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討論-第一百章 臣有罪展示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此时,孟良已经浑身颤抖地快瘫软在地上,然而楚阳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陛下,臣在进宫之前听说了一些关于太子的传闻,据说太子在回京的路上,曾经遭到一群土匪劫杀……”
“什么!竟有此事!”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炸开了锅。
不管太子是否犯错,只要陛下一天没有下旨,他便仍然是当朝储君。
这天下竟然有人敢公然行刺储君,这还得了!
太子遇刺的消息,是在进宫前蔡荣告诉楚阳的,因为不想把事情闹到无法挽回的局面,扶苏便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陛下。
看到众人的反应,楚阳暗暗点头,看来扶苏人缘还不错,不说文臣这边,即便是有些武将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怒容。
于是他接着说道:
“实不相瞒,臣在调查清楚武关的事情之后,同样被人追杀,要不是家丁忠勇,恐怕臣现在已经成为一具死尸,现在想想,这两件事情恐怕……”
后面的话,楚阳没有说,但朝堂上大臣们的神色已经变得古怪起来。
楚阳因为调查武关守将徇私枉法之事,而被人追杀。
太子那边刚在军中惩治了贪污弊案,就被人行刺。
这两件事情怎么都是同一个味道啊!
非常不錯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愛下-第一百章 臣有罪讀書
想到这里,人们不由朝那边的西荷看了过去。
太子的事情发生在他的军中,而楚阳的事情又发生在他弟弟的管辖之内。
这会不会有某种关联?
看到西荷那如履薄冰的模样,李斯暗暗掐了掐大腿。
爽!
真是爽快啊!
李斯一脸笑意,要不是在朝廷上,他真想高歌一曲。
这位楚老弟果然是个妙人啊!
他在之前还替楚阳的前途感到担心,谁能想,这个年轻人居然如此轻描淡写地就扭转了局势,甚至还反将一军!
这件事情最妙的地方,就在于如果武关守将犯罪的事情,是楚阳主动提出来的,那就有挟私报复之嫌,可如果是被孟良这个蠢货逼问出来的,那就只算是自保。
谁也不能说什么。
如今,楚阳明显将舆论带到了对太子极为有利的位置,这个时候,也该他上场,再添一把火了。
想到这里,李斯清了清嗓子,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楚大人,你可知道,那武关守将西尤乃是西荷将军的胞弟,西氏更是咱们老秦人的名门世家,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等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事情呢!”
李斯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还故意看了西荷一眼,沉声道:
“你可有真凭实据!”
楚阳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道:
“人证物证俱在,随时可以查验。”
“这……”
李斯一脸“夸张”地瞪大眼睛,然后走到西荷身边,拱手道:
“哎呀呀,西荷将军,事到如今,老夫也帮不了你了。谁能想到居然会是这样子啊,你说你们这是何苦来哉呐!”
李斯一脸“痛惜”的模样,旋即转身朝嬴政拜道:
“启奏陛下,臣请陛下严查武关守将西尤之罪,以正国法!”
李斯说完,站在他身后的文官们纷纷出班,附议道:
“臣等奏请陛下严查武关守将西尤之罪,以正国法!”
转眼之间,攻守之势,天翻地覆!
嬴政看着下面的大臣们,嘴角微微翘起。
朝堂上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楚阳这小子,倒挺够意思的,居然不惜得罪军方,也要给太子脱罪。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了遇刺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扶苏不说,他这个当爹的也只能无可奈何。
总不能原告都没出现,就直接去抓被告吧。
现如今既然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他看向西荷,语气冷淡道:
“西荷将军,此事你怎么说?”
“啪!”
嬴政话音刚落,就看到西荷直接跪了下来,脸色憋得涨红。
“臣……有罪!”
“哦?此话怎讲?你是你,西尤是西尤,就算他犯了罪,寡人也不会牵连到你身上,你可是为我大秦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人呢。”嬴政笑呵呵地说道。
“不!陛下,臣说的并非此事!”西荷抬起头来,语气已经带着几分恳求之色。
“之前太子在臣军中,斩杀了那十一位罪官,证据确凿,处事公允,不但没有任何过错,而且应该嘉奖才是,臣一时糊涂,只为了一点面子,就诽谤太子,说他动摇军心士气,臣愿辞去西营大将之职,以为鉴戒!”
说着,西荷将头盔再次取了下来,放在地上,眼里尽是不舍之色。
“至于说臣弟之罪,臣愿用一生功劳,换他一命,还请陛下开恩!”
望着眼前的一幕,朝堂彻底安静了下来。
在上朝之前,谁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个局面。
要知道,原本西荷成为太傅那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
就算强如陛下那样的千古一帝,也不得不考虑军方的感受。
可眼下,西尤犯法在先,太子遇刺在后,有了这两件事情,不管是文臣武将,不管站在什么立场,都没有可能再替西荷说半句话了。
因为他已经触碰了所有人的底线。
这便是官场规矩。
而这一切的搅局者,就是这个来自泗水的小郡尉。
人们纷纷看向楚阳,目光中带着好奇,警惕,抑或是怨恨的神色。
楚阳淡然一笑,迎着他们的目光,犹如一尊磐石,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从踏上朝廷的那一刻,他便做好了腥风血雨的准备。
政治不是过家家,朝堂私斗,更不是游戏,一个弄不好,可是要死人的。
既然已经跻身官场,那便要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骨气。
嬴政看着西荷,久久没有说话,最后他深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
“诸卿可还有说法吗?”
下面一片死寂!
都到这个时候了,谁还敢有什么说法。
文官武将们都微微颔首,他们知道陛下已经有裁决了。
嬴政从龙椅上走下来,到了西荷跟前,叹道:“寡人记得武安君后,孟西白三族只有西氏一族,恩宠不减,这些年来,老将军东征西讨,为我大秦立下不世之功,也到了该回家,安享清福的时候了……”
嬴政看向四周,冷声道:
“西氏一族,永远都是我大秦的中流砥柱,日后要是被寡人听到有乱嚼舌头,必诛之!”
“臣等领命!”
大臣们纷纷拱手道。
看着地上满头冷汗的西荷,嬴政笑着道:
“卿且去吧,今日天寒,寡人稍后令人送去柴火,以后这朝堂之事,卿就不必操心了……”
听到嬴政的话,西荷身体猛地一颤,最终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
“罪臣西荷,谢陛下隆恩!”
众人眼色复杂地看着这个神色黯然的男人,全都清楚了一件事情。
那便是,西家彻底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