资格参加后天举办的擂台战,你们还有意见吗?”
尝试两次后知道了甜头的岭主一发不可收拾,来了个乾纲独断。
“这……?”
苗二庙他们憋得脸发红,下意识看向大长老和岭主夫人。
大长老眼底恼意一闪即逝,沉吟一息后,冷声说:“既然老弟做出了决定,我身为你的长姐自然得表示支持。”
“多谢大姐。”
岭主笑呵呵的接话,眉宇间都是舒展之意。
“吾等谨遵岭主之命。”
死咒王和苗二庙他们无法了,只能表态通过。
至于五长老和岭主夫人?更是没有半点异议。
如是,本来很难弄的一件事,在岭主大人铁了心之后顺利的办成了。
这算是他的第三次尝试,结果都出乎意料的好!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547章 沉默爆發讀書
岭主肯定是要在这条路上加速上行了,谁敢拦着,那就试一试岭主天下第一人的拳头是否够硬吧?
今儿是岭主心理状态的一个分水岭,我们赶的正是时候。
俗世有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岭主选择的是前者。
能够领悟最高秘法的天下第一人,头脑绝对一等一的,以往不过是因为长姐和老婆等条条框框束缚着,但今儿,他终于挣脱了樊笼,以后龙游大海,谁还能轻易操控于他?那是在找死!
亲眼见证了天下第一人堪破心理障碍的这幕,我深感荣幸的说。
“好,诸位既然都没有异议,此事就这样定了。
当然,这只是大幻魔岭方面的诚意,还要看九长老和姜馆主的意见,你们若是不愿参与生死擂台战,本岭主自然不能勉强。”
岭主转为发号施令模式,说起话来好似在和他人商议,但其实每一个字都充满威严。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地府巡靈倌-第1547章 沉默爆發閲讀
“这才像样子。”
我暗中直点头,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地府巡靈倌-第1547章 沉默爆發鑒賞
大师伯转头看向我,眼底都是担心。
我笑着对他眨动一下眼睛,眼角余光扫了连摩、马馥馥和石黑三个竞争者一眼,发现他们都紧张的竖耳朵呢,心底暗笑一声,转头看向岭主,沉声说:“多谢岭主大人抬爱,姜某哪有拒绝的理由?但有一事还需要询问一下。”
“哦?姜馆主有话请直说。”
岭主微微颔首。
“我是愿意参加生死擂台战的,胜出者有资格继承大幻魔岭,这是荣幸,但不明白的是如何排序?换言之,我的第一个对手是谁?”
说着这话,转看向连摩三人。
他们三个的眼底都是阴狠之色。
无他,多一个人出来参与竞争,那就多出一分风险,对他们几个而言,我这个半路杀出的家伙太可恶了。
他们此刻定是想要将我给千刀万剐了,但可惜,在这座大殿中谁也不敢造次?
性情有所改变的岭主大人太可怕了,谁要是敢出头搅和事儿,保不齐真的被他一巴掌当场拍死。
这绝不是说笑!
我其实怀疑岭主在演戏,他本就是枭雄性情吧?今儿无非是不想继续装了?
至于为何选择今天摘掉老好人面具?这就是未解之谜了。
反正,一切皆有可能。
“哈哈哈,原来你在担心排序问题,这个很简单,既然竞争方式选择最古老、最省事的生死擂台战,那排序方式当然也是按照老规矩来的,那就是,抓阄!”
说着这话,岭主掏出一张符纸,将其撕成四份,不知从哪弄出毛笔来,随手一挥,在四块符纸上分别写下四个字。
正是‘大幻魔岭’四个字。
他抬抬手就有个女徒送来个木制小圆筒,随手将揉成球状的符纸扔进去,转过来在桌子上摇晃了好几圈,掀开圆筒,四个纸球就摆在那里了。
“来,你们四个上前抓阄,先说好哈,大对魔,幻对岭,有没有问题?”
他目光深沉的看着我们四个。
“没问题。”我们几个异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