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txt-第1099章 北冰王歸位閲讀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泰温犬摇头道:“主上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世界的变化肯定与她有关。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成了龍媽 ptt-第1099章 北冰王歸位熱推
半个月前,我还在地狱见到几个曾经的好友呢。”
“在地狱遇到死去老友的灵魂,应该很平常吧?”提利昂疑惑道。
“不,他们没死。遇到主上前,我一直生活在黑暗世界,我的朋友们也都在那。
如今我却在地狱遇到他们,老爷明白这代表什么吗?
北方的永冬之地,与东方的黑暗世界重合在一起啦。”旺财激动道。
“你确定?”两人大惊。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我的朋友只有几个,黑暗世界的魔物却非常多。
无论是我朋友,还是那些魔物,都以为自己还在黑暗世界。”旺财道。
“会不会龙女王使用手段,在它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魔物挪到地狱充当恶魔?你可见到熟悉的、标志性的地形地貌?”侏儒问。
“地形发生很大变化,我在孤峰下成长,对它很熟悉,却没在地狱中见到它。
不过那些魔物绝非抓来的,他们的洞穴都还在。”旺财道。
“我想进去看看。”侏儒道。
“没主上的允许,活人不能进入地狱。事实上,我的职责只两个,拦截靠近鬼门关的活人,阻止亡灵离开鬼门关。”
“我是你老爷!”侏儒板着脸道。
“你是我老爹也没用。”泰温犬与伊里斯犬同时道。
侏儒面色扭曲。
“能不能联系到龙女王?”琼恩问。
“我只能向主上祈祷,她愿不愿意回应,我也不确定。”
两人正露出失望之色,泰温犬又道:“不过我与无常大人常有往来,你们要不要见见她?”
“谁是无常大人?”侏儒奇道。
“黑白无常艾莉亚,琼恩小老爷的妹妹,司职亡魂接引。
她还有一条娇小美丽、高贵优雅的母狼,娜梅莉亚小姐。”攸伦犬流着哈喇子道。
“你看上那条母狼了?”侏儒古怪道。
“鬼门关清苦,我们想要个伴。”攸伦犬道。
“你这体型……”侏儒望向旺财的那活儿,“你老二都比那条母狼大。”
“她会慢慢成长,等成了半神……”
琼恩很尴尬,摸摸鼻子,打断它道:“你快把艾莉亚叫出来。”
“喔……”
不到半小时,一道幽暗亮光划过鬼门关,落在地上,化为一位身披黑白阴阳袍的绝色佳人。
看到如今的艾莉亚,侏儒与琼恩都有种眼前一亮的惊艳感。
棕褐色的卷发一直垂落到后臀,还是那张长脸,五官却显得极为协调。
大而凌厉的灰眼睛,挺翘精致的鼻头,冷光白的皮肤,粉红的唇瓣……恍惚中,琼恩还以为看到自己的母亲,莱安娜。
“你被圣母赐福了?”侏儒摸着下巴,以男人看女人的目光打量她一番,赞叹道:“两年前,你还是个干泥巴似的女杀手,现在却散发冷艳的妩媚芬芳,犹如凛冬峭壁上的一株冬雪玫瑰。”
艾莉亚都懒得看他一眼,微笑问囧道:“你怎么来这儿?”
琼恩眼神温柔,上去与她拥抱了一下,叹道:“提利昂说的没错,与两年前相比,你现在真像个美丽的公主。”
“是吗?”二丫苍白的脸颊浮现一朵红霞,欢喜道:“烟海之战后,圣母将‘死神冥想法’彻底修补完美,还将寒神的死亡之歌借我参考。
就在一年前,我终于突破,成为真正的死亡半神,之前冥想法中磨灭情感、改变身体机能的副作用,现已全部消失。”
“此时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当年在临冬城分别时的我。”二丫把脑袋搭在囧的肩膀上,轻轻叹息。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已经过去那么久,快二十年了……”
“小妹……”琼恩十分开心。
他知道当年那个活泼、生机勃勃,喜欢打仗和探险的小妹又回来了。
“你之前不是半神吗?”侏儒奇怪道。
二丫放开囧,得意笑道:“在夷地时,我得到七神赏赐,自身又在感悟陌客教义时灵魂升华,得以晋升半神牧师,陌客的牧师。
那时,来自冥想法的副作用并没完全消失。
现在我是以巫师的身份晋升半神,牧师、巫师双系半神。”
“咦,你的圣骑士……你降级了?”二丫古怪道。
“唉!”侏儒捂脸哀叹,“你能不能带我们去地狱找龙女王?”
“首先,活人不能进入地狱,这条规则我也不能违反;另外,龙女王并不在地狱。”
“你不是勾魂使者黑白无常吗?”侏儒疑惑道。
二丫脸上的笑意收敛,严肃道:“此时地府与天堂的真正管理者,是一名拥有龙女王记忆与能力的绿先知。”
“啊,双头信仰神!”提利昂惊呼。
“看来你也知道。”二丫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龙女王在哪?”琼恩问。
“应该在四极交汇之地。”
“四极之地真的重合在一起了,像千层饼?”侏儒震惊道。
“不是重合,而是缝合。”
“怎么缝合?”两人茫然道。
二丫思索着道:“就像四片锦缎缝合成一条长袖子。”
两人越发茫然。
二丫见此,也没多解释,只问:“你们找龙女王做什么?”
“打探世界的变化,还有……”琼恩迟疑着道:“还有一些事要问她。”
“也好,我也有事找她。”二丫抿抿嘴唇,“我们从地狱边缘的空间夹缝进入四极之地。”
接着,她在鬼门关前打开一道空间门。
……
鬼门关所在的山脉只是靠近“北极”,还不到北极点。
站在山上往北望,可以看到一片白雪皑皑的低矮丘陵与平原。
此时,魔龙提利昂与琼恩进入二丫打开的空间门后,并没一瞬间跨越千万里,他们依旧飞在雪原上空。
就好似空间门只是个幻影,没起到半点作用。
“圣母在上,这就是袖子世界?”侏儒却在震惊大叫。
他们的确飞在雪原上空,却好似进入一个前后通透、上下左右四面墙壁的通道。
下方,是永冬之地的雪原,
上方,倒悬一片没有尽头的荒凉戈壁。
左侧,竖立一面灰暗大海;右侧,同样竖立一面大陆,被黑暗笼罩的世界。
它们都是一个个真实不虚的世界。
侏儒一会儿觉得自己在雪原上空飞,一会儿觉得自己正反过来,飞在戈壁上空。
一会儿又觉得自己侧着身子,一只翅膀向下,飞在大海上空,或者,冲出黑暗世界。
时空颠倒错乱感让他几乎“坠机”。
“原本分开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四个世界,现在两两相连,被缝合在一起。
你看,永冬之地在北方,与南方对立,所以,南方无尽大陆在头顶。
永冬之地的西方是无尽落日海,现在落日之海的边缘在左侧,与永冬之地相连。
它们原本肯定没连接在一起,龙女王硬生生……”
说到这,二丫却卡壳了,她也不知道龙女王做了什么。
“总之,如果你们越过鬼门关,继续往北走,只会绕到世界的另一边,也许会遇到索斯罗斯大陆,也许能回到夏日之海。
现在走物质界,只能循环绕圈,再不可以抵达四极之地。”
“你也知道世界成个球了?”琼恩奇道。
“知道七层地狱是什么形状吗?”艾莉亚反问。
“在地底深处,如同七层馅饼?”侏儒道。
艾莉亚笑着摇头,“它更像一个甜甜圈,罩在北极圈上。夷地到地狱的距离,与北境到地狱的距离一样远。”
“把北极包围在里面?为什么?”侏儒疑惑道。
“因为北极是异界人的唯一登陆点。”轻柔的女声在他们耳边响起,却不是艾莉亚。
侏儒怔了怔,大笑道:“你可真让我们好找啊!”
可他环顾左右,却没看到她的身影。
“你在哪?”
“你们两个就像在空瓷盘里爬行的蚂蚁,一直都在我的视野中,只不过之前我很忙,懒得搭理你们。”丹妮笑道。
“shit!”
“你们继续往前飞,北极点就是四极交汇之处,我在那等你们。”丹妮留下这一句,就不再与他们交流。
“轰隆隆——”
世界震动了几个月,现在依旧在震动,只不过振幅越来越小。此时随着他们靠近北极点,震动却在渐渐加大。
他们在接近震源。
不多久,三人看到一副震撼心灵的场景:前方的四片世界并没像四面墙一般,严丝合缝地连在一起,它们就如同还未缝合在一起的四片锦缎,锦缎之间还有空荡荡的、黝黑深邃的虚空。
“轰隆!”
比山脉还要粗壮的白色“巨蛇”,从永冬之地的雪原钻出,一头扎入西边的无尽海中。
接着,浪涛汹涌,海底深处传来隆隆巨响,世界激烈抖动,白蛇再一次从雪原钻出,再一头扎入西边的海面。
这一次钻出的位置,比上一次前进了几十公里。
大地被钻穿,崩裂无数小山那么大的岩石。
土地“尘埃”胡乱飞舞,还都如悬空山似的,飘浮在两界相连之处。等白蛇针线前进离开此地,法则恢复稳定,土石小山才会慢慢落下。
如此循环往复,两片世界一点点缝合在一起。
而同样的事还在另外三个“墙角”发生,四面锦绣江山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连接在一起。
“那是……”靠近之后,琼恩瞳孔收缩,指着白色巨蛇震惊道:“鱼梁木,那是鱼梁木的树根,好粗!
啊,它体内还有微弱的寒神气息。”
“我忽然有些明白世界的状态了。”侏儒若有所思道:“之前的世界就像一朵绽开的花朵,四片花瓣代表四极之地,我们住在蒂把上的那片狭小区域。
现在龙女王用针线重新将花瓣缝合成圆形的花苞。”
“小心,我们即将离开四极通道,法则与重力都会发生剧变。”艾莉亚提醒道。
别看鱼梁木每一针都间隔几十公里,其实它得深入大地数百公里,缝合速度远不如魔龙飞行快。
很快,他们就将四界通道甩在身后。
脱离缝合处的一瞬间,魔龙提利昂身子上下颠簸,差点一头扎在雪山中。
“这里不是凡人该来的地方,对你来说太艰难了。”艾莉亚道。
他们三人,囧和她都是强大半神,只侏儒还是普通超凡者。
“我是魔龙提利昂,不是凡人!”红头泰莎感觉受到侮辱,仰头嘶吼。
“嘎嘎——空气,空气哪去了?我无法呼吸。”下一刻,他又憋得龙睛充血,长大嘴巴使劲呼气。
“快到了,再坚持一会儿。”琼恩已经看到飘带世界的尽头。
从他们现在的角度看,似乎一直贴着永冬之地的雪原雪山在飞。
可实际上,永冬之地本身并不平坦。
这就像丹妮站在一方圆桌上,从屋顶垂落四条随风飘荡的锦缎。
她和小圆桌在锦缎中心,锦缎的末端正好垂落在桌面。
锦缎与锦缎之间本来分散开,现在却从上方开始两两缝合,一步步向下蔓延……
最终落在丹妮手中的,将是一条长长的四色锦缎漏斗。
从她为参考点,琼恩几人似乎正从天而降。
“我们落在地心中了?”落地后,琼恩茫然道。
“不,视觉在欺骗你们的大脑,你们之前一直在远离地心。
我此时站在星界与物质界的边缘,距离地面数千公里。
你们没有下坠,反而在往上爬。
所以,这里空气稀薄,你会呼吸困难。”
丹妮五指虚握,把附近微量空气凝聚到这片小小区域,魔龙提利昂与双头魔龙用力吸气,慢慢缓过劲来。
“我们能飞这么高吗?”侏儒震惊道。
“此地时空混乱,法则无序,在物质界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此地反而很正常。”
丹妮嘴上说着话,视线却一直盯着“上空”,用神念辅助小鱼梁木,把四条世界锦缎缝纫在一起。
“你——”侏儒这是才留意到龙女王的样子。
容貌几乎没变,气质也更自然随和,几乎让人忽略她已经吟唱出三首法则之歌的事实。
但她现在穿了一件耀人眼球的黄金铠甲,不怎么符合她往日的风格。
铠甲样式普通,最正规的板甲、裙甲、胫甲、靴子、肩甲手套。
火熱玄幻小說 我成了龍媽 ptt-第1099章 北冰王歸位閲讀
铠甲的材质却非常奇特,有一种琉璃的明澈,金光闪闪,闪闪发亮,它不像灯泡,反而……
“铠甲真威武,也许太阳神就该是这样。”侏儒脱口而出。
话说完,他自己也有些疑惑:我为什么会想到太阳神?
丹妮却眼睛一亮,夸赞道:“你境界不高,眼力却不错。”
“什么?”侏儒茫然。
“你们见过太阳了?”丹妮笑问。
“太阳出来好几个月了,长城以南,积雪差不多都在融化。”琼恩道。
“你们见过太阳了?”丹妮笑容变大,似乎问了一个重复的问题。
“天上的那颗太阳难道是假的?”侏儒皱眉道。
丹妮点点头,“你们终于见到太阳了。”
三人一脸迷惑。
“咚咚咚…….”丹妮轻点自己胸口几下,“我就是太阳!”
“what?”三人惊呼。
“我,在照亮整个世界。”丹妮淡淡道。
“太阳是你?那你锻造的太阳呢?”侏儒喃喃道。
“我把太阳星拆了,提炼出其中的神性金属,锻造成这套太阳神铠。
它能帮我把神力损耗降到最低。
事实上,我现在抽取四极之地的元素之力,几乎没浪费半点神力。”
“难以置信,不可思议……”琼恩艰难咽了口唾沫,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震撼。
“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早在我吟唱出火之歌时,就能化身太阳。只不过那样太大材小用,还特别浪费神力。”
“你是太阳,那我们看到的,,,,,,也是你?太阳每天升起落下,你就一直绕着世界跑?”侏儒疑惑道。
“呵呵呵,你们觉得现在的世界,对我来说算什么?”丹妮笑着指了指“天空”的四条锦缎世界。
“任意揉捏的玩具?”侏儒涩声道。
丹妮淡笑点头,“当我睁眼时,太阳升起,视线所及之处,那里就到了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也即是正午。
我就站在这儿,没有动,整个星球在我眼前自转一周,代表一次日升日落。”
“世界围绕我转一圈,”丹妮用手在四周比划,“代表一年四季的轮回。”
“一年……四个季节?这怎么够用?”二丫惊道。
“每三个月算一季度,春天播种,夏天成长,秋天收割,冬天歇息,刚刚合适,和谐无比。”
提利昂立即想到一件事,皱眉道:“这样会不会让农民太紧迫?
耽误了春耕,一年不就完蛋了?
如果是像之前那样,持续数年的夏天,大家多么从容不迫啊!”
“你只考虑到夏天的从容不迫,怎么没想过冬天里的饥寒交迫?”
“我以为长夜之后会是长夏,你当年就是这么说的。现在很多诗歌都在说,你会为世界带来永恒的长夏。”侏儒道。
“我没说谎呀,每年都有夏天,不是长夏是什么?”丹妮理所当然道。
“这样解释……行吗?难道说,又一次的最终解释权归你?”侏儒嘴角抽搐道。
丹妮摇头道:“如果世界恒定在一个季节,灾难将比数年之久的长冬更可怕。
这涉及到法则与能量的循环,你肯定不懂。
但你可以观察,仔细观察人间的变化,等十年后,也许你能直观上明白四季轮回的好处。”
“我会仔细观察的。”侏儒道。
“你现在成了太阳,今后还回奴隶湾吗?”琼恩问。
“你看我现在,可有光芒万丈,不可直视?”
“呃……”琼恩咧咧嘴。
“难道现在是天黑?”
“你可以想想,一个皮球在烛光下自转,面对烛光的一面就是白天,背光的一面是黑夜,太阳永恒存在,改变的只是光照角度。”
“难道我们进入太阳内部了?”侏儒道。
丹妮再次摇头,“你玩过透镜吗?看过《光学原理》吗?”
“难道还有个巨大的凹凸镜?”侏儒左看右看。
“时空透镜,无论我人在哪,都能保证光线从一个方向射向这颗星球。”
“无法想象,无法理解。”侏儒苦着脸道。
“为什么要将世界变成一个星球,有什么好处吗?”琼恩好奇道。
“我们的世界快坠入底层宇宙了……”
丹妮叹了口气,把世界的处境详细对几人解释一遍。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成了龍媽 起點-第1099章 北冰王歸位熱推
琼恩惊骇道:“你不仅吟唱出法则之歌,还召唤了初火,为什么不能阻止世界下坠?”
“最后一位真神陨落时,我还没吟唱出法则之歌,那时世界已经滑出最后一级。”
“我们必须去底层宇宙走一圈,”丹妮眸光一闪,“也许,那里还有我需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超棒的小說 我成了龍媽 ptt-第1099章 北冰王歸位看書
“人都有优点,世界也一样,各具特色的世界也许会是个大宝藏。”
“我现在已经把咱们的世界逛了一圈,未来能不能让我去异世界找宝藏?”侏儒期待道。
“你先活到那时再说吧,还有九十年。以你现在的修为境界,还能活九十年吗?”
侏儒苦着脸,不说话了。
“坠入底层宇宙,与改变世界形貌有什么关系?”琼恩奇怪道。
“是拳头的杀伤力大,还是巴掌?”
“圣母神掌比什么拳头都强……”侏儒道。
丹妮斜了他一眼,道:“底层宇宙经常发生‘星体交汇’的事件,也即是两个,或多个世界相互碰撞。
咱们下去了,也无法幸免。
现在我将世界打造成一柄结实的钉头锤,与其它世界相撞后,痛不欲生的就只会是对方了。”
三人闻言,满脸呆滞。
“除此之外,四极合一也能更方便我抽取能量,更容易防御外来入侵者。
四极之地各连接一个单一能量的宇宙,如果分散各地,我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汲取元素之力。
此时四合一,四地集中在北极点,就能同时抽取四份元素之力。
比如,我从四地抽取冰、水、土、暗四元素,用火之歌的初火特性将它们燃烧成火元素。
接着,再通过光之歌,将火元素化为滋养大地的阳光,太阳便出现了。”
“四极之地还是异界人进入我们世界的通道,守一条防线,肯定比守住四条更轻松。
从今往后,异界人只能从永冬之地进入塞外,之后才能去世界其它地区。”
说到这儿,丹妮把视线落在琼恩脸上,“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琼恩心中一动,猜到些什么,反问:“丹妮姑姑你想让我做什么?”
丹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知道我为何封你为北冰王吗?”
囧与侏儒同时色变,二丫也满脸惊疑。
“你想让我驻守北极,作为世界的第一道屏障?你早就知道我会有现在的结局?”琼恩涩声道。