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第931章 上兵伐謀鑒賞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东罗马也曾有强大的骑兵集团,而其重步兵也十分了得,罗马军团天下无敌,但东罗马当年与西罗马分治,导致后来罗马实力大降,西罗马更是直接被蛮族灭亡。
残存下来的东罗马也一直没能恢复鼎盛之时的实力,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失去了西罗马那一半后,这半个罗马的体量太小,人口数量不足,拜占庭长期的总兵力,都不过十万左右。
最多的时候也才十二万九千人,十五万都不到,而大唐府兵数量就有六七十万,在天宝开元的鼎盛时期,十大藩镇节度使手下,在藩镇守的常备士兵就有四十九万。
拜占庭人既要跟西面北面的蛮子打,又得跟东方的波斯打,南边的帝国粮仓埃及还经常出问题,在这种局面下,拜占庭人的军队始终扩大不起来,长期处于恢复都不足的情况下。
尤其是与波斯的死磕,让他们持续的处于失血状态。
波斯和拜占庭打了几百年,损失个几万人,就可能处于亡国危亡之中,就算勉强挡住外敌,也必然爆发内乱,不是皇家内讧,就是地方总督、大将篡位谋反,两国都经历过许多次这种事情。
相比之下,大唐在高宗武后时起,在面对吐蕃、契丹等时,打过好多次覆没十万人以上的大败仗,但仍然很快又组织起更大规格的反击之战。
甚至灭高句丽灭百济灭东突厥灭西突厥等,打的是威风凛凛,国威大盛。
所以说有的时候,装备好也没用。
波斯人的重骑兵,拜占庭的海军舰队,都十分强大,可波斯连年战争,国内土地兼并严重,导致骑兵破产,骑兵们无法置办好的装备,而朝廷却又无力给将士们提供优良装备。
相比之下,大唐的府兵,虽也是自备装备,但在前期均田制的推行到位下,富农地主阶层出身的府兵,仍然能够保证装备的精良,他们出钱,而朝廷拥有强大的军器铸造能力,可以保证制式的军械装备供应给府兵。
甚至在战马、驮马等机动运输的牲口上,也能保证。
就算到了中唐时,府兵制已经崩坏,但朝廷改用募兵制,采用藩镇制度,依然能够供应的起庞大的军队数量。
钱,不仅对于个人来说,十分重要,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就是对一个国家一个王朝来说,也更是重要。
一个国家灭亡,首先便是财政崩溃。
“三郎!”
门外传来张超的声音。
“进来。”
“三郎,你要的人带来了。”
秦琅点了点头,张超退出去。
“好刀!”
小說 貞觀俗人 起點-第931章 上兵伐謀展示
在秦琅面前,一个中年男人盯着秦琅手里的刀,赞美道。
秦琅将刀递给他,“赏你了!”
男人小心接过,“太贵重了,小的不敢收。”
“只要你这次的任务完成了,一把乌兹刀不算什么。”
男子细细的观赏了一会手中的宝刀,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之还刀入鞘,重新放回秦琅的案上。
“小的有幸得三郎赏识,就算下刀山下火海也愿意。”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我只是让你再重操旧业,再干干老本行罢了。”
“不敢,小的早起过誓,再不敢走私了。”
“这是一项绝密任务,你重操旧业不过是做个掩护,并不是真让你干回老本行。”
“三郎有吩咐,尽管交待。”
中年男子以前是一个海上走私贩,当然也经常客串一下海贼,偶尔也做起海商中介什么的,反正什么赚钱就干什么,甚至也不介意偶尔客串个捕奴队首领。
在南海上,也曾经十分有名。
只是后来终究还是栽在了秦琅手里,不过秦琅听说这人虽然路子很野,但也还算盗亦有道,就算兼职海盗劫船,也从不劫唐人的船,劫的都是胡商的船,而且只劫货不伤人。
不仅如此,他在岭南甚至还很有善名,经常铺路修桥,救济孤寡,赢得大善人之名。
因为这些,秦琅饶了他一命,将他交给了李君羡,也就成了一名大唐的暗桩。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笔趣-第931章 上兵伐謀鑒賞
“我知道你也曾是官宦之后,后来干这行当也是无奈之举,你只要替我做成这个任务,我保举你一个七品官阶。”
男子脸激动的胀红,脸上的刀疤都紫胀了,更加明显。
“需要小的做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明天你到码头接人,接上人后你把他们悄悄送到辽东的安市城去,你把人安全送到,并要保证他安全进入安市。”
男子有些意外。
送人去辽东安市城,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任务。
“事情也没那么简单,那人是被广府通缉的要犯,海上的三大水师都会追他,所以你得想办法躲过追捕,并把人安全送到安市城。”
秦琅笑笑,“你得凭自己的本事躲过追捕,把人送到安市,若是你失手落到水师手里,我可不会保你。你的镇抚司暗桩身份,镇抚司也不会承认,明白吗?”
这话让男子一愣,心中不免胡乱猜测起来。
难道卫国公暗中与高句丽人私通,但想想又不可能,一时也想不明白。
“怎么,犹豫了?”
男子一咬牙,“但凭卫公差遣!”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有时候,知道的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越少越好。路上,你也别乱打听,记住你的任务是送人,其它的不要瞎打听。等任务完成,保你七品官身,到时你也不用再做暗桩了。”
好看的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討論-第931章 上兵伐謀分享
男子离开之后,张超进来。
“三郎真要把这乌兹宝刀的锻造之法传给高句丽人?”
秦琅笑笑,“不止是乌兹刀锻造之法,还有波斯铁锁子甲的锻造之法。”
“为什么?”
两国开战之际,这岂不是通敌资敌?
“我知道你担忧什么,不过你放心,我用不着通敌,这事已经密奏过圣人,圣人也准许,只是要秘密执行。”
“我不明白。”张超皱眉,这搞的是哪一出。
秦琅拿出一把乌兹刀,“这是好刀吧?”
“当然。”
“那波斯铁锁甲呢?”
“自然也是护身宝物。”
秦琅微微一笑,“没错,两样都是宝物。”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懂得打造这两样宝物的匠师送去辽东?”
“我不仅要把那几个匠师送去辽东,我甚至还准备让那疤脸以后重开走私航线,向高句丽人走私乌兹钢锭、锁甲钢丝呢。”
“三郎这是玩什么把戏?”
“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罢了,高句丽人要修千里长城,我觉得还不够,所以给他们添加点乐趣。先送他们几个乌兹钢刀和波斯锁甲的匠师,然后再让那位走私犯给他们走私乌兹钢锭和锁甲钢丝,有匠师没材料,也是打造不出乌兹钢刀和波斯锁甲的嘛。”
这下让张超更疑惑不解了。
“为什么?”
“其实用心一想,就能明白了,你却还一头雾水,这说明你小子不用心,或者说天生不够聪明啊。”
“你直说好了,玩什么猫腻?”
秦琅却悠悠的道,“不是让你多读书吗,孙子兵法有言,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伐城。战争是门艺术,可不是打打杀杀而已。尤其是大国之间的战争,越发讲究。”
“早在千年之前,孙武就告诉过我们,攻城是不得已而为之,那是最后一步。战争,首重谋略,我们得部署高超的战略,或及时的挫败对方的战略意图,再者,通过外交手段来拉拢盟友,分化打击敌人,再次也要以野战决定胜负,非不得已,不要攻城,到了这一步,其实就是把士兵送上绞肉场,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数的将士牺牲城下,更别说攻城战,往往旷日持久,耗费的钱粮物资更是无数,这是成本最大的战争方式。”
张超不解,“可你现在给敌人送神兵宝甲的铸造匠师,又给他们走私钢锭钢丝,这难道还是什么顶级的战略战术?我怎么看不懂?”
“那说明你层次还不够,你顶多也就是当一个百夫长,听从号角旗令,率部冲锋陷阵,因为你还不会思考。”
被说无脑的张超有些恼,但确实想不明白。
怎么看,秦琅都是下的臭棋。
乌兹宝刀和波斯锁甲可是顶级好东西啊,怎么人送给敌人呢?
“乌兹钢刀和波斯锁甲当然是战争利器,但是这等利器却有材料限制,高句丽人根本无法自己制造出这些材料,你明白吗?”
张超愣愣的点头,“没错,然后呢?”
“然后,你说高句丽人得了这等宝贝好东西,能不想办法铸造吗?能不想办法给军队装备吗?可他们自己又生产不出这些乌兹钢、锁甲丝,怎么办?”
“怎么办?”
“我们向他们走私啊!”
张超怒了,“你知道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说明白点?”
秦琅摇头,“你真的没的救了,我说的这么明白你还不懂?这就是钓鱼,我们给了他们无法拒绝的好东西,他们自然就会想办法来制造这些装备军队,他们都要修辽东千里长城了,难道还能拒绝乌兹钢刀和波斯锁子甲这样的好东西?”
“可是他们有了匠师后,却又没材料,这个时候如果那位疤脸走私犯,愿意重操旧业,向高句丽人走私乌兹钢等材料后,高句丽人能拒绝吗?”
“高句丽人定会欣喜万分,然后全力走私······”
可是这一切,其实都是秦琅设的一个局,再好的宝刀、宝甲,其实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并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关键还在于人。
说点简单的,波斯萨珊王朝拥有的乌兹刀、铁锁甲还少了?但为什么总被罗马人吊打?还不是因为那些战士们穷,装备不起这些好东西。
波斯朝廷也无法给将士们提供这些好装备。
高句丽人装备的起吗?
对于战争来说,并不是武器装备越精良越好,更关键的还是数量,如果无法大规模装备,少数精良武器其实没什么用处,甚至起反作用。
打造一千把乌兹刀的钱,也许可以用来打造十万把普通铁刀,或是更多的长枪头、箭头。
给一百人装备精良的铁锁甲,远不如给一千人装备上皮甲。
“高句丽人花重金去打造乌兹刀、铁锁甲,等他们耗费无数钱财和工匠材料时间,最后却反而会实力大降,这就叫上兵伐谋,甚至我们完全可以通过高句丽人的走私活动,渗透进去,把我们的人悄悄的渗透过去······”
秦琅拍了拍张超的肩膀,“建议你平时多吃点核桃。”
“吃核桃?”
“补补脑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