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老長官讀書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胡孝民接到了中共中央的最指示,《关于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中央决定华中局北移山东,和山东分局全并,改称中共中央华东局。
同时,在新四军原驻地,即以两淮为中心的苏中、苏北、淮南、淮北地区,建立中共中央华中分局。
原华中局城工部长刘尧同志,担任江苏省委书计,在上海领导地下党秘密情报工作。码头情报组,依然由刘尧直接领导。
原江苏省委的很多同志,也都撤回了上海,继续从事地下工作。
胡孝民是上海新区的区长,借着职务之便,给他们安排公开身份。胡孝民希望,趁着国军立足没稳之际,尽可能多做安排。
胡孝民回到区部时,汤伯荪一脸欣喜地给他带来了一个人。胡孝民一见,马上笑着迎了上去:“组座,这是哪股风把你吹来的?”
精彩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老長官相伴
来人正是钱鹤庭,原军统新二组的组长,也是胡孝民刚到上海时的直属上司。胡孝民就算地位再高,在钱鹤庭面前永远都要放低姿态。
钱鹤庭与胡孝民来了个热烈的拥抱,大笑着说:“当然是抗战胜利的东风。”
旁边的汤伯荪说道:“老长官这次调上海工作,接收并整顿原来的警察局。”
他和卢义刚也都是钱鹤庭的下属,自从钱鹤庭身份暴露后,就回了重庆,与新二组再也没有联系。自那之后,新二组由胡孝民当组长。
说句心里话,汤伯荪觉得,胡孝民当了组长后,他无论执行什么任务都很顺利。这与胡孝民当时的身份有关,也与他缜密的计划有关。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笔趣-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老長官展示
胡孝民惊喜地说:“哦,这么说,以后就是钱局长了。”
伪警察局有上万的警察,这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钱鹤庭说道:“警察局与军统局,历来就是一家人,以后,你们的行动,警察局也会大力配合。”
胡孝民佯装不满地说:“大力配合可不行,必须全力支持。”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老長官展示
钱鹤庭笑着说道:“以后上海警察局任你调遣,这总可以了吧?”
胡孝民转头吩咐道:“这还差不多,汤伯荪,你去华懋饭店定个包厢,今天给老长官接风。”
钱鹤庭摆了摆手:“今天不行,我是来找你谈事的。”
胡孝民的热情,令他很是欣慰。他从上海回到重庆后,一直在总部任职。虽然无惊无险,但也没立什么功劳。
胡孝民担任新二组组长后,又担任上海新区的区长,级别比他还高了。要不然,他回来能当区长,可胡孝民在上海,他当区长无法服众。钱鹤庭也想回上海这个花花世界,戴立就给他弄了个警察局长的位子。
来上海前,戴立跟钱鹤庭谈过话,上海的事情,特别是关于反共方面的事情,要以胡孝民为主。
在戴立心目中,胡孝民在反共方面比钱鹤庭更有经验,他又是军统直属上海新区区长,钱鹤庭这个警察局长,必须配合军统的工作。
钱鹤庭刚上任,马上来找胡孝民,也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
胡孝民连忙说道:“办公室请,我那里有点上好的明前茶,你去尝尝看。”
其实钱鹤庭不说,胡孝民也能猜到。几天前,日商大康纱厂的日本老板宣布停工,遗散所有工人。日本的工厂停工,这是必然的,但上海地下党工委,早在大康纱厂建立了组织,地下党组织工人与日本老板谈判,停工可以,必须发六个月的工资以维持生活。
日本都投降了,那个老板当然不干,他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权力,让工人到警察局解决。
钱鹤庭没来之前,上海警察局与日本人一直是穿一条裤子的,工人找警察局几次商谈都没有结果。
胡孝民给出了个主意,让党组织发动沪东各个日商纱厂的工人,都提出发给生活维持费的要求。警察局如果不答应,就堵住警察局的大门。
抗战胜利了,国共正在谈判,不要说共产党没有出面,就算真出面了,警察局也不敢怎么样。
原来的局长在工人去警察局堵门后,就没再去警察局上过班。钱鹤庭来后,马上交接工作,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了钱鹤庭。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老長官讀書
钱鹤庭说道:“最近日本人的纱厂都停工了,没工作的工人要饭吃,要复工,说肚皮吃不饱,要求发给生活维持费。他们有组织有计划,我看背后有共产党的影子。”
胡孝民叹息着说:“工人是共产党最为看重的一个阶级,他们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共产党一方面在大喊和平民主,另一方面又在加紧备战,他们的队伍,放弃了华中华东的大城市,现在都开往东北,这是需要警惕的。”
火熱連載小說 《孤島諜戰》-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老長官展示
钱鹤庭诚恳地说:“孝民,你觉得应该怎么办?这是我接手警察局长的第一件事,必须处理好。接下来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这么多警察,必须一一甄别之后才敢使用啊。”
胡孝民说道:“所有警察都要甄别?这可是个很繁重的工作。”
警察局里有不少我党的同志,还有一些倾向同情我党的警察。这些人当中,不少是经不起甄别的。
钱鹤庭说道:“不仅要甄别,所有人还得有铺保。警察局是执法机构,不能再让无业游民混在其中。这件事,你的上海新区得帮忙才行。这是以后的事,先说日商的工人。”
胡孝民沉吟道:“谈肯定要谈,好几万工人,不能不顾他们的死活。否则,共产党再暗中推波助澜,搞不好能来一个几十万人的大罢工大抗议,搞不好能传到委员长的耳朵里。”
钱鹤庭问:“怎么个谈法?”
胡孝民微笑着说:“他们不就是要钱吗?让日本人了,反正他们赚了这么多,吐点出来也是应当。你先找这些日本商人谈话,让他们准备半年工人的工资,日本人肯定不会答应,但只要他们出钱,事情就好办了。”
钱鹤庭担忧地说:“日本人会出钱吗?”
日本人一向蛮横无理,搞不好还要让国民政府赔他们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